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更新了,191惨案,大家都懂。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理智还能写长评。花城快救救你的殿下啊。
——————————
谢怜果然疯了。
看百剑穿心那章时,看到那许多个救命许多个疼,就想,他撑不住的,他会被逼疯的。
一把锋锐的宝剑在为了活命而抛却人性的人们手中被争夺。他们之中,有些人可能连鸡鸭鱼都没杀过,见过最红的东西是阳春三月的花,生命的年轮比神案上被束缚的神明还要宽,却能拿着这把剑,一个个的,几乎毫无间隙地刺向这个年轻的,真心想保护他们,诚恳地给予他们善意的神明。
剑刺进他的咽喉,胸口和腹部,刺进一切能剥夺他热血与性命的地方,皮肤与血肉一次次被刺伤,直至被戳烂,连它们包裹着的骨头也不能幸免,伤痕累累,挣扎无用,最后还是逃不过碎裂的下场。
而他,连喊痛喊求救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因为,他的喉咙被割断了啊。
“人在痛苦恐惧之时,会害怕,会想人来救自己,想大喊大叫,大哭大闹,这不是人之常情?”
实话告诉我,老祖,羡羡,你是不是在被万鬼啃噬的时候,有了这样一个念头?
不管你回答是或否,我希望你既喊了,也哭了,又闹了,因为看着谢怜,我真的知道了将一个本来就绝望的人逼到连发泄绝望都不能,是比绝望更绝望。
没有哪个正常人,在经历了那样的痛楚后,能保持精神的正常吧。更别提谢怜被摧毁的不仅仅是肉体,还有一颗深爱世人的心。
那时他还如此年轻,又是多么温柔啊。
稚嫩,温柔,明亮,可易碎。
这样一件稀世珍宝,还真有个白无相忍心,竟满含恶意地把他打碎了。
于是斑驳的碎片里,拼凑出一个不再对苍生怀揣爱意和信任的谢怜。
不知道是多久以前,我写了个评论,大意是,现在的谢怜那么通透无暇,我觉得他第一次被贬,不论是抢劫啊,还是偷窃,破口大骂什么的,这些应该是谣传吧。
毕竟恶的缺口一旦打开,是很难很难堵住的。
前些天,看到他抢败劫,还被认出来了,他那么尴尬痛苦。可我竟然松了口气。他没有抢成功啊,他以后肯定不会再想抢劫了。
我眼睁睁看着他被自己的良心折磨,喝酒发疯,暗自窃喜,嗯,怜怜他果然从来都是这样呢,那么善良干净。
然后我看着他被三十三个神官欺负,被弃他而去的慕情欺负。
又看着他一点点,向他将被杀死的神案走近。到那时,他还对小小的鬼火们只是威胁而绝不伤害呢。
终于,百剑穿心。
我看了好多遍,内心从麻木到惊痛。因此我在看这章前就明白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不能,也不会怪你的。我只会心疼你。
谢怜害怕被戳成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半个月的浑浑噩噩后,对自己宛如新生的身体没发表什么言论。
谢怜害怕心里有什么东西再也回不去了,是的,回不去了。
谁还回的去呢?
花冠武神在无间里走了一遭,死了,活下来的是白衣祸世。
“我只爱穿白的。”
谢怜啊谢怜。你可知道,白色最容易脏,最容易被玷污了。
你在天上时还好,你在地上时,你在泥里时,又怎么办呢?
你疯了。成了自己最怕的东西,一个怪物。
对苍生满怀恨意,满怀恶意。
可是啊,
在最忠诚的离去,最亲密的逝去,连本该最信任的自己都不再相信自己。
还有最虔诚的,永志不忘。
求你等等他吧,殿下。你也等等你自己吧,殿下。不会很久了,我愿意相信。他会追上你,救赎你,就像你曾救赎他一样。
八百年后的你,不会再说“我要拯救苍生”这种话,可是你做到了。
“……我是这样的人吗??”
你是那样的人啊,谢怜,你是痴人,虽百死犹未悔,百剑穿心,芳心不改。
是的,苍生可能不配被拯救,可是对你来说,苍生配不配被拯救,和你救不救苍生,大概是毫无关系的吧。
八百年后的你,已经不再在乎人间与无间的区别,因为你已心在桃源。

评论(1)
热度(113)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