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花怜】【糖】不可说

【天官赐福】【花怜】【糖】不可说

超短小,甜。
看不下去了,帮两位拔一下flag。
虽然治标不治本,总归能安抚一下自己的小心脏。


【谢怜的flag】

谢怜手指暗暗抠紧手心,道:“等我们从铜炉山出去之后,我有许多话想跟你说。”
花城微一点头,道:“好。我等着。”
谢怜刚想问问风信二人如何了,忽然一阵紧张,心头狂跳,一把握住了花城的手。
花城偏头,凝重道:“殿下。怎么了?”
谢怜咬了咬下嘴唇,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有一点事情,我觉得,来不及出去再跟你说了。”
花城作认真倾听状。
谢怜看看他,有点为难,道:“三郎,你稍微过来一点点。”
花城便凑近了,配合的俯下身,刚好能让谢怜轻易地靠在他耳边说话。
谢怜又握了握发汗的掌心,飞快得在花城冰冷的脸颊上留下一个温热的吻。
花城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用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下被吻过的地方,笑道:“这是。哥哥想说的?”
谢怜耳尖发红,点了点头。
花城似乎略遗憾,道:“只有这个。没了吗?”
见谢怜不说话,他赶紧补上一句,“这样就很好,殿下。我很高兴。”
谢怜又摇头,顿了顿,才细若蚊声地道:“最喜欢三郎啦。”

【花城的flag】

花城口气随意地道:“解决之后,再给哥哥看我雕的最满意的那座神像。”
谢怜道:“好。”
花城突然握了握谢怜的手,换来一个略带疑惑的眼神,还有一个颤巍巍的微笑。
花城道:“殿下。别紧张。好吗?”说着,他探过身去,在谢怜犹自带着水光的唇上又吻了吻,这回也停留了一会儿,却和渡法力没一点关系了。谢怜刚白净了些的脸,又“刷”得一下变的通红。
谢怜支支吾吾道:“这个,那个,三郎,呃……嗯?”
花城把谢怜紧搂怀中,又检查了一下两人手上明艳的缘结,笑了一声,道:“担心那东西还会使什么花招,虽然治标不治本,但也安心些。”他自偏头道:“殿下。想知道那座神像,我雕成了什么模样么?”
谢怜摸了摸心口,眨眼道:“嗯……不用啦。三郎雕的一定是最好的。”
花城笑道:“行吧。不过不管怎样,都没有殿下本人好看罢了。”他瞥了眼即将闭合的山口,道:“要跳了。”
谢怜把脸埋在花城胸口,任由他带着自己纵身一跃。








评论(3)
热度(67)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