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风雪夜归人

【魔道祖师】【忘羡】风雪夜归人

#大夏天的,来个冰淇淋球呗##冲着齁甜的目标前进##蜜汁文艺##我看诗写文估计为0分(。_。)#

# 终于学会了用鱼鳍打字Orz#

 

凛冽的北风呼啸着,将黑沉夜色中纷纷坠下的密集雪片一一托起,肆意的裹挟着在半空中打了千百个旋,遇到障碍物便毫不犹豫的冲撞上去,哪怕像大河遇山分流一样被撕扯成千百万条支流,仍然在下一刻重又聚拢成怒涛汹涌的海。

这座荒山上压根没有半点绿意,连在冬日里仍能保持青翠挺拔的苍松都无,可能原本是长着这么种树的,但今次过后肯定没有了。

因为雪已经下了很久。厚厚的雪堆积在松枝间足以将其压弯、压垮、压塌,然后最顽强的生命也会拦腰折断。

不时有光秃树木纤细干脆的枝桠被风或雪摧折,根基不牢的甚至整棵倒下,发出“咔嚓”一声,或是“噼里啪啦”的呻吟,但那些最后的绝望声响都被泯灭在巨大的风雪怒号中。

这里的生灵本就不多,而这场暴风雪注定会带走绝大部分的生机。

或许来年春天冰雪消融之时,这些雪会化作水汇聚到一起,像血脉一样蜿蜒流淌过这片座山的万千沟壑,一路流淌至山脚,催发深藏冻土下那些隐含的希望。

这些都只是或许,春天离现在还很远很远,离雪静月明的时刻甚至都很远很远,远到极目望去只有浓浓的黑夜,还有无尽的墨色中那一点突兀的、似有若无的火光。

 

蓝忘机追逐那一点火光而去。

 

用“追逐”这个词其实不怎么合适,毕竟他的速度不快,也很难快的起来。

走在齐膝高的雪堆中,对仙门名士含光君而言也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挑战。他用避尘尽量拨开上层松软的雪,将雪层拍实开辟出一条易于行走的道路,这样虽然费力又费时,但至少足够安全稳健。

其实他大可以用剑裹挟着灵力一下劈开前方几米的雪,但路程太远,再充足的灵力也是不够用的,更何况他还需要催动灵力在静脉中周而复始以保持体温。毕竟不论如何防范,无孔不入的雪依然会倒灌进靴子衣领里,悄然融化后浸湿鞋袜衣衫。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很不好受,在严寒的气候下更是致命的。

御剑飞行就更不用想了,风雪太大,估计只有把鞋和剑黏在一起,又有长久经验,再加上对于平衡天赋异禀,这种方法才行的通,不然铁定会被掀下飞剑。

这是蓝忘机少有的狼狈时刻,事实上,除了年少时的那段力有不逮,他很难再有机会在某种力量面前落下风。

但他此刻的处境的确颇为艰难——大雪,狂风,黑夜,只有那一点似乎随时都会熄灭的火光能指引他前进。

不,或许还有夹杂在风雪中,那隐隐约约、断断续续的尖锐笛音——比低哑的风声还似呜咽,一瞬便散去了。

但就是这气短到令人怀疑是否是错觉的笛音,和好听也扯不上半文钱关系,让人听着,却似乎连魂魄都为之震荡。

对蓝忘机来说更是如此。

他越是前进,那笛声与火光越是真切,于是他越是急切。连衣服上愈来愈厚的雪造成的累赘,那似乎能刮进人骨头里的寒冷风刃,都分不去他丝毫注意。

他只是不断的清理积雪,迈开步子。

他只是前进。

他只是追逐。

 

直到他与魏无羡都能在微弱火光的帮助下凝望彼此的脸。

 

魏无羡本来呆在洞里等,靠在岩壁上,怀里抱着不知是什么的一团雪白。在看见蓝忘机身影的那一刹就坐了起来。好在下一刻小腿骨的隐隐作痛使他记起了腿上的伤,这才没冲出去。他烦躁的正了正用来固定骨头的树枝,耐下心等蓝忘机走近。

魏无羡临着洞口等了蓝忘机几个时辰,期间都没怎么动,现在松了口气才发觉身体发僵。

他在这洞里虽有篝火可以取暖,但外头的寒气挡都挡不住的。

之前他眼见着风雪渐大,黑暗降临,心中不安发了疯似的生长。

那时他真的忍不住瞎想,就算知道蓝忘机轻易不会出事,又担心凡事总有意外。只有暗暗咒骂着让他断了腿的那只混账恶虎,把怀里这只可能因为长的和大家都不一样,因此被抛弃的小白虎搓了搓,吓的小家伙“嗷嗷”直叫。

最后他福至心灵的吹起了陈情,只希望鬼笛直指人魂魄的笛音能够为蓝忘机指个路。

 

