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一下。iPad版的lofter修改文章真是,太麻烦了。

【其实想在自己上一条长评下跟的,结果又有很多新的想法,干脆都写出来】
想了想,“疯了”这个形容的确不够准确。
但是大家说的“黑化”的话,其实是自己的一点私心了,不愿意把这个词用在殿下身上。就是万神窟花花掉马,有人说糟了花花黑化了,虽然蛮好玩啦,我也并不赞同。
黑化这个词,我一直不是特别喜欢。因为总觉得如此直截了当就能将一个人由善转恶的过程讲完的话,呃,有点儿戏。【也有可能是我对黑化的理解一直是很极端的,理解错了的话麻烦告诉我】
想想用“疯了”其实也是这样吧,也太独断,太不尊重人了。
其实是想要表现出殿下精神崩溃的状态的。心中信仰一夕坍塌,朋友离开亲人离世,多重打击下,是我恐怕不是自杀就是立刻跑去报复社会,见谁杀谁十足疯魔。殿下最开始想到的是自杀,想起风信,说“我父皇母后没了”,看到这里心里闷闷的。可是他死不了,风信也走了,还正逢锣鼓喧天里建起一个新王朝。好吧,行吧,死不了,报复永安多好。
这章对谢怜几乎没有直白的心理上的描写,这是对的,当一个人的心理太过复杂难解,最好还是直接写出他的表现。让各人到他的行为里自行理解。【这里吹一下秀】
我的理解是,百剑穿心下来,谢怜对苍生的态度已经由热爱转为厌恶。但他对朋友亲人还是想要接近的,还是想要爱他们并且被爱的。可惜,他和风信之间的信任岌岌可危,和父母间也犹隔天堑。更可怕的是,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这真的太可怕了。他自己不会想要,也难以说出自己受了多少折磨。而且就算说了,谁信呢?信了又会信多少呢?整件事都太荒诞太可怖了。
然后,本来就难以维系的关系,彻底断裂。离开和死亡,都是不在了。不在他身边,不会陪着他啦。心中残存的温情死去,燃起的是恨火。
在这里,谢怜对苍生的感情由厌恶转为了仇恨。
谢怜对苍生的态度,到这里仍一直是由白·滚去魂飞魄散谢谢·无·你有什么资格欺负怜怜·相引导的。他毁了谢怜心中的桃源,给他穿上丧服戴上悲喜面,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他拉到自己一边,就可以毁了殿下呢。
他也差点成功了,“白衣祸世”,哈哈。
这段提起谢怜,秀秀没有说他是谢怜,而是用“白衣人”。有点微妙。
但是,谢怜和白无相绝对不是一个人,他永远不会是白无相的,这是我坚信的。
幸好还有个花城啊。
接下来应该会由花城引导谢怜的。他会一直跟着殿下的,帮他完成和苍生的和解。
【这章我读下来真有点恍若梦中的感觉,跟着殿下把生离死别经历了个遍,匆忙而急促,很符合谢怜的心境了,很累很难很绝望。】



评论(2)
热度(30)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