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花怜】

分别的小殿下( ´ ▽ ` )ノ小奶花,还有许多年后的花怜糖!
预祝各位道友新春快乐!!

七岁的谢怜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这天他锦衣华服,穿得很隆重。在仙乐皇室为了辞旧迎新专门举办的鎏金宴上,乖乖巧巧地坐在母后身旁。
一件件的玉碗金盘端上来,里面盛着的菜和等体积的黄金一个价。王公贵族们却还吃得兴致缺缺,用象牙筷夹了几口便不再动了。
皇后见谢怜吃得也少,给他放在碗里的菜似乎不想动,动了也很艰难地才吃下去,就问他:“皇儿,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吃点心了?”
小殿下微微一僵,他确实在练完书法后避开侍女的眼睛,和跑来找他的戚容一起吃掉了五碟点心。
可是当时真的太饿了嘛,他才没有嘴馋。
皇后假装生气了:“皇儿,我和你说过没,不要把点心当饭吃,这样是不对的。吃那么多甜的,你是想变成一头小猪吗?”最后一句话她是很小声地对自己的孩子说得,在这种场合,一国之母,不该说这种话。
谢怜低下头,小小声地道:“母后,我错啦。”
皇后捏捏他肉乎乎的小脸,无奈道:“下次不许啦。给你父皇知道了,不知怎么说你。”
可父皇就坐在旁边啊!小殿下在国主威严地看过来时,心中“咯噔”一下。
皇后却不怕,她微笑着转过头去,给国主理了理衣襟,也不知说了什么,国主就继续面对王公贵族们端坐着,不再往这里看了。
小殿下心中欢呼:“母后最厉害了!”
这时小镜王找过来了,手里抓着一把线香样的东西,叫道:“太子表哥!我们出去玩!!”
谢怜问他:“这个是什么?”
戚容得意道:“是新品种的烟花!据说点了以后会开花!”
谢怜:“……开花?”
戚容道:“反正就是会,爆炸!!太子表哥!我们去玩吧!!”
国主听到他的大嗓门,皱眉道:“不要大呼小叫。这样成何体统。”
皇后又是劝他:“大过年的,就让他们出去玩会儿吧,好吗?你看,我们小时候也很厌烦一直坐在宴席上的。就让皇儿带下头这些孩子一起出去玩吧,就像你当年带我们出去玩一样?”
国主有些动容,犹豫片刻,道:“让宫女和侍卫带着。不许瞎闹。皇儿,你可是一国太子,要做出榜样!”
小殿下心想:“母后真的好厉害!!”
走的时候,又似乎听到母后对父皇说:“……我记得你在雪堆上摔的好惨。”
国主的神情,十分微妙。

十岁的花城还是个瘦骨伶仃的小可怜。
他那时甚至不叫花城,只有人叫他红红儿,也有人就叫他“你”“喂”“灾星”“丑八怪”之类。他则不想叫自己什么。
大年三十的夜里,他不想呆在屋外听那些人在屋里笑,便顶着寒风一路跑到那座刚建好的太子庙。
那位殿下飞升了。建给他的宫观也越来越多。红红儿知道房子附近也要有个太子庙时,他好高兴。
哪怕这座庙很小,神像也很不合心意,红红儿也常常来。被赶出门时来,被打了之后更是要来。偶尔也会盯着神像发呆,心想:“殿下长得很好看的,不是这个样子。”
有一回,总是拿石头丢他的孩子中的一个嘲笑说这个神长得真丑啊,他追了那个混蛋几条街。
这天他也看着神像发呆,但这回他开始在外面的积雪上试着用手指勾勒那位神明的模样。
雪冷,化了一半,还有些结冰,红红儿的手又冷又疼,还是坚持着画完了。结束后画得歪歪扭扭,但在没有没被踏过的雪地了。红红儿站起来,拍拍颤抖的双膝,双手合十,对着那幅“太子悦神图”,在心里许下一个祈愿。
当他在神像脚下蜷缩着睡去,心里还是装着那个愿望——我要把开春看到的第一朵最美的花送给殿下!

八百多年后的某个大年三十,花城和谢怜紧挨着彼此,坐在千灯观的门槛上,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一起守岁。
隔着老远,还能听到鬼市的街道上猪鸣鸭叫,吵闹声不绝。
谢怜听着,又好笑,又欢喜这种热闹,等他回过神,花城已经在雪地上描了一幅他的像,还支着根手指,在想要不要添点什么的模样。
他赶紧握住花城的手,问他冷不冷,边问边帮他搓手。
花城说没有,又说,殿下喜欢这幅画吗?
花城画画是真的好,哪怕画纸是松软的雪,也是如此。谢怜看了一会儿,真诚道:“很好看。”
花城道:“哥哥不是在安慰我吧?”
“真心话,比真金还真。三郎画的都最好看了。”
“那么,我也有句真心话,想对殿下说。”
谢怜:“?”
花城微笑道:“我要把开春看到的第一朵最美的花送给哥哥。每一年都如此。哥哥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
谢怜道:“……当然啦。”
伴随一个温热的吻。

评论(10)
热度(111)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