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花怜】结尾

就,新番外的那个结尾,本来是想续写一个很短的小故事的,就和墨香差不多的那种。但是我发觉,我不会写!绝望!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英俊年少的太子殿下在深山里修行,有一天夜里,他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这位客人穿着一身白衣,脸上则戴着一副面具,这副面具一半是笑脸,一半是哭脸,显得有些诡异。太子殿下感到有些奇怪,但没有害怕,而是欣然接待了他。
'你的国家在哪里?'客人问道。
太子打开窗,让客人往外看,并且告诉他,穿过茂密的树林,越过座座山峦,有大片明亮的灯火,和许许多多幸福安康的百姓。
'这就是我的国家。它很富强,必能延绵千年!'太子骄傲道。
'我想看看你的那些剑。'客人要求道。
太子殿下有几百把名贵的宝剑,他很高兴地把那些剑展示给这位客人看。
'我想看看你那两个侍从。'客人看完宝剑,又要求道。
太子殿下有两个侍从,他和他们是很好的朋友,虽然两人倒总是不合。出于对客人的尊重,他把两人叫来了。
客人没有去看太子的两个侍从,反而再次要求道:'我想看看你的那些信徒。'
太子有些糊涂了:'我还不是神,还没有信徒呀。'
客人道:'你想成神吗?你觉得你会成为一个神吗?你可以当好一个神吗?'
太子很自信地道:'我一定能当成、而且当好一个神的。'
客人和太子说,他绝对做不到的。而太子殿下当然相信自己可以。
客人道:'那好,我们来打个赌吧?'
他说:'用你的国家来赌。用你的宝剑来赌。用你的两个侍从来赌。用你的信徒来赌。用你的一切,来赌。'
客人告诉太子,他是没法当好神的,他会一败涂地,最后失去一切。
太子殿下很生气,他下令让这个无理的人离开。他很快就忘了有这一回事。
太子没多久就飞升了。但紧接着,就像那个白衣的客人所说,他经历了一个从云端飞速坠落进泥潭里的过程。
先是因为叛乱和瘟疫国破家亡,信徒散尽;再是因为贫穷,一把把宝剑都被当掉,两个朋友都离他而去。
就在太子暗自悲伤时,白衣戴面具的客人竟然又出现了。太子已经知道他就是罪魁祸首,这是一只只要出世就会带来灾难的鬼王,但他打不过他。
白衣鬼道:'你输了。所以你失去了一切。'
太子不说话。
白衣鬼拿出一个和自己脸上戴着的一模一样的面具,道:'带上它,你就可以报仇,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太子断然拒绝了,并且和白衣鬼打了起来,结果被他用剑刺了很多很多下,流了许多血……”
“哥哥!”
念第一个故事时,是谢怜几次要念不下去。但念第二个故事,倒是换做花城几次欲言又止了。听到这里,他到底没忍住,打断了谢怜的缓慢讲述,道:“不要再念这个了!……我不想听了。”
说着,抢过那本黄黄的小册子,丢到神案的另一头去了。
谢怜只觉得花城抱自己抱得未免有些太紧了,安抚地拍拍他的背:“好,那就不念了。只是,这个故事看来挺长的,你都还没出现呢。”
花城眯眼道:“要是让我知道这是哪个家伙写的……”十分具有威胁性的语气,被谢怜看了一眼,立马便偃旗息鼓了。
花城只好装作委屈道:“明明我早该出现了。”
谢怜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那朵小小的鬼火,然后又是那张苍白的笑面,柔声道:“嗯。我知道三郎一直在的。”
他思忖了一下,把那本册子捡回来,随手翻翻,道:“所以说。这种故事,不用太认真啦……?”
他仿佛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微微偏头。
花城想起身和他一起看,却被谢怜按了回去,只能侧躺着,盯着谢怜沉思的侧脸看,终于感到有些郁闷。
好在谢怜很快展颜笑道:“三郎,刚才那篇故事,倒有个很好的结尾呢。我们还是在一起啦。想不想听?”
花城几乎是眼巴巴地看着他。
谢怜咳了几声,好止住笑意,轻轻念道:
“……之后,太子在人间独自流浪……很多人不再称他为太子,叫他'破烂仙人',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手里不再有宝剑,但他已经明了,只要运用得当,哪怕一根脆弱的树枝也可抵挡万钧之力。他渐渐明白每一个萍水相逢者都是朋友,有缘就聚,无缘就散。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一个信徒,他最后的、最虔诚的信徒,一直在等他,一直在找他,一直一直的。”
花城道:“……殿下,我找到你了吗?
谢怜沉吟一会儿,继续念道:“于是很多很多年后他们再次遇见的时候,破烂仙人望进红衣鬼王那只很好看的眼睛里,得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那个答案。”
花城等了一会儿,没有下文,便问道:“什么答案?”
谢怜遗憾道:“没啦。前面跳了很多。大概就是关于神是什么之类的吧。”他往花城怀里靠了靠,把小册子放在一边,“三郎今天还是早点休息吧,这样病才能早点好。”
……
花城在怀里的人睡熟后悄悄拿起小册子翻开来看了一眼,并不很惊讶,只是有些无奈地发现,根本就没有那个“很好的结尾”。
他看了看谢怜睡梦中恬静的面容,低声道:“哥哥,你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所以,问题究竟是什么,答案又是什么呢?
怕不是都被相拥那刻无边的幸福感冲掉了吧。



评论(8)
热度(94)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