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花怜】人造灵魂(脑洞)


一个科幻的花怜脑洞。然而完全不科学。这里只是个片段。正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当然。更可能是大纲式平坑。暂定名。
内容是(伪)人工智能花x研究人员怜

谢怜的作息一向极好,但今日,他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不断回放白日他出了实验室后,灵文跟他说的话:“你不应该那么拘束。谢怜。他喜欢你。你就让他喜欢。他爱你。你就让他爱。别忘了,高级人工智能的情感也是我们研究的重点。专业一点,谢博士。”
谢怜默默听着,想:但是,这是感情欺诈。
仿佛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灵文问道:“谢博士。《人造灵魂》的第一章,写的是什么?”
谢怜微微窘迫。
《人造灵魂》。这是谢怜20岁的时候出版的科普文集,专门针对“人工智能”这一当时未来得及延伸发展的领域进行了多方面的介绍。此时离彼时已隔了八年,现在想来,那时的他完全沉浸在各类天才光环的笼罩下,颇有年少轻狂的意味。
自己写的东西,做梦都不会忘。
谢怜道:“……人工智能,是没有真实的情感的。它们的喜怒哀乐,这一切全靠代码模拟。”
灵文微笑道:“是啊。我们都知道人工智能没有感情。至少没有真实的感情。一切只是一组代码而已。你干什么要因为一组代码歉疚为难?”说着,她拍了拍他的肩:“如果你不会谈恋爱的话,可以找裴茗讨论讨论。”
她踩着高跟鞋走了,徒留谢怜在她鞋跟敲击出的清脆尾韵中纠结。
谢怜回想着,翻了个身,这时,谢怜的个人光脑“若邪”显示他有一份加密文件,是来件人是君吾。
左右睡不着,谢怜索性爬起来工作,他输入了密码。这次研究的代号明明是“绝境鬼王”,君吾却偏偏选用“天官赐福”的大写全拼来作为加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其实“绝境鬼王”这个代号也够奇特了。科技发达的今日,许多华夏文化都流失了,包括古老的神话和志怪故事。
也许,这只是君吾的一个偏好?
谢怜没再深想。他看见文件内容,就把刚才所思全抛到脑后了。
这个文件里,全是花城各个时期的虚拟影像。
最开始是现在这样英俊逼人的青年,再往后翻,年纪越来越小。翻到某一张,谢怜让若邪停下,光脑屏幕上是个身形挺拔的少年形象,看样子大约16,7岁。
谢怜想:“他真的是什么时候都很好看啊。三郎。”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却还忍不住使用了屋子里的VR投影功能。
花城的投影出现在他面前,正是个英俊翩翩的少年郎。“他”穿着如今完全绝迹的古代装束,艳红的外衣系在腰间,里面的亵衣雪白,肤色也雪白。还笑得俏皮。
谢怜想了想,下了床,站在这道影像前,微讶地发现,就算是这个年纪的花城,都要比他高上一些。
谢怜唇畔的笑意忽然变浅。
不对。不是这个年纪。是这个智龄。人工智能从开始启用算起,一年增长一机龄,但一年可以增长的智龄不定。
在他来到研究小组前,血雨探花这个样本,投影就已经是固定形态了。他的上一任研究者,也是他的创造者,是一位尊敬的女士。她为科学研究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死时仅78岁,甚至更严谨一点,得叫她小姐。花城很少主动提起她。就算谈到了,神色也是淡淡的,可能作为“母亲”的存在的逝去,是他不愿谈起的伤痛。也或许,他真的不在乎。
人工智能,没有感情。高级的也不可避免。
谢怜继续往后翻,注意力已经不像先前那么集中。翻到最后,他打算关掉这份文件,突然快速的往前翻。
不是,不是,也不是,是这个!
找到了!
这个影像上,花城是个瘦弱的小孩,可能只有6,7岁。而且不笑,平静过了头,简直是漠然。和其他影像不同的是,他没有出现在背景一片空白或过于古意的虚拟世界里。而是以实验室里的VR投影存在。
谢怜紧盯着光脑屏幕,周身如坠冰窖。




 
评论(5)
热度(47)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