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花怜】

对第236章后续的脑洞。有刀预警。梗是微博@花雨犹怜的,我对不起她,没能刀到最后。

当那一抹红影飘摇而下时,谢怜如释重负后刚展开的笑容尚未来得及收起。只是一瞬,就唯余长剑穿身的影子还烙在他眼瞳。
白无相仍拿着那把不知从哪儿来的剑,施施然站在通天桥的尽头。谢怜的目光顺着剑身艰难地移到剑尖。鬼应该是没有血的。可不知是否是谢怜的错觉,那寒芒上淬着一点刺眼的血腥。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歪歪扭扭地转向通天桥的边沿,颤巍巍趴在桥沿向下望去。他俯身太过,桥身太窄,要不是风信反应及时,拎住他后领把他拉住,可能就这么栽下去了。
岩浆里怨气冲天的魂灵,此刻正欢呼雀跃,掀起了滔天炎浪,险险只燎焦谢怜的一缕发丝。
那些银蝶却似隐去了,谢怜找不到它们。更找不到花城。
这里没有水汽,仅有岩浆流上飘着的一层尘埃,倒似薄雾蒙蒙。透过这“雾气”,底下是烫到发白的岩浆,粘稠,沸腾,不时涌起几个热意蒸腾的气泡,“砰”一下炸开。
谢怜盯着看了太久,眼睛发疼,喃喃道:“……三郎?”
没有回应,他不死心,大喊起来:“三郎!!!”
回音阵阵,没有他想听到的那个声音。
再没有他想要的那个人。
谢怜迷茫地道:“……三郎呢?”似乎在问身后的风信和慕情,又似乎只是问问而已。
可突然的变故让风信和慕情两人也还沉浸在震惊和不可置信中。
过了片刻,慕情才道:“我想是,掉下去了。”
掉下去了,掉进岩浆里了。
风信看了谢怜一眼,不忍道:“你就不能别……”他不说话了。难道还能睁眼说瞎话吗?
谢怜注意到,白无相缓缓朝这边走过来了,同时叹道:“仙乐。血雨探花输了。接下来,该轮到你了。”他把脸埋进手心里。岩浆的温度传上桥面,他的膝盖有些烫。心口却是冰凉的。他闭着眼,手里渐渐握紧了芳心的剑柄。
突然,风信和慕情的抽气声传来,谢怜猛睁眼。
看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花城不知何时出现在白无相身后,厄命妖锋已然亮出,利落地一刀斩下了白无相的头颅。
他冷笑道:“你是不是春风得意的太早了。”
白无相的头滚落在地,他的面具也应声而碎。
露出的容貌虽然沉稳俊逸,却同谢怜所熟悉的神武大帝君吾并不相似。这张脸上尚残留着些许惊愕,与君吾一样,长着三张较小的人面,应当是国师的三个同门。
那三张人面沉默了一会儿,纷纷道:“多谢。”又向国师远远地喊道:“再见了!”
人面的起伏开始消失,白无相的这颗头颅,连同他的身体,也开始消失。
……
谢怜与花城四目相对了许久,说不出话来,最后连滚带爬地扑进了花城的怀里。
花城笑着要抱他,胸口先被不轻不重地捶了一拳,一低头,谢怜咬紧了牙关,道:“三郎,我说过,我要生气了。”
花城道:“……是我的不是。让殿下担心了。”
谢怜似乎恢复了平静,缓声道:“我可没有担心。”
花城笑容一僵,道:“那……”
谁知谢怜紧接着道:“我心都要死了!!”
花城一愣。眼看着谢怜把脸埋进他怀中,良久,闷声闷气地道:“三郎。你以后不许这样了。答应我。”于是他把手臂收紧,承诺道:“再也不会教殿下难过了。我保证。”
……
慕情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去,大声地问他们:“你们还要抱多久?!”

评论(4)
热度(83)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