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又是一年春来早 第一章

忘羡的徒弟们不小心回到了当年射日之争的时候,帮师父们谈恋爱的脑洞。撒糖。 原创人物戏份比较多。 想看忘羡糖的可以直接到第二章末尾去,第三章也也有大篇幅。 以后会做好相应说明,剧情还是忘羡感情戏


【魔道祖师】【忘羡】又是一年春来早

“味道还行吧?”江厌离温柔的笑着,看着桌对面的小姑娘捧着碗慢慢的吃。

“嗯,好喝!”小姑娘抬起脸,有些羞涩的向她笑了笑,又有些局促不安的喊了声谢谢。

江厌离拍拍她的头:“那就多吃一些吧,锅里还有。”

江厌离道:“我能叫你阿晏吗?”

小姑娘抿着嘴角笑了笑:“可以的,师父他们也这么叫我。”

“晏是什么意思呀?”

“是河清海晏里面的那个晏。”

江厌离有些惊讶:“和,那位蓝清姑娘的名字,都是这么来的吗?”

阿晏挑出一块炖烂了的藕片,吹了吹:“是,也不是。”

“阿清比我早一些被收养,当时起名字是拿的‘疏影横斜水清浅’的意思。所以她的字是‘疏影’。”

“听师父他们说吧,”阿晏有些不好意思,“我刚被抱回来,才几个月大的时候,特别爱哭,弄的他们半夜里还要起来看我,有时阿清也会被吵到,就一起哭。”

”后来起名字的时候,其实问过江总主的意见,他提议叫‘笑’,但含光君觉得这个字不好,改成了‘晏’,也是希望我不要爱哭,要多高兴,可我现在还是爱哭唉,江总主就总说当年该听他的。”

“阿澄他,以后怎么样?”江厌离想了想问。

阿晏沉默了一会儿:“阿清说不能说。”

“那,”江厌离有些紧张,问了最想知道的问题,“阿羡呢?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其实,对射日之争了解不多,”阿晏道,“师父很少跟我们说过去的事情。”

“可是我叫‘魏晏’,我师父是魏婴。他会好好的。”

“那样就好。”江厌离松了口气,转而笑着叫魏晏多吃一些,“阿羡最喜欢吃了。”

魏晏道:“师父也提到过,他说过,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最好喝了。”

江厌离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江澄推门走进来。他先唤了江厌离一声阿姐,转头对魏晏说:“你也是我师侄,不该在这种紧要关头无所事事的,你剑法好吗?”

“师父说和他当年这个年纪比起来也不差了。”

“倒是他会用的口吻。”江澄哼了一声,“带上你的剑吧,今晚夜袭监察寮。”

“好的。”魏晏应着,去盛了一碗汤,捧到江澄面前。

“你干什么?”江澄皱眉。

“你不饿吗?江晚吟?”魏晏学着她师父平日里的口吻,笑着把碗又朝江澄递了递。

“你师父怎么教你的!”

江厌离看着,又微笑起来。


魏晏御剑跟在江澄旁边,一些江家修士不时向她投去探究的目光。这个样貌清秀的姑娘,据说是前些日子端了温晁“教坊司”时,与另一个被蓝家带走的姑娘一起突然出现的,浑身狼狈,又持着被收缴在“教坊司”中,与他们家主的师兄拥有的那把佩剑一模一样的剑,就在这名小姑娘被带回来审讯不久,他们就被告知,这姑娘是家主的师侄,恭敬对待。

那些多事者,被江澄用目光一一扫过,不敢再探头探脑。江澄看见魏晏朝他感激的笑了笑,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又觉得魏无羡那混蛋的徒弟能那么听话懂事真是不容易。他也没把好好一个文文静静的小姑娘教成像他那样行为不端,更不容易,这么个小姑娘要被他教坏了,嫁不嫁的出去就是个问题,更重要的是白瞎了一条好苗子。什么跟他这个年岁的时候也差不多了,轻狂。

想到魏无羡失踪那么久,江澄又有些不是滋味,虽然知道他铁定会回来,但不可否认,他还是有些担心他的。

江澄下意识摸了摸佩在腰间的另一把剑,又看了看魏晏脚下那柄耀着红色灵光的剑。

他知道那也是随便,而他的师侄,是从很久以后来到这里的溯流之客。


评论(8)
热度(117)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