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患难之交   困厄第一 4

【魔道祖师】【忘羡】患难之交   


原著向,HE,糖和刀一个都不会少。

射日之争时期开始的如果向。论忘羡前世HE的可能性。给他们一个高危下单独相处,并肩作战的环境。

 关于蓝忘机所做的一些事。


困厄第一 4


说着,魏无羡一只手肘撑在桌上,身体微微前倾。


魏无羡这般言语,这般神态,好像很希望蓝忘机问问他似的。于是,蓝忘机便问了:“何为'共情'?”


魏无羡道:“想知道?”...


【魔道祖师】【忘羡】患难之交 困厄第一 3

【魔道祖师】【忘羡】患难之交   


原著向,HE,糖和刀一个都不会少。

射日之争时期开始的如果向。论忘羡前世HE的可能性。给他们一个高危下单独相处,并肩作战的环境。


来一场说跑就跑的越狱~

困厄第一3


狱卒憋了满肚子的火气。可造成这火气的人,他不仅不敢顶撞,还必须得小心翼翼地供着。温十一虽然只是寮主的一个庶子,还只是众多庶子中的一个,但身体里毕竟流着温氏的血,像他这样的下层修士,是决计招惹不起的。

心里咒骂不住道:“操他娘的,不就是温家旁枝的一个小老婆养的,也敢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要真那么得重视,哪里会被发配到这霉气熏天的垃...

【魔道祖师】【忘羡】患难之交 困厄第一 2

【魔道祖师】【忘羡】患难之交   

原著向,HE,糖和刀一个都不会少。

射日之争时期开始的如果向。论忘羡前世HE的可能性。给他们一个高危下单独相处,并肩作战的环境。

这章是焦头烂额的亲人们的场合。

另:本文除官配忘羡,轩离以外,没有其他cp。

困厄第一 2

一只紫色的靴子,一脚踹翻了面前那张摆着信纸的几案。

这脚下去,江澄犹未解气,手上指环化作电光缠绕的长鞭。紫电轰落在地,信纸连同其上的太阳纹倏然被抽作飞灰。

江澄脸色依然是阴沉沉的,勉强压抑自己的怒意,对端坐一旁的蓝曦臣道:“……蓝宗主,失礼了。”

蓝曦臣面上有遮不住的疲惫,勉强笑道:“无妨。”

他收到...

【魔道祖师】【忘羡】患难之交 困厄第一

【魔道祖师】【忘羡】患难之交  

原著向,HE,糖和刀一个都不会少。

“和关系不佳的队友一起被敌方俘虏了怎么办?”

射日之争时期开始的如果向。论忘羡前世HE的可能性。给他们一个高危下单独相处,并肩作战的环境。


困厄第一 


魏无羡被押着从蓝忘机的牢门口经过时,透过密集的铁栏,两人目光相接。

地牢过道里悬下的油灯明明暗暗,蓝忘机没能辨清魏无羡作了怎样的口型。有一瞬间,他认为那是一句“再见”。也有可能,魏无羡根本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一下。

如今的情况,确实无法令人发笑。但魏无羡兴许还笑得出来。不是由于建立在实力之上的自信,而是因为某些信念还未达成,...

【魔道祖师】【忘羡】回礼

【魔道祖师】【忘羡】回礼

3k+小甜饼。原著向香炉梗,云梦楼台抛花,清楚自己在梦中的羡和青涩但潜意识里还是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机(。)有一丢丢尾气,司机本来想往高速公路上开,中途却陷入了粉红气氛的糖浆沼泽里,不得不弃车逃逸。

之前被屏蔽了,重发一遍,哭哭。


眼看蓝忘机将酒水接过并一饮而尽,魏无羡眉间愠色才缓和了些许。

蓝忘机微皱着眉,张了张嘴,似乎想对面前余怒未消的人说些什么,下一刻,却无法自制地一手支腮,倚在小案上,在一摞各色的花朵中睡去了。

魏无羡费心伪装出的愠怒霎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松了口气后的忍俊不禁。

他跃跃欲试,“噌”地起身,不慎带翻了小案上的黑陶酒壶。...

【天官赐福】【7:00】【花怜七夕24H】乡间小令

组织在这里@鹊_花怜七夕  (′▽`〃) 

原著向,花怜乡村爱情故事(不是 

故事里的日子不是七夕。牛郎织女一期一会,而我希望花了八百年才奔向彼此的他们,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在一起度过。

祝花城主和殿下七夕快乐!也祝亲爱的火龙果们七夕快乐!


