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回礼

【魔道祖师】【忘羡】回礼

3k+小甜饼。原著向香炉梗,云梦楼台抛花,清楚自己在梦中的羡和青涩但潜意识里还是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机(。)有一丢丢尾气,司机本来想往高速公路上开,中途却陷入了粉红气氛的糖浆沼泽里,不得不弃车逃逸。

之前被屏蔽了,重发一遍,哭哭。

 

眼看蓝忘机将酒水接过并一饮而尽,魏无羡眉间愠色才缓和了些许。

蓝忘机微皱着眉,张了张嘴,似乎想对面前余怒未消的人说些什么,下一刻,却无法自制地一手支腮,倚在小案上,在一摞各色的花朵中睡去了。

魏无羡费心伪装出的愠怒霎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松了口气后的忍俊不禁。

他跃跃欲试,“噌”地起身,不慎带翻了小案上的黑陶酒壶。

好在夷陵老祖眼疾手快,在酒壶粉身碎骨前就将其捞起了,再顺势掂量一番,估摸着还可以来上几口,就挥退了一众好奇的女鬼,自己给自己满上,然后凝视着蓝忘机俊雅的侧颜,慢慢把一杯烈酒喝完。

但是很显然,一点小酒还压不下夷陵老祖的蠢蠢欲动。

放下酒杯,魏无羡缓缓俯下身去,盯着蓝忘机安恬的睡颜,听他平稳地呼吸着,心里发痒。最开始的关于“这样欺负人是不是不太好”的小小犹豫早早抛到九霄云外,他口中无声地 “啧啧”着,一只不安分的手已经习惯性地去勾蓝忘机的下巴。

却对上了一双颜色浅淡的眸子。

蓝忘机不知何时已然睁开了眼,正静静地看着他,并紧紧握住了魏无羡伸出那只手的手腕。

然而魏无羡,这人丝毫没有做坏事被当场抓包的心虚,或者说他早有预感,也根本不怕蓝忘机。于是他只是冲人微微笑着,并且若无其事地准备抽回手。

蓝忘机手下更用力,不让他如愿。

魏无羡吃痛的样子,哼哼了几声。握住他的手赶忙放松了力道,只还不肯放人走。

魏无羡道:“含光君?”

蓝忘机道:“我已喝了酒。”

魏无羡道:“……所以?”

蓝忘机眨了眨眼,眸中微动,道:“你该践行诺言。”他看了看魏无羡的脸色,又抿唇道:“你不要生气。”
魏无羡愣了一下,随即柔声道:“我没有生气。”

“我当然会和你回云深不知处啦。”

 

原来,自摸清了梦貘香炉的作用,魏无羡虽觉那两天腰酸背痛得很,兴致却很高,偶尔也就把那香炉点上,拉着蓝忘机到梦境中游玩一番。

也不是次次都朝那云雨之事发展。

梦境的世界千变万化,小至一方静室,大至悠悠天地,有时魏无羡都惊异于自己和蓝忘机竟有那么多的梦可梦。

唯一注定的只有一点。若是,他两人在前尘故梦,或是不具名的前景里迷失了,也总有摸索到对方的手,并牢牢握紧的时刻。魏无羡喜欢这种感觉。

 

这次入梦,竟是当年云梦楼台抛花一折。

蓝忘机尚还是那个青涩的蓝忘机,正执拗地道:“鬼道损身,损心性。”

这话,魏无羡当年听着总是不耐且无奈,但现在的魏无羡听着,微微酸楚之余,心间一片柔软。

他极想立即扑上去,抱住这个年轻的、还没有尝过那么多求不得、爱别离之苦的蓝湛,用四肢紧紧缠住他,指天指地指心,声嘶力竭地大喊:蓝湛!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我知道你要把我带回云深不知处是为了我好,你特别好,我喜欢你!蓝湛快把我带回你家去!

现实却不容他如此。

梦貘香炉带来的梦境,明明身处其中却难以控制,这还是头一遭。魏无羡眼睁睁看着自己对蓝湛不假辞色,冷言冷语,说了许多比当年严重得多的话,把人逼得脸色隐隐发白,好容易等到行动不再被束缚,这种情形下直接上去告白肯定会显得他像个疯子了——他是想当这个疯子的,却担心蓝湛会被吓到。

心中百转千回,他灵机一动,选择把人灌醉。

他明知只要是自己递的酒,蓝忘机绝不会拒绝,却还拿“只要你喝了这杯酒,我就和你回姑苏”作幌子。

只为了亲口承认,他愿意和他回姑苏。他愿意在有他在的地方度过余生。

眼下。

蓝忘机听他答应了,反倒不说话了。

魏无羡疑心他是没想到自己会答应的那么利索,呆住了,遂拿另一只手在他眼前晃晃,下一瞬,竟连这只手也被扣下了。

魏无羡两手都被制住,哭笑不得:“你这是干嘛呢?”

