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又是一年春来早 第三章

【魔道祖师】【忘羡】又是一年春来早

含光君场合,关于少年时藏书阁里偷偷酝酿的情愫,还有坚定起来的信念。

第三章:《符篆之阴》

就在蓝清这番回忆间,温家监察寮已经近在咫尺。

在感受到怨气扑面而来的瞬间,她猛的下剑落地。

其他人也都下来了,蓝忘机目光凝重,江澄锁紧了眉头,其他修士更是有些骚动。

监察寮里阴气四溢,怨气横生,然而,大门两旁的符篆却是完好无损的江澄命手下修士戒备,而后一挥三毒,用剑气将大门撞开了。

大门敞开,里面的景象惨烈异常,到处都是死相各异的尸体,流淌的鲜血都还未完全干涸,呼吸间能闻到死亡的味道。

魏晏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江澄看到了,思索了片刻,还是叫她呆在外面。蓝忘机也沉声让蓝清莫要进去了。

进门前,蓝忘机的目光略略扫过贴在大门的上那两张符篆。

两个女孩子与其他几个修士候在监察寮外,魏晏四下查看着,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一张符篆上,她忍着恶心,走近大门,看清了符篆上的内容,瞳孔猛的紧缩。

许久,江澄和蓝忘机才领着其他人出来。

江澄是一脸快意,蓝忘机却皱着眉头,手里拿着一张符篆。

御剑回去的时候,魏晏忍不住去拨弄自己腰间白玉笛上系的穗子,

思索良久,她还是趁江澄不注意,御剑追上了蓝忘机。

又过一日。

蓝忘机背着琴,手里攒着从监察寮里摘下的那张符篆,独自站在一条潺潺的溪流旁。流水的声音又轻又缓,好像流淌在脚畔的一支歌似的,可他竟觉得溪水声十分喧嚣,惹人烦燥。

他想到昨夜魏晏跟他说的事。那些言语尚且还纠缠在他耳边久久不散。

“含光君……”魏晏追上蓝忘机,咬咬牙,还是说了,“这个符篆……我很熟悉,有招邪的作用,师父把它,叫做招阴旗。”

其他的也就不用多说了,那张张符篆是谁所改,监察寮里的血腥又是谁的杰作,一目了然。

蓝忘机清楚,魏晏没必要撒谎的。

他没回姑苏,只将符篆上的内容用墨笔勾了一张,让一个长老带回了蓝家,自己则带着其余门生,继续与江晚吟一道去追击逃逸的温晁与温逐流。

蓝忘机把那张符篆拉直,对着清寒的月光细细的看,符篆上那些暗红的笔画,在原本鲜红夺目的朱砂上,勾出了一张森然微笑的面孔。可蓝忘机分明的记得,当年魏婴被罚抄书的时候,是自己被叔父叫去看着他,魏婴总是想尽办法来骚扰他,哪怕自己再不理他,他也能自己笑的很开心。被禁言了,就丢纸团给自己。蓝忘机当年当着他的面理都没理,任由纸团滚个满地,可魏婴完成当日任务后走掉了,他又拿着收拾残局的理由,把那些纸团一张张打开,纸压平,认真的去读上面写的内容。其实魏婴抄书时字迹尚且潦草,写着丢给蓝忘机的纸团就更加龙飞凤舞了,对看惯了端正字体的蓝忘机来说,分辨他的字很难,而字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更加不会使自己高兴。可蓝忘机也不清楚当时自己是怎么了,他倚在藏书阁的窗边,借着明媚的阳光,在窗外玉兰层层叠叠的花影下,仔仔细细的,把那些没心没肺抱怨哀求的话从头到尾读了两遍。

蓝忘机仔细观察那添上的四笔,隐隐约约能够看出当年潦草之下伏藏的风骨。

他有点后悔当年对魏无羡的字注意过了。

“含光君?”

蓝忘机听见有人小声唤着,正因为那名字愣了一下,想起那是自己二十岁受洗才会有的称号,知道来人是谁了,转过头,果真看到穿着江家弟子服的魏晏。

魏晏找了借口,从江澄那里一路找过来的,看到蓝忘机独自一个人对着月光看那张符篆,月光下,那张只比以后多了些青涩的迭丽面孔也显的有些苍白,琥珀色的浅淡眼眸流露出几丝痛色。

魏晏突然觉得有些难过,或许自己不该告诉蓝忘机关于符篆的事的,蓝清或许说的没错,她们本身就不属于这个地方,不应该参与太多的东西。

但她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发生,哪怕那些事与她,没有一星半点关系。

没有改变过去,师父还是会把那个可怜兮兮的自己带回去的,她还是能见到阿清,而且,含光君也早晚会如愿以偿,跟师父双宿双栖的。

可那些经年埋下的苦痛却不会消失了,江澄和魏无羡的关系再没法像当年那么好,离开的人也不会再回来,金宗主不会有爹娘,自己更不可能再吃到那碗热乎乎的莲藕排骨汤了。

所以哪怕是费劲功夫什么也改变不了,她还是想试一试。

蓝忘机看着魏晏走近自己,脸上不知为什么有一种坚定的意味,大而明亮的杏仁眼里有水光。

“含光君,”小姑娘搅紧了自己的裙子,“你……可不可以,不管怎么样,不要生他的气。”

蓝忘机几乎是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她说的是魏婴。

“你不要生他的气,好不好?”魏晏又重复了一遍,眼睛水光灵灵的,竟是急的要哭了。

还没等蓝忘机回答她,她就啜泣了起来:“你不要生师父的气,好不好?”

“听师父说,你们以前关系不好”小姑娘哽咽着,断断续续把话说完,“可是,你不要讨厌他。”

“我其实也不了解现在的他,但是我觉得,以后的他,如果被你讨厌,一定非常难过。”

“你不要讨厌他!”

蓝忘机看着面前哭的伤心的女孩子,觉得心头的愁绪慢慢散去了。

“不会。”他平淡的,一字一句的说,却仿佛在立一个誓言,“永远不会。”

蓝忘机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安慰这个小姑娘,还是把这番话说给自己听。

对心悦的人,是不会讨厌的。

评论(4)
热度(69)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