好在,似乎确实误打误撞。

 

蓝忘机停在这本来属于作祟恶虎,现下对于他二人来讲算个栖身之处、小小遮蔽的石洞前,与魏无羡眼神相对,却并未进去,而是先摘了头上斗笠,抖一抖,清了其上积雪,又想拍干净衣服上的。谁料他拍到一半,魏无羡不知何时挪到了洞口,拽着蓝忘机衣袖硬把他拉了进去。

陈情被魏无羡抛下了。石洞中凹凸不平,黑色的笛子自然顺势往低处滚,若不是被一块不大不小的鹿腿骨拦住,能顺势滚到苟延残喘的火堆里。

但任性的夷陵老祖,显然没有分出丝毫的注意力给他威名赫赫的鬼笛。

他仗着蓝忘机肯定会顾及他断了的那条腿,不敢乱动,把人一直扯到怀里,用力抱紧了。

蓝忘机身上还有不少冰雪,这一抱让之前好歹一直呆在火堆边的魏无羡无声的打了个哆嗦,但他没有松手,反而拥的更紧了。

蓝忘机先是一怔,将避尘搁在地上,回抱了他。

两人半晌无言,许久,蓝忘机才轻轻松开了魏无羡,抬手拂去拥抱间落在各自肩膀上的薄雪——并不是原来蓝忘机衣上剩下的,那些在拥抱中早早就化掉了。而是因为太靠近洞口,两个人被风刮了个正着。

而后,他又极有安抚意味的摸摸魏无羡怀中瑟缩着的那团瘦巴巴的雪白。

这只小白虎挺有灵气,不然也不能在被抛弃后还活到现在。不过被抛弃倒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和它同窝的兄弟姐妹现在都死了。这里的冬天太难捱过,吃人上瘾的恶虎在找不到充足食物的情况下,把它们当作了储备粮。恶虎居住的这个山洞里还有小老虎的头盖骨。

完全不知自己逃过一劫的小白虎,灵敏的发觉这和它一样白白的两脚兽一来,黑皮毛的家伙造成的压抑气氛就陡然一松,不住讨好的“嗷呜嗷呜”叫了起来。它从魏无羡怀里试探的伸出个脑袋,被冷风一吹,吓的又缩了回去。

惹来魏无羡“扑哧”一声。

 

蓝忘机打横抱起魏无羡,因为山洞较矮,只能半勾着腰,把他往石洞深处带了带。

看看外面纷飞的雪花,蓝忘机用几截枯枝把奄奄一息的火焰救起,又取了挂在腰间早冻的硬邦邦的两只兔子靠在一旁解冻,再转头,真正看清魏无羡的脸,却一惊。

魏无羡之前有极大的可能哭过。之前光线太暗,还看不出原来他眼框和鼻尖都有点红,连带着开口时声音都沙哑些许,蓝忘机听见他道:“……蓝湛。”

含光君难得的手足无措了起来,尽管他面上一派如常,但他的确是在思量着是否该去亲亲魏无羡的脸——事实上他很想那么做。

但夷陵老祖没给他安慰自己的机会。

魏无羡下一刻忽然笑了起来,他瞥了眼蓝忘机,又瞥了眼火堆边僵直的兔子,凑到仙门名士的耳边低声道:“蓝湛,我真没想到,你也会有狠下心来吃兔子的这一天。”毕竟云深不知处草地上一堆毛绒绒,严格来说都是蓝忘机的,他一直觉得蓝忘机是把兔子当儿子养。

蓝忘机听到这话,反而从容了。魏无羡这句话说来没头没尾,但他心里却是门儿清,这人只是习惯性撩骚。所以他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一开始还能故作潇洒的与其对视,但不久就难以承受蓝忘机那略带笑意的柔和目光,飞快的转过头去,随手拿了截树枝,戳进火堆里,带起一溜星火。又顺顺小白虎瘦骨嶙峋的背,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蓝忘机也没有再继续的意思,对着暖融融的篝火着手准备处理解冻了大半的兔子。

 

原本带着的一柄匕首被魏无羡用在了对付此地食人恶虎的最后一击,随着那只老虎一人高的尸体一并滚下了悬崖,也算物尽其用。倒是魏无羡运气很糟的被垂死挣扎的恶虎拽了下去,要不是他眼明手快抓住了崖壁上的一块凸起的石头,险些要随之一并落下山崖。这样看来,只断了一条腿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蓝忘机沉吟片刻,果断的拎起避尘准备给这两只兔子剥皮。后腰上却冷不防被魏无羡一戳,眼前被不知什么晃了一下,定睛一看,却是随便雪白的剑刃。

蓝忘机抬首,只见魏无羡憋笑憋的脸颊通红道:“拿去,用这个。”

蓝忘机还是犹豫了一下,方才接过,魏无羡则一点不在意,毕竟从前他拿着自个儿佩剑不仅仅是做过剥皮这种事,切菜切瓜都不在话下,想必随便也习惯了。

 

见蓝忘机把两只兔子收拾干净了,走到洞前用积雪净手,魏无羡睨了眼被清理出来的内脏,把叫了几声可能是没力气了的小白虎举到眼前,问它:“你能吃肉吗?”

