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花怜】【糖】秋千

在谢怜不知道的时候,千灯观的庭院里竟被栽上了几棵红花树。等他察觉到,正当花时,花树的枝叶间疏疏密密地缀着红色,再过几日,想必妆容更盛。
风吹过,有花瓣飘落,纷纷扬扬的一场红雨。莫名缠绵。但配上宏伟辉煌的宫观,倒也很相宜。
他尚且惊讶着,花城却侧身,拈下落在他发上的一片花瓣,双手背起,仿佛漫不经心地道:“看哥哥在太苍山种了这么些花树,应该是喜欢,就叫人移过来了。”
谢怜看他。血雨探花面上倒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不过么——略略低头,虽然从这个角度看不见,但大概可以猜到,他一只修长的手是在背后死命地搓揉那片被取下的花瓣。
神情是淡淡的,一只眼睛,却微微发着期冀的光。
心意相通那么久,谢怜要还不懂他的意思,那真是罪过了。这人简直就是在说:“哥哥快夸我快夸我!”
居然还要佯作矜持。
谢怜有点好笑,心中却似有暖流流过。觉得刚才自己脑海中一闪而逝的,太苍山顶被挖的坑坑洼洼的地面,那才真的是罪过了。挥散煞风景的想法,他冲花城绽开一个微笑:“我很喜欢呢。不想三郎竟如此体贴。”
花城差点没能控制好嘴角上扬的幅度。
他来牵谢怜的手时,谢怜不着痕迹地看了看他的指尖。
果然有一点花汁染就的红。
他忍着笑意,任由花城将他牵至最深处一棵花树下。在那里,竟还架了一座秋千。这可就有点让人惊讶了。
花城道:“我听说,殿下儿时喜欢荡秋千。”
谢怜叹道:“……三郎啊,你怎么又知道了?”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听说”的事。
花城道:“想知道,总有许多办法的。”
谢怜无奈地看他一眼,绕着秋千转了一圈,道:“虽然我很高兴啦。不过三郎,我觉得我坐上去的结果是立马摔下来。花树的枝子还很细呢。”而且树矮,绳长,小时候的谢怜肯定很合适,现在的谢怜却只能曲起腿了。
花城却早已预想到一切,微笑道:“嗯,所以,其实,我是想让哥哥帮我推秋千的。”当然用的是小时候的皮相。
这也太顽皮了!
不待谢怜笑出声来,花城又轻轻地道:“然后再过些年,我就帮哥哥推秋千。”
等到树高了,枝子粗了,花又开了。
那可能要等好多好多年。
好多好多年后,他们还是会在一起。

评论(5)
热度(132)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