蓝忘机低声道:“魏婴。”

魏无羡笑吟吟回道:“嗯,我在呢。”

“魏婴。”

“在的。”

……

蓝忘机唤了他十余次,他就不厌其烦地应答了十几次,只是心道原来年轻时的蓝湛醉后更加像个孩子了,直到蓝忘机似乎终于放心了些。原来是两只手分别握住他一只手腕,现在松开了一只,好绕到自己脑后去——眼睛当然还牢牢将眼前人锁着——解下了云纹抹额,这才将另一只手也松开了,为了把带着自己姓名的雪白的抹额仔仔细细地叠好,然后双手捧着,郑重地交予眼前的魏无羡:“送给你。”

魏无羡没料到这时的蓝忘机会有这般举动,纵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心神也震荡了一番。他敛眸,将抹额和蓝忘机的手都捧住,半晌,释然一笑:“送给我,就是我的东西了,我可是不会还给你的。”

蓝忘机道:“不用还给我。已经是你的了。”说着,站起身,似乎打算离开,“你在云梦一定有许多事,我会在姑苏等你。”

不计较后果,不等待回应。也没有想过如果魏无羡只是说着玩玩,根本不打算去姑苏该如何。

魏无羡不禁想。

他到底是醉着还是醒着?这是当年的蓝忘机,还是多年后蓝忘机不经意的投影?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魏无羡抓住蓝忘机,不让他走,近他身前,爱怜地捏了捏他的脸。他深吸一口气,笑道:“含光君啊,你准备就这样走了?这幅样子?”

蓝忘机认真地观察了自己的衣着,抚平了外袍下摆的皱褶,似乎觉得这般就妥当了,欲走,结果又被魏无羡拦住。

他疑惑了。

魏无羡确认蓝忘机的确是醉着,那就更不能放他一个人离开了,笑意在身体里横冲直撞,只是憋着,憋不住了,就从眼睛里流淌出来了。

他把蓝忘机引入屏风后,给了他另一个选择——在这儿的榻上睡一觉再走。

蓝忘机道:“还未至亥时。”

“的确还未至亥时,”魏无羡没忍住笑了一下,“但是又不是你一个人要睡的,是我们两个一起睡觉,这样总不犯禁吧?”

这套狗屁不通的说辞果真打动了醉酒状态下的蓝湛,他点点头,开始宽衣。

魏无羡发誓自己最开始的念头里绝没有龌龊,他只是想与蓝忘机一起和衣而卧,规规矩矩,相拥一梦,待蓝忘机醒来后也不打算演什么“你睡了我我要你负责”的戏码——如果香炉幻化的这场梦足够长。

可蓝忘机的表现一再出乎他的预料。

他自己脱得只剩下中衣,竟转而来脱魏无羡的衣服了,本来脱至中衣也就该止住,奈何魏无羡这个时间段穿衣恰好最不规矩,中衣系得松松散散,露出一大片苍白的肌肤,还有那个狰狞的太阳纹烙印。

蓝忘机仿佛被那抹雪痕晃了眼,连忙将头撇开,“非礼勿视”,可酒气侵人,再加上潜伏在心底深处对魏无羡来自以后的亲昵感,又催使他不住回望。

最后,被蛊惑似的,蓝忘机轻轻伸出手,覆了上去——像是打算用自己温热的掌心去捂化一片冷漠的雪色和雪地上的疮痍。

看见他专注而又担忧的神情,魏无羡头脑一热,吻了上去。

蓝忘机是在一阵令他头皮发麻的快/感中清醒过来的。

他还记得一点之前发生的事。他在云梦遇到了正在酒楼上独自饮酒的魏婴。

魏婴指使手下几个鬼魂化成女郎,丢给了他一怀的花,自己又抛了一朵粉色的芍药,就落在他鬓边。

他一抬头,便撞进了那人笑意深深的眸中。

他当然借着还花的由头上了楼。

一直有意与魏婴谈谈。或者只是和那人见个面,随便听他说点什么也很好。无法诉之于口的情愫一颗心盛不下,连到云梦来夜猎,都或多或少地沾染上一些私心。

与魏婴起了争执,该在意料之中的,只是不愿死心罢了。所以在对方沉默了片刻,递来一杯酒,并轻飘飘地许下一个承诺时,他毫不犹豫地接住了。

烈酒入喉。

意识的最后,他几乎栽进了那堆花里。

可此刻,正对着蓝忘机的视线,是魏无羡漆黑的发顶。    ——尾气——

不待蓝忘机有所表示,魏无羡已在他耳畔轻轻道:“你难道要我和别人做这种事。”顿时感到揽在腰上的手臂收紧了,心下又笑又叹,退开一些,握住蓝忘机的肩膀,要他看着自己的眼睛:“蓝湛,你听好了,我爱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

蓝忘机面色雪白,失了血色的唇微微颤抖着。

却听魏无羡道:“但是!但是我就是喜欢你!只喜欢你!喜欢到想和你上/床的那种喜欢。只想和你上/床,想要你到我里面来。”

“会和你回姑苏的,不是玩笑话!很快我们就一起回云深不知处。你可以把我藏在静室里。”

“你把抹额送给我,我只能拿自己后半辈子来作回礼了。我没有更好的东西。你不许不要我。”

“你不许不要我。没了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蓝湛你听见没有。”

蓝忘机与他对视许久,突然伏首在魏无羡的颈边,柔声道:“我已知晓。我们回家。”

魏无羡醒转过来时,被晨光迷了下眼,一转头蓝忘机已经醒了,坐在床沿看一卷书。魏无羡把被子踢开,凑到他身边去:“含光君,你前天就在看这页了!”

蓝忘机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翻过一页。

魏无羡注意到他没戴抹额,摸索向床头,想给他系上,结果也并不在;一低头,却见那云纹抹额就缠在自己脚腕上,哑然失笑。

他在蓝忘机脸颊上戳了一下,示意他看。

蓝忘机淡淡道:“送给你了。”

魏无羡正色道:“嗯,你的人都是我的了。不过,我也是你的啦。”抬了抬脚,“亲一个?”

蓝忘机将手中书卷放下,转而捧起他的脚踝,果然在上面落下一吻。

魏无羡大笑着,把他扑倒在床头,在他脸上回吻了许多下。


评论(12)
热度(325)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