【天官赐福】【7:00】【花怜七夕24H】乡间小令

组织在这里@鹊_花怜七夕  (′▽`〃) 

原著向,花怜乡村爱情故事(不是 

故事里的日子不是七夕。牛郎织女一期一会,而我希望花了八百年才奔向彼此的他们,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在一起度过。

祝花城主和殿下七夕快乐!也祝亲爱的火龙果们七夕快乐!


【7:00】【花怜七夕24H】乡间小令


  平神官终于看见仙乐太子时,其人正站在田埂旁,拿着一只竹筒在喝水。

  要不是给他指路的凡人很肯定地说“谢道长”就在这边菩荠村帮忙做农活,仙乐太子人长得又出挑,和一路上遇见那些粗糙的农家汉子大不相...

【魔道祖师】【忘羡】久别重逢(修改版)

注意!!!原名【魔道祖师】【忘羡】别后

2月22日:旧坑填新土,去掉我半条命(;´д`)ゞ内有云梦双杰喝小酒,夷陵老祖斗恶蛟,还有忘羡花与雪中的重逢。

忘了一开始是怎么定义的了,现在看起来是刀糖参半吧。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篇,尤其是它的战斗场面(?)和结局。结局肯定是甜的啊,自觉还算圆满? 

7月27日:坐高铁使我发奋改文。捉了些虫子,有些地方修修改改。补了个原来没写出来的结尾后,因为《久别重逢》更适合作为标题了,所以又改了标题。多了些糖,但是还是有刀预警一下吧。原文就转自己可见啦(・ω・)ノ


“你知道这会儿外面都在议论些什么?”江澄冷笑。
魏无羡拿起桌上的小酒坛,给...

【天官赐福】【花城】【花怜】玉料(修改版)

花城主筹建千灯观时的一段往事。

已改。


一潭死水,是浓稠到令人窒息的夜。

却有两个蒙面人,身着黑衣,借这片厚重的阴影将自己隐藏在一条小路旁的灌木丛后。

本来诸事平静,夜也更深,两人都有些倦意。只是传闻中那趟押了满车白玉的镖必将经过此处。对钱财的欲望让他们的心时刻焦灼着,一刻不见那满车的白玉,便一刻不愿松懈。

“哎呀我的娘哎!!”其中一人突生异状,本就蹲的腿麻,一挪动,狼狈地摔在了地上,手中的大刀也甩到一边。

他的同伴本来正屏气凝神,盯着灌木前的小路,闻声惊出一身冷汗,一把捂住他的嘴,压低了声音怒道:“你鬼吼鬼叫个什么!”

“有,有东西在上头……”颤颤巍巍地说着,他僵硬地指...

【天官赐福】【长评】不再孤单


谢怜在人间这八百年,应该真的是十分孤独了。纵然人间熙熙攘攘,他却是“好多年没人听我说话了”。想来,他那些年月遇见的人虽多,却难有长谈的机会,更无深交的缘分,都是一擦肩。看谢怜从头至尾都未回忆过八百年间有过什么好友,甚至连相处的比较长久的同伴都没有,大概可以窥见他独自一人的光阴。几乎要流淌成一条望不见尽头的河。
八百年,都够多少王朝辉煌又灰败。连替代了仙乐的永安也衰落了,再被替代。
谢怜的性格很好,而且也不是理念有偏差就交不成朋友的人。所以对他带给我的这种莫名的孤独感,一开始真的不明白。长时间怀疑自己理解有偏差,现在还有模糊的不确定感。但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感想都说出来好了。
对被保有不死之身的谢怜来说,...

一个没写完的评,这星期没时间惹,先存个档。大家能给点意见吗ˊ_>ˋ

花城对谢怜的感情与我以往认识中信徒对神明的感情是有差别的,与《天官赐福》中众多信徒的信仰相比更是不能同类而语。
信徒“爱”神,我的认识上,不管是敬爱的那个爱还是爱恋的那个爱,大概都是一味付出而别无所求的。但花城的信仰如水清澈却也如火炽烈。这份炽烈只有极少部分源自对“神”这重身份的崇敬。花城并不是一个狂信徒,他不会认为谢怜的一切选择和行为都是对的,只是谢怜的一切都是好的。因为谢怜不仅是他所仰慕的,更是他所心慕的。是悬于头顶至高无上的圣明,也是拥在怀中至死不渝的爱人。
很明显的,他对谢怜有不求回报的付出, 却也有所求。渴求谢怜对他感情的回应,也有对爱人身体上的渴望。这并不是毫无征兆的。回望花城走过的路...

