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又是一年春来早 第五章

【魔道祖师】【忘羡】又是一年春来早 第五章:《彼年之调》


觉得最近状态不太好,文字不大走心T^T

凑合凑合吧,内含忘羡对手戏,算是过渡章,下章进入“射日之争——琅邪”副本。


魏无羡敛了些笑意:“蓝二公子,按你家规矩你不是早该躺床上了?”

蓝湛道:“莫要顾左右而言他。”

魏无羡道:“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

蓝忘机要说什么,他都知道,无非就是关之鬼道。但是,这哪能是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他若不修鬼道,便无半分能力去护他想护之人。温晁和温逐流一脉是全灭了,但是剩下的呢?莲花坞覆灭之仇不能不报,江叔叔和虞夫人的仇不能不报,还有那些猴子样的师弟们,嬉皮笑脸从不肯好好行礼的家仆们,那些死去的人,他们的仇,怎么才能报的完?如果不修鬼道,他怎么去报仇呢?

到头来,终始是无解的。

魏晏在一旁偷偷撇了眼魏无羡。

魏无羡的笑已经隐去了,面冷如霜,表情里还藏这些戾气。清冷的月光挂上他的睫毛,却映出一片阴影覆在底下那对眸子上。

魏晏觉得有些心慌,她向蓝忘机使眼色,奈何蓝忘机一言不发,只死死盯着魏无羡。

蓝清几乎看不下去,不顾礼仪,踏上前一步。

“魏前辈。”她盯着魏无羡一字一顿,面色沉凝,几乎有些怒意了,“还请您跟师父好好谈一谈。”

魏无羡嘴唇微动,但他面前这个怒气勃勃的姑娘根本不待魏无羡开口,只继续将话说完,“鬼道伤身伤性,我不管你有何苦衷,请不要因为自信就拒绝别人的好意。”

说完,不顾魏无羡微讶的表情和蓝忘机的注视,拉了魏晏的手就走,去的是树林更深的地方。

魏晏愣愣的,磕磕绊绊的就跟她走了。

直到两个小朋友的背影都看不见了,魏无羡噗嗤一声笑出来:“想不到啊蓝湛,你徒弟竟然是这样的。”笑着笑着停不下来了,扶着一颗树颤成个筛子。估计是故意,还摇下不少叶子,撒了自己和蓝忘机一身。

他那么一笑,气氛陡然缓下来。蓝忘机轻轻拂去身上那些落叶,没生气,换了个柔和些的语气道:“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本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一双眸子水光潋滟,闻言猛的抬头,眼神带了些诧异。

他倒不是猜想蓝忘机想要他去受蓝家的禁闭才如此。只是蓝忘机的语气,与从前冷冰冰硬邦邦的样子大不相同,乍一听起来,竟是无比的柔和。

魏无羡愣了半晌,刚想说什么,不远处就飘来一段明亮的笛音,穿过千重障碍和夜风传进他耳里,曲调竟是十分的熟悉,那是一种非常柔和的曲调。他不由自主的凝神细听。

蓝忘机也静静的听起来。

笛音传了一阵,消融在窣窣的林间。

魏无羡喃喃道:“啊……蓝湛,你觉不觉得,这调子有些耳熟啊。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蓝忘机语气冷淡道:“……你记性可真不好。”

魏无羡不由松了一口气,之前的柔和语气定然只是他听错了,那么想着,心里却泛上一点惋惜。

“好啦,蓝湛,”魏无羡笑嘻嘻的去搭蓝忘机的肩,“说吧,你究竟在想什么?”

意料之外的,蓝湛并没有躲开,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魏无羡觉得自己的耐心突然变好了。他就只是搭着蓝忘机的肩,连使坏都没有,安安静静的等着他说一些自己肯定懒地听的东西。

大概是因为怕再被那个小朋友骂,魏无羡想,这可真丢脸。

可是今晚的月色真的太好了,他情不自禁把眼神黏在了蓝湛脸上。凄清的月华下,蓝忘机的脸就如上好的暖玉一般,纯粹,又带着丝丝暖意。

以前怎么不记得蓝湛有这样子过。明明整个人是冷冰冰的,又很暖。

“魏婴。”蓝忘机清冷的声线拉回了魏无羡飘到九霄云外的思绪。

“嗯?”魏无羡慌忙把眼珠子从蓝忘机脸上挪开。

“我……并不讨厌你。”


月已偏西,魏无羡带着魏晏慢慢往回走。不时有野物活动的声音,这些声响落在被月光照亮的夜色中,反而有一种生气。

魏晏倒真的给了他一包点心,是绿豆糕,入口即化,甜而不腻。魏无羡真心实意的夸赞了女孩子的手艺。换得魏晏略带羞涩的一个笑脸。

魏无羡突然想起一件事,他拍拍女孩子的脑袋,问道:“那首曲子是你吹的?”

“啊?是的,怎么了?”魏晏愣怔了一下。

“那首曲子,叫什么?”

魏晏突然站住了,挺认真的盯着魏无羡:“师父,你记性果然不好。”

魏无羡:“……”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说。

魏晏叹了口气,道:“这个你肯定听过,自己想。”

“……为什么那么肯定?”

“因为你曾经洋洋得意的炫耀过,”魏晏撇他一眼,“当年这个是含光君哼给你一个人听的曲子。”

魏无羡还愣着,又听她说:“小的时候吧,有的时候含光君忙,你又真的不会哄小孩子,就吹这个曲子给我们听,我们就能乖乖睡觉了。”

魏无羡觉得,以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不然他和蓝湛怎么可能弄得跟一对夫妻一样,混在一起养孩子。

“还有哦,”魏晏摆弄起了自己那只冰肌玉骨的笛子,“我们过几天是不是要去琅邪?”

魏无羡奇怪她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听阿清说了,”小姑娘好像欢心鼓舞起来,“蓝家会派含光君带门中部分精英子弟一齐助阵,她也会去。”

魏无羡觉得自己这个徒弟有些危险,可能没法嫁出去了。

他同时觉得自己肯定还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回去之后,魏无羡就没睡了,悄没声的溜上了一棵树。

他仔细想着今晚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糊涂。

他想了很多。

蓝忘机的那句,我不讨厌你,暂且还萦绕在他耳边。

那首曲子他也想起来了,是玄武洞里蓝忘机哼的调子。彼时篝火明灭,他烧的糊涂,干脆昏过去了,可是迷迷糊糊中,被一个人挪到了腿上,还有微凉的手抚上额头,动作无比轻柔。

他忍不住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哼起了那首温柔的曲子。

天际微白。


评论(12)
热度(77)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