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长评】不再孤单


谢怜在人间这八百年,应该真的是十分孤独了。纵然人间熙熙攘攘,他却是“好多年没人听我说话了”。想来,他那些年月遇见的人虽多,却难有长谈的机会,更无深交的缘分,都是一擦肩。看谢怜从头至尾都未回忆过八百年间有过什么好友,甚至连相处的比较长久的同伴都没有,大概可以窥见他独自一人的光阴。几乎要流淌成一条望不见尽头的河。
八百年,都够多少王朝辉煌又灰败。连替代了仙乐的永安也衰落了,再被替代。
谢怜的性格很好,而且也不是理念有偏差就交不成朋友的人。所以对他带给我的这种莫名的孤独感,一开始真的不明白。长时间怀疑自己理解有偏差,现在还有模糊的不确定感。但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感想都说出来好了。
对被保有不死之身的谢怜来说,普通人,只能是过客。对待过客,最好的办法还是淡忘。但谢怜,他似乎对停留在掌心的花瓣别有眷恋。
第一卷新修的部分中,谢怜和半月的过往被加重了。
我想,能让谢怜过了两百年还记得一张带着淤青的脸,还记得那个小姑娘向上望的神情。固然是他的记性好,也是印象真的很深刻。“感情倒也不错”。他对“胡乱带带”的一个孩子记忆深刻,却要被提醒才会想起“千人踩百人踏的感觉”。记得经历过的苦痛,但那些苦痛都是被模糊过的;记得经历过的快乐,这些快乐还是当年的模样。
能让半月国师在多年后相遇时眼中“迸发出一阵几乎炙热的生机”,牢牢记得他说过的许多格言,在暴乱后长途跋涉去了中原……谢怜自己大概真不觉得什么,但他真是影响了半月的一生。
再比如遇上谢怜帮助过遇上白话仙人的一个富家小姐,白话仙人这种讨人厌的东西,出口又是恶毒的诅咒,如果不是谢怜刚好遇上又有办法,那个小姐的父亲不定能有解决之道。白话仙人的诅咒有极大的可能应验。那么富家小姐后来的命途就不好说了。
特别想要提一下谢怜知道自己居然跟半月说过那么多格言后的反应,特别耐人寻味。当然,他会说这些话,做那些事,也够耐人寻味了。太子殿下一边觉得过去的自己真傻啊,一边做着和过去一样“吃力不讨好”的事,对着关系好的孩子可能格外放松些,连许多他以为自己再不会说的话都蹦出来了。他有没有意识到呢?他觉得自己不是“这样的人”,但他确实就是“这样的人”。再多的苦难,再多的磨折,都难以使他改变。不论如何,他都会冲进交战的双方士兵里救一个孩子,哪怕那不是和他有感情的半月,他也一定会救。哪怕后果是被围攻,被“千人踩万人踏”。
不为什么,他是这样的人。
我觉得,谢怜是个念旧的人,不管是对自己有意义的人,还是对自己有意义的物或事,他都会以某种方式保存或记忆。具体可见那顶斗笠,或者他给自己取了个化名叫“花谢”。这可不是取了夫家名字那么简单。这是取自“花冠武神”啊。
谢怜最初的梦想是“拯救苍生”,后来对于他来说实际了一些,是要飞升当神。当然,不管哪一个都是别人眼中的狂妄吧。
但谢怜的梦想就是这些啊。别说,他的梦想真有那么段时间是实现的,在永安大旱前的三年里,他是真的飞升了,成了受万民景仰的花冠武神。
“花冠武神”这个称号,是他已经崩塌的梦想的缩影,给自己取名“花谢”的谢怜,又是否意识到了呢?
每每注意到他对过去的回望,每每看到他依然如故,我都感到一种不知所措。尤其在铜炉山,一伙人看壁画,谢怜低声说出:“虽然吃力,但……勉强一拼,也未必行不通。”,更是被深深震撼了。
他怎么能做到的呢,保持那样艰难的天真,还是走了下来。
知世间有千般苦,也尝过其中百般,但一点天真不改。看见眼前霜雪,还信来年花开。
谢怜是这样的人。

说到这里其实偏题很严重了,但忍不住要写。而且我发现只要谈到谢怜,都很难把他和他的梦想分割开来。
因为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梦想,所以有一份独一无二的孤单。
哪怕是谢怜,也会因为没有人理解他的梦想而略感失落吧。
当然,“你们都不理解我!不理解我的梦想!”因而产生愤世嫉俗的情感?谢怜不会这样,他想都不会这么想。他只会在遭遇冷嘲时报之一笑,并不会要求别人认同他。
但很有意思的是,面对花城,他却无意识地表露出一种寻求认同的态度。这点在两人没相处多久时就流露出来了。
半月关一事后,半月认真而冷酷地指出他就是说过许多“我要拯救苍生”一类的话时,谢怜连忙去捂半月的罐子,还去瞄抱臂站在不远处的花城,明显是害怕他听见。要是这里只有他和半月,或者在一边的不是花城而是别人,谢怜的反应恐怕不会那么大吧。
他是在害怕花城会也嘲笑他。害怕不被花城认同。
所以我说这真的特别有意思啊。谢怜明明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却独独对花城如此。
令人欣慰的是,花城很快就向谢怜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那句话真不错。”“什么?”“我要拯救苍生。”
虽然谢怜听完后表现出十分尴尬的样子,说这句话“傻乎乎的”,可看他很快就微笑着向花城回忆起自己曾跟人说过,可以把自己当作活下去的意义。这样的傻事。
足可见,谢怜对被花城认同一事是非常高兴的。而且这是他第一次私下里和花城交流过去,说的事还一定是他“没有对别人说过”的事。
谢怜很少和人提起自己的过去,尤其是第二次飞升前那段时间的,文中除了对花城,我就没见他对谁主动提起。
谢怜对花城这种主动交流的态度,是他对着别人时没有的。他对花城的信赖,简直称得上神奇。
花城也确实没有辜负谢怜的期望。
他是谢怜可以长谈的对象。他确确实实是谢怜的深交。

这里不得不提到百剑穿心。
在百剑穿心一事后,谢怜突然的变化令风信和国主皇后都不能理解。
私以为这段是谢怜最孤独的时期。连后来的风信离开,父母自杀,他差点成为白衣祸世的时期,都不会比此刻更孤独。
谢怜的变化是他想要的吗?他不想的。这不是他的错。
但风信和国主皇后都只看到他的变化,却不知道他的挣扎和他所经历过的痛苦。
他们其实也都没有错啊。他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谢怜能告诉他们吗?
他能,但不能。
向亲友袒露自己所承受的绝望,这对当时的谢怜是很困难的,是不可能的。
而且就算他能避开心里创伤,和他们说了,他们会信吗?信了,会信多少呢?能感受到多少呢?
百剑穿心,实在是太疯狂太不可思议了,除了亲身经历过的人能真切感受,外人只会感到荒诞和无稽。我们这些读者会心疼谢怜,那是因为我们站在上帝视角看到了那幅场景,却也不能体会到他的痛苦。
有可怕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但因为它太可怕,所以除了你自己,没有人全盘相信,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种种因素,使谢怜只能独自一人承担。
但他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和他感受到了同样的痛苦。并因此厉鬼化形。
那就是花城。
正因花城一直看着谢怜,并且真真切切的感同深受,替他喊叫出了当时的痛苦,他才会懂他。
他们可以共同承担那一段的黑暗岁月,这才是谢怜所需要的。
也因此,谢怜不必再孤单。

















评论(7)
热度(99)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