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又是一年春来早 第四章

月黑风高夜,无羡独翻墙。 有忘羡感情戏

羡羡出来了,我一下子写的好溜٩( 'ω' )و 

 这章是【私会情郎】下章是【夜半人私语】 这章既是过度章,也有感情戏,内涵很大的。 一直觉得魏无羡前世是自己都不知道是暗恋的暗恋。

有人在魔道祖师吧看过那个分析贴吗?那个楼主老厉害了。以后首更都在微

博,主要手机上lofterAPP上没法发文章,我得摸到电脑。ID就是勒饰曰珂


【魔道祖师】【忘羡】又是一年春来早


第四章:《听风之邪》

魏无羡睫毛颤抖了一下,猛的睁开了眼,握紧了腰间的陈情。

他就维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了好一会儿,才从床上坐起身来。

魏无羡从床旁的雕花木窗望出去,一片柔和似雾的月光慢慢的从外面飘进来,在他眼中悄而又悄的弥散了。

魏无羡看了很久,心情才平复下来。他本就是和衣而眠,直接翻下床,穿了靴子就推门离开了。

他们暂住的地方本是温氏一个附属家族的仙府,但这时候,原本随处可见的日形徽记早被毁去,换上了云梦江家舒展的九瓣莲。这个附属家族的家主,一听到讨伐岐山温氏的部队到了自家的地界,就立马向江家俯首称臣了。估计是早早明白了射日之争的趋势,权衡过利弊,才做的选择 。

魏无羡记得,江澄是用嘲讽的语气说完了这句话。

这府邸的四周都有江家的修士巡逻,魏无羡本不用回避什么,径直走出大门便是,他却刻意避开了所有人,一个人都未惊动,准备同少年时在莲花坞一般,明明在自家地盘上,偏要做贼似的翻墙出去,往往还要带上江澄。

不同的是,当年是怕被虞夫人逮到半夜出去胡作非为,罚他和江澄跪饲堂。如今那么个管着他们的人不见了,但魏无羡仍然想偷偷的出去,甚至很是怀念过去提心吊胆的时候了。

翻上墙头那一刹,他四下望了望,正好与离他不远一段墙头上挂着的小姑娘打了个照面。

那小孩子睁着杏眼与魏无羡互相盯了对方许久,直到有一队巡逻的修士要过来了,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翻了下去,轻轻落地。

魏无羡觉得十分有趣,心想:“怪道说她是我徒弟。我本来还不信,那么文文静静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合我眼缘,这会儿看来却是人不可貌相唉,这翻墙技术,起码翻过几十次以上才练得出来。”

他这么想着,挥手叫那局促不安的小孩子过来,笑道:“魏晏啊,做什么去呢?大半夜的不睡觉。”

完全忽略了自给儿也是大半夜的乱跑。

魏晏用手绞了会儿裙子,呐呐道:“去找阿清。”

“蓝清?”魏无羡想了一会儿,这才忆起了“阿清”是蓝湛以后收的徒弟,他将温晁和温逐流玩腻了那次,刚好跟蓝湛江澄撞上,也遇见了魏晏和蓝清。那姑娘和蓝忘机确实有师徒的样子,话少人也冷,再长大点也得是个冷美人。

魏无羡道:“你找她干什么?”

魏晏回答道: “我给她带我做的点心。”

“点心?”魏无羡奇道,“你不过给她捎个点心,白天里不行吗?偏弄得跟半夜里私会情郎一样。”

魏晏脸一下子红了:“不是的,江宗主不大高兴我去找阿清。”

魏无羡有些笑不动了,心道:“江澄大概还对那王八洞的事心有芥蒂,这是不待见蓝湛,连着不待见他徒弟。”

他在乱葬岗那三个月里,不是没有后悔过的,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自己不去挟持温晁,会不会很多事都不会发生了,他和江澄一样,为那可能发生的一点点的侥幸痛苦过,可临头来,他还是觉得,他不能不出手救蓝湛。

悔恨也只是悔恨自己的无能,痛苦过了,梦醒了,还得应付着那些凶尸恶灵。

魏无羡道:“你还会做点心啊。”

魏晏不晓得他为什么突然转了话头,只老老实实回答:“是的。”

魏无羡想了想道:“你去找她,带我一个吧。”

“?”

魏无羡笑嘻嘻道:“我没事干,刚好看着你点,别大半夜的出事了。”末了添上一句,“记得给我些点心作报酬。”

“……好的,谢谢……师父。”

魏晏要去的地方,竟然挺偏,倒是不远,一会儿就能到,她带着魏无羡走的小道,狭长的草木挂着夜露,滴滴答答沾湿了他们的下摆。

走到一大半,魏无羡觉得无聊,跟魏晏聊起天来。

魏无羡道:“你和蓝清是好朋友?”

“是的,”魏晏笑起来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魏无羡觉得很奇怪。若说是夜猎时交上的朋友他倒能理解,但是从小一起长大,有这个可能吗?蓝湛不怕自己徒弟和他徒弟一起玩儿学坏了?

更何况,他和蓝湛哪有那么好的交情,前些日子在驿站,蓝湛面冷如霜的看着他,魏无羡仍记得清楚。现在想想,蓝湛似乎想要说什么话的,估计是质问和斥责,可能还想拉他回云深不知处接受蓝氏的禁闭,可他最后还是一言不发的带着魏晏和蓝清走了出去。

魏无羡倒是有些谢他,血腥的场面,小姑娘们还是不要看了。

他还觉得有些遗憾和惋惜。

蓝忘机的秉性为人,魏无羡说不敬,是不可能的,也曾想与其做知交,可惜蓝忘机从来是讨厌他的。现在这样的话,就更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连相逢一笑的朋友也做不成了。

魏无羡想了很久,久到目的地近在眼前才抬起了头。他这么一看,身体僵了一僵,眼睛差点瞪出来。

魏晏也很惊讶,行了一礼,顿了顿,道了句蓝二公子,又偷偷向蓝清挥手,眼神问她发生了什么。

魏无羡简直要欲哭无泪。

月色渺渺,草盛风过,一片萧萧,站在月下的白衣修士衣抉轻扬,抹额的带子缓缓飘动,好一个月下仙人。

魏无羡只想转身离开,但他不能,于是他若无其事的向蓝湛打招呼道:“蓝湛啊,你也陪你徒弟出来啊。”

蓝清站在蓝忘机身后,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蓝忘机抬了头,望进魏无羡的眼睛里,他表情平静,却淡色的眸子里不知藏着什么。

“魏婴。”

“我有话与你说。”


评论(3)
热度(60)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