【7:00】【花怜七夕24H】乡间小令


  平神官终于看见仙乐太子时,其人正站在田埂旁,拿着一只竹筒在喝水。

  要不是给他指路的凡人很肯定地说“谢道长”就在这边菩荠村帮忙做农活,仙乐太子人长得又出挑,和一路上遇见那些粗糙的农家汉子大不相...

【魔道祖师】【忘羡】久别重逢(修改版)

注意!!!原名【魔道祖师】【忘羡】别后

2月22日:旧坑填新土,去掉我半条命(;´д`)ゞ内有云梦双杰喝小酒,夷陵老祖斗恶蛟,还有忘羡花与雪中的重逢。

忘了一开始是怎么定义的了,现在看起来是刀糖参半吧。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篇,尤其是它的战斗场面(?)和结局。结局肯定是甜的啊,自觉还算圆满? 

7月27日:坐高铁使我发奋改文。捉了些虫子,有些地方修修改改。补了个原来没写出来的结尾后,因为《久别重逢》更适合作为标题了,所以又改了标题。多了些糖,但是还是有刀预警一下吧。原文就转自己可见啦(・ω・)ノ


“你知道这会儿外面都在议论些什么?”江澄冷笑。
魏无羡拿起桌上的小酒坛,给...

【天官赐福】【花城】【花怜】玉料(修改版)

花城主筹建千灯观时的一段往事。

已改。


一潭死水,是浓稠到令人窒息的夜。

却有两个蒙面人,身着黑衣,借这片厚重的阴影将自己隐藏在一条小路旁的灌木丛后。

本来诸事平静,夜也更深,两人都有些倦意。只是传闻中那趟押了满车白玉的镖必将经过此处。对钱财的欲望让他们的心时刻焦灼着,一刻不见那满车的白玉,便一刻不愿松懈。

“哎呀我的娘哎!!”其中一人突生异状,本就蹲的腿麻,一挪动,狼狈地摔在了地上,手中的大刀也甩到一边。

他的同伴本来正屏气凝神,盯着灌木前的小路,闻声惊出一身冷汗,一把捂住他的嘴,压低了声音怒道:“你鬼吼鬼叫个什么!”

“有,有东西在上头……”颤颤巍巍地说着,他僵硬地指...

【天官赐福】【长评】不再孤单


谢怜在人间这八百年,应该真的是十分孤独了。纵然人间熙熙攘攘,他却是“好多年没人听我说话了”。想来,他那些年月遇见的人虽多,却难有长谈的机会,更无深交的缘分,都是一擦肩。看谢怜从头至尾都未回忆过八百年间有过什么好友,甚至连相处的比较长久的同伴都没有,大概可以窥见他独自一人的光阴。几乎要流淌成一条望不见尽头的河。
八百年,都够多少王朝辉煌又灰败。连替代了仙乐的永安也衰落了,再被替代。
谢怜的性格很好,而且也不是理念有偏差就交不成朋友的人。所以对他带给我的这种莫名的孤独感,一开始真的不明白。长时间怀疑自己理解有偏差,现在还有模糊的不确定感。但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感想都说出来好了。
对被保有不死之身的谢怜来说,...

一个没写完的评,这星期没时间惹,先存个档。大家能给点意见吗ˊ_>ˋ

花城对谢怜的感情与我以往认识中信徒对神明的感情是有差别的,与《天官赐福》中众多信徒的信仰相比更是不能同类而语。
信徒“爱”神,我的认识上,不管是敬爱的那个爱还是爱恋的那个爱,大概都是一味付出而别无所求的。但花城的信仰如水清澈却也如火炽烈。这份炽烈只有极少部分源自对“神”这重身份的崇敬。花城并不是一个狂信徒,他不会认为谢怜的一切选择和行为都是对的,只是谢怜的一切都是好的。因为谢怜不仅是他所仰慕的,更是他所心慕的。是悬于头顶至高无上的圣明,也是拥在怀中至死不渝的爱人。
很明显的,他对谢怜有不求回报的付出, 却也有所求。渴求谢怜对他感情的回应,也有对爱人身体上的渴望。这并不是毫无征兆的。回望花城走过的路...

1 | 9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