【天官赐福】【花怜】结尾

就,新番外的那个结尾,本来是想续写一个很短的小故事的,就和墨香差不多的那种。但是我发觉,我不会写!绝望!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英俊年少的太子殿下在深山里修行,有一天夜里,他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这位客人穿着一身白衣,脸上则戴着一副面具,这副面具一半是笑脸,一半是哭脸,显得有些诡异。太子殿下感到有些奇怪,但没有害怕,而是欣然接待了他。
'你的国家在哪里?'客人问道。
太子打开窗,让客人往外看,并且告诉他,穿过茂密的树林,越过座座山峦,有大片明亮的灯火,和许许多多幸福安康的百姓。
'这就是我的国家。它很富强,必能延绵千年!'太子骄傲道。
'我想看看你的那些剑。'客人要求道。
太子殿下有几百把名贵的宝剑,他很...

【天官赐福】【花怜】【糖】秋千

在谢怜不知道的时候,千灯观的庭院里竟被栽上了几棵红花树。等他察觉到,正当花时,花树的枝叶间疏疏密密地缀着红色,再过几日,想必妆容更盛。
风吹过,有花瓣飘落,纷纷扬扬的一场红雨。莫名缠绵。但配上宏伟辉煌的宫观,倒也很相宜。
他尚且惊讶着,花城却侧身,拈下落在他发上的一片花瓣,双手背起,仿佛漫不经心地道:“看哥哥在太苍山种了这么些花树,应该是喜欢,就叫人移过来了。”
谢怜看他。血雨探花面上倒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不过么——略略低头,虽然从这个角度看不见,但大概可以猜到,他一只修长的手是在背后死命地搓揉那片被取下的花瓣。
神情是淡淡的,一只眼睛,却微微发着期冀的光。
心意相通那么久,谢怜要还不懂他的意思,那真...

大花和(伪)17岁的太子怜。没头没脑,就是一点汽车尾气。答应我,看到什么都要保持冷静。 不许殴打司机!

如何讨好红衣鬼王

如何讨好红衣鬼王 

修改版

过了一星期回家一看,一开始写得果然还是太粗糙,以至于有人误会了。很焦躁,不能不改啊。这回脉络应该清晰多了。添了一点花怜。


“那红衣的鬼王,本事有多大,脾气就有多大。”说书人把惊堂木就那方桌上一拍,桌上粗瓷杯便一跳。

看下面的听众都打起精神,连那妇人怀中的小儿都将眼睛瞪得溜圆,角落里正吃着饭的两位客人也似乎也被吸引。他这才满意了,缓缓道:“诸位大抵都知道,那位阁下坐拥鬼市,富可敌国,甚至连天庭众神官都不定比他富有。”

“是这样的。是这样。”哪怕先前不知道,也附和着点头。

“因此,只是奉上重金,就想赢得鬼王相助,不如做梦。”

“那该怎么办呢?...

花怜 人造灵魂 意图是一个烧(我)脑的科幻故事 

(伪)人工智能花x研究人员怜

”冰冷的数据流不会爱上人,但人是会爱上他的。“

出版社寄给他的样书一直丢在墙角积灰。但现在,谢怜想在这本书上写点东西。在那之前,他仔仔细细地修改了所有在他看来已经不再正确的观点,全部手写。

值得遗憾的是。在被逮捕前,他仍剩最后一章没有改完。

他请求执行人员等一等,因为这本书是要送人的。他仅获得了嘲笑和不善的注视。他再次恳求。获得了三分钟的宽限。

算是改不完了。

想了想,谢怜在书的扉页一笔一划写上两个字,又擦掉,改而落在一角。

小小的,清秀的“三郎”,被翻折过来。...


1 | 8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