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车】平常

天天中的一天。第一次开车有点小激动,短途旅行,答应我开的不稳怪车别怪司机。



《平常》

蓝忘机去兰室教课了,熟悉的那几个小朋友又都在外头夜猎,魏无羡只好一个人待在静室里。百无聊赖之下,他干脆跑去逗云深不知处里的那些兔子玩儿。

待某人在雪堆里兴风作浪一番,并成功获得路过的每一个蓝家弟子的谴责眼神后,却还不忘抓一只落单的雪团回静室。

魏无羡对那只不幸的兔子上下齐手,直到弄的它皮毛乱成一团,两条后腿死命蹬他,才消停下来。他抱着那只累得安静下来了的兔子,仰面躺在榻上,想着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蓝湛总该回来了。他竖着耳朵仔细听,可是左等右等,也只有窗外清亮的鸟鸣不时飘进静室。

大概是阳光正好,又大概是人困兔倦,最后魏无羡竟是抱着兔子,就那么在榻上睡了过去。

蓝忘机回来的时候,就见魏无羡在榻上团作一团,睡的正香,他怀里还抱着一只同样蜷作一团,半阖着眼睛的兔子。

蓝忘机本不欲惊扰面前之人的休憩,只轻手轻脚的在塌边坐下,垂下头用目光描摹魏无羡安睡的容颜。

哪知魏无羡似是察觉到什么,轻轻翻了个身。蓝忘机以为他要醒了,却没想他只是往自己这边蹭了蹭,模模糊糊的喊了声二哥哥,然后就安安心心的继续睡了。

蓝忘机垂眼看着还睡的毫无防备的魏无羡,半晌,终于轻轻用手捧住他的脸,吻上那人睡梦中犹带着几分笑意的唇。

紧接着就被装睡的某人猛的扣住了脖子。

魏无羡计谋得逞,含住蓝忘机的薄唇,和他好好的亲了一通。待唇分,他差点整个人都挂在蓝忘机身上。

本来待在魏无羡怀里的兔子,早早被这般动静惊醒,挣扎着往蓝忘机那边钻,寄希望于得到些主人的安慰。

魏无羡大发慈悲的把它拎起来,放到了地上,得了释放的兔子一下就钻到了塌下,约莫是生无可恋。

而榻上,魏无羡笑着挑起了蓝忘机的下巴,笑嘻嘻的问道:“二哥哥,我是不是很好看呀,你要盯半天。”

“……”

“怎么,敢做就不敢承认啦,你还偷偷亲我啊。”

“……”蓝忘机神情平静的看着他,放在膝上的手动了动,手指微微蜷缩了起来。

魏无羡察觉到了这一点,笑意盈盈的亲在了蓝忘机唇边,手也不规矩的搂住了他的脖子:“蓝湛你可真是的,”他边舔着蓝忘机的嘴角,边把话说完,“我本来就是你的。”

“要亲就亲……”

“想肏就肏嘛。”


然后他们就开始不可描述了






评论(9)
热度(164)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