小白虎是听不懂的,无辜的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睛。

但蓝忘机听的懂,他边把兔子穿上树枝,边道:“能吃。”

魏无羡挑眉:“可它那么小。”要是蓝忘机看走眼了,它还没断奶那就遭了。

蓝忘机仔细的盯着火焰,不时将兔子翻个身:“饿的。”

魏无羡靠回洞壁,摸摸小白虎身上有些冷,就将它往衣襟里一塞。小家伙到了暖和的地方,没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了。

魏无羡想想自己小时候也是干巴巴一个,刚到江家的时候比江澄都矮了不少,心下认同:“这倒也是。”

想着,都有些佩服它了:一只被母亲抛弃的虎崽,天寒地冻的,还不会自己捕猎,估计也就能拣点其他动物被冻死的尸体啃啃,牙能撕下多少还是个问题,能活到现在简直奇迹。

他观这小白虎已经睡熟了,身体一起一伏,虽然瘦瘦小小的,居然也还算可爱,心想:“要不,留下来?从小养的话,应该没多大野性吧?可以和兔子一起养在草地上嘛。”

他这么想,就那么跟蓝忘机说了。

正好蓝忘机觉得兔子烤的差不多的,撕下一条兔腿,示意魏无羡过来咬一口。

魏无羡就兜着小白虎挪了过去。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侧脸道:“你喜欢就留下。”想了想,又道:“想来思追他们也会高兴帮忙照看。”

想想也是。先不说即使不是真正的神兽,一只有着神兽白虎模样的小虎崽也是稀奇。再看它可怜巴巴的样子,这个年纪的少年人,心中有无限的救济苍生的豪情,又多的是精力无处挥洒,肯定争抢着要养,也就不需要魏无羡多花多少心思。再等虎崽长大些,必然威风凛凛,那小朋友们不该骄傲坏了!

两人吃的差不多,魏无羡就把小虎崽叫醒了。蓝忘机特意把兔子内脏做成半生不熟的样子,在地上铺了帕子,把小白虎抱过来。

小家伙也真的是饿坏了,连犹豫都没犹豫,当即扑了上去,吃了个肚子溜圆,又呼呼睡去。

 

之前准备的树枝将要用尽,篝火上的火焰一圈圈小下去,光线也愈发微弱。好在远离了洞口,灌进来的丝丝冷风就没有多少存在感了。

魏无羡轻轻把小白虎抱过来,扯开蓝忘机的衣领,在他无奈的注视下,坏笑着把小家伙放了进去,只露出个脑袋,还妥帖的帮他理好了衣物。

然后他自己也钻进了蓝忘机的怀里,闭眼,似乎真是准备睡觉,只是嘴角不时还翘起,又做贼心虚一样扯平。

蓝忘机:……

他尽可能小幅度的动,挥袖将最后的几缕火苗也熄灭了。

山洞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与外面的雪夜一般无二。风雪依然大作,清晰如在耳畔。

蓝忘机发觉魏无羡动了动,把头更深的埋进了他怀里,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如果可能,蓝忘机毫不怀疑他会想和小白虎换个位置。

紧接着,蓝忘机的耳朵便被一双温热的手捂住了。

外头的声音立刻小了很多,只有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依然如故。怀中的虎崽在睡梦中“呜呜”了两声,又不叫了。

就在蓝忘机也因为疲惫阖眼欲睡时,他听到魏无羡说了一句话。

他没有回答,只是把人抱的更紧了。

带着笑意的声音模糊不清,如梦似幻,但蓝忘机确信自己没听错。

魏无羡说:“蓝湛,幸好你回来了。”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他到底还是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厚脸皮,就没把最后那句矫情的话说出来。

虽然他和蓝忘机都知道这是相互间从未说出,但心照不宣的话。

 

此刻风雪与严寒同他二人无关。




珂不得不说的话:

emmmm......咸鱼了一个半月,又活过来了。发觉太久没码字已经不仅仅是手速下降的问题〒▽〒

我发誓我最开始只想写忘羡二人世界来着,写完一看,那只小白虎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啊!Σ( ° △ °|||)︴ 

个人认为故事前因后果bug很多,行文上也有问题,虽然也不指望什么了,但是如果对这个故事有什么看法或者建议,还请温柔点告诉我(^人^)只要没什么意外的话,每一条评论我都会回复哒!

最后,感谢小姐姐们愿意耐心的看到这里,疯狂笔芯!




评论(15)
热度(128)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