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谢怜】【花怜】零落

刚看完攒了一个星期的更(dao)新(zi)ˊ_>ˋ
就,脑一下殿下和黑衣花刚到郎儿湾的那天。
我有努力塞糖了。
【谢怜才意识到已经日薄西山,随意找了个角落就想坐下打坐。
一道声音制止了他:“殿下!等一等!”
他循声望去,是那个无名的黑衣鬼魂。
虽然过了那么久,但他真的说到做到,回来了。】

永安,郎儿乡。
倾颓的太子庙,灰暗的后殿。梁上墙上地上,就连神案和上面本该被供奉着的神明,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目光所及,无不蒙尘。
谢怜踏进门时,看到的便是这么个光景。
在最初,谢怜看到自己破败的神庙还会黯然神伤,但现在,他已经可以做到脸上神情不变,心里也不为所动了。尽管戴着悲喜面,也没有谁看得到他的表情。
那名黑衣的武者一直跟在他身后,见此,躬身道:“殿下,我去一下就回。”
谢怜没有问他去做什么,连应也没有应一声。他此刻对什么都谈不上好奇,更不在乎这个少年去了,是不是真的会回来。
他径直走进后殿,在里面漫无目地地徘徊着,好像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只孤单的鬼魂。再往后转,本该是有扇宽敞的门,平日是不开的,只供庙祝出入。此刻已经倒下。

因着谢怜飞升前有“除恶鬼于一念,栽桃树道桃源”佳话,又有“花冠武神”的美称,建给仙乐太子的神庙也往往爱用花作装饰。
郎儿乡是个小地方,太子殿的规模算不上大,不过这后院里倒也照例种了许多花树,而其中,桃树又最多了。
谢怜在一年多前,还见过自己的哪个庙里有几个小孩子爬上那些花落桃熟的树木,嘻嘻哈哈地摘桃子,在老庙祝追上他们前,施法让他轻轻绊了一下,倒是不忍心让老人家摔倒,只让他跟丢了调皮鬼们。
在前线兵败的消息频频传来的情况下,那似乎是他最后一次闲暇。
那也是硕果仅存的几座太子殿了。

只是此时春虽近,冬未去,于是谢怜踏着门板走入这座太子庙的后院,看到的也无非是一片荒芜破败的残景。
他一路摸着裂痕蜿蜒的树干过去,顺手拍散挂在树梢间的蛛网,再往前走,却被一截树枝挂住了衣服的下摆。
他皱眉低头看去,却是一株小小的桃树。绝不是种的。因为神庙里栽的花树大都是从别处移来,确保其每年都能应时带来一院繁花。倒极可能是自己从一个桃核变成这株歪歪扭扭的树苗。
谢怜的把丧服的衣角一拎,偶然地看到这株桃树上有一点除褐色之外的颜色。他凝神细看,看清那是一个小小的花苞,已经颤巍巍地撑开了几片花瓣。
这几天天气是有点暖和了,大概就是如此,这株没经验的桃树才敢开花。
谢怜看了它一会儿,转身回到殿内。

尘土,剥落的墙皮,褪色的祈福带,一切的一切都主动的把自己揉杂进渐渐蔓延开的黑暗里。
谢怜才意识到已经日薄西山,随意找了个角落就想坐下打坐。
一道声音制止了他:“殿下!等一等!”
他循声望去,是那个无名的黑衣鬼魂。
虽然过了那么久,但他真的说到做到,回来了。
无名道:“殿下,等一等。”
他走近了,谢怜才发觉他手上拿着一把扫把,兴许是从太子殿的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也很脏了。
黑衣的鬼魂还戴着那个自带笑脸的面具,一丝不苟地把谢怜周围的地面扫了一遍,扫出厚厚一堆灰尘,才说:“可以了,殿下。”
谢怜便一声不吭地坐下,开始打坐。
战死的亡魂已经有点压不住,无声地尖叫着。

应该也没有很久,他又听到无名道:“殿下,吃饭吧。”睁开眼,少年就跪在几步开外,洗干净的手上是两个香喷喷的烤地瓜,还冒着些袅袅的热气。
谢怜接过,慢慢地开始撕去其中一个的皮,撕了一半,他忽然抬头,看向还站在一旁的少年。
谢怜语气生硬地道:“你不饿吗?”
无名摇头:“不饿的,殿下。”
谢怜默然,是啊,鬼会饿吗?
人是会饿的。但他其实也并没有饿的感觉。
残存的记忆里,是自己躺在血迹斑斑的神案上,不言不语不吃不喝。
他站起身,不容置疑地把那个剥了一半的地瓜放进少年手里,道:“坐下吧。”
一人一鬼都靠着墙壁坐下,虽是如此,谁也没有把面具摘下,只是往上推了推,露出一张嘴。
谢怜先前不觉得手脚冰凉,但手里这个热乎乎的烤地瓜,确实是很暖和的。
咬了几口,他冷冷地道:“谢谢。”
少年有一会儿没动,似乎想说什么,终究没说。
谢怜也没有再说什么。

谢怜是被冻醒的,也是被噩梦吓醒的。梦被一层血色笼罩,父皇母后的尸体就在房梁上,风吹过就摇摇摆摆。又是无数亡魂的恨声使他惊醒了。
黑衣武者背对着他,身形比一旁的柱子要更笔直。他似是一直没睡。听到动静就望了过来:“殿下,怎么了?”
谢怜道:“不用你管。”
他穿过那面塌下的门,一路寻觅,终于借着惨淡的月光找到了那株小桃树。
之前的那朵桃花,已经给冻的蜷缩起来。谢怜小心翼翼的去触碰它,它却轻易地散了,一地零落。

谢怜回到殿内,无名已经生起了一堆火,正在往里面添柴。
谢怜把手里的桃枝丢进去,转头看见一块匾,道:“把那块也烧了吧。”
黑衣少年依言捡起那块匾,翻过来,只见上面刻着“身在无间,心在桃源”八个字,他道:“殿下?!这块?……”
谢怜厉声道:“我说烧了它你听到没有!”
“还有,不要再叫我殿下了!!”

评论(1)
热度(65)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