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花怜】【175章衍生】妄念

【天官赐福】【花怜】【175章衍生】妄念

回家了,(╯3╰)改了一下下。

内有超主动的怜和怂花,主旨是发糖。
这是我返校前最后的倔强。
希望回来后花怜已经表白了。
祝小姐姐们食用愉快~

“……三郎?”
谢怜怔怔地看着前方不远处,倚在石壁上,笑意森冷,神色阴郁的花城。莫名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就是他正把玩在苍白指尖的那颗红珊瑚珠,被一个怀着那样炽热浓烈的感情,却又小心翼翼,仿佛踏着细丝过万丈深渊的人轻轻地捏住。
一种钝钝的痒意在他胸口蔓延着。
谢怜从未见过这样的花城,外溢的杀气根本掩藏不得,连睫毛的微微一抖都带刺。但他完全感觉不到害怕。仔细揣摩心口的感觉,竟是紧张比不过隐约甜蜜。

花城的目光将一左一右架着谢怜的风信和慕情两人一扫而过,随及长久地落在谢怜身上。他着了魔一般目不转睛,似乎注视着眼前人的每一刻都是奢侈,甚至于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沉默在四人间蔓延着,只有花城摩挲珊瑚珠的细碎声响,空荡荡的在石窟中来回晃动。

良久良久,谢怜快被眼下压抑的气氛憋的喘不过气了,他无声地咽下快要冲出心口的紧张,温声道:“那个,三郎,你不要生气。”
花城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他似乎想伸出手去,或者走近一点,但欲去试探光芒的手指抽搐了几下又放下了,将迈出步伐更是被牢牢钉在地上。于是他只是更加专注的盯着谢怜看,让风信和慕情两人一阵恶寒。
谢怜道:“真的,你,三郎,你不要生气,对不起……”
花城突然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谢怜一愣,心想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呆了一会儿,道:“啊?”
花城不再倚着石壁,站直了,硬邦邦的,又咬牙重复了一遍:“你为什么要给我道歉啊,殿下!”
他一拳挥出,正落在石壁上,立刻造成了一圈蛛网似的裂纹,细碎的石块沿着他的指缝往下掉。他低着头,任由两侧发丝将神情掩在一片阴影里。
谢怜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熊熊怒意,却直觉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安静了一阵,花城哑声道:“是。故意接近你的是我,失控逾矩的是我……对你心怀妄念的,也是我!你又为什么要给我道歉啊!”
风信眉毛抖了抖:“我操了!你什么人啊你!”他转头对谢怜道,“你看,都说了他有病了!他自己都承认对你……啊?!你他妈能不能别再瞎了眼了!离他远点!知道没有!”
慕情简直前所未见的一脸赞同,拉着谢怜戒备地后退了几步。
谢怜本来还沉浸在走过去,帮花城检查一下手的冲动里,结果被他一席话轰的头脑一片混乱,被拽着走了几步,终于冷静下来了,道:“不是,这,你们!”
他用力挣开风信和慕情两人,向前急走了几步:“三郎!”
风信简直要给他气死了:“太子殿下!回来!”
慕情则道:“谢怜,你脑子也有病吧!鬼迷心窍了是不是!”
谢怜不听他们的,再向前几步,和花城靠的很近了,他柔声道:“三郎。”
花城抬眼看他,又偏过头去。
谢怜没花什么功夫就下定了决心。
在风信和慕情仿佛见鬼的目光里,他抱住了花城。
他身量远没花城高,却刚刚可以把脸颊搁在花城的肩膀上。
谢怜安抚地拍了拍花城的背,笑道:“行吧,那我不跟你说对不起了,我有另外的话跟你说。”
“如果你对我心怀妄念的话,那,我也是。”
“所以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花城一下子拥住谢怜,要将他拥进骨血里的用力。谢怜被这个拥抱搂的生疼,但他一声不吭,倒是花城不多久就注意到了自己过大的力道,即刻松开。
他道:“殿下,我爱你。”
谢怜感觉到有一点湿润落在自己脸颊边。他摸了摸花城的脸,帮他抹去上面的几行泪迹。
他道:“嗯,我也是。”

而风信和慕情,已经要疯了。



评论(12)
热度(191)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