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车】如梦令(修)

一辆小破船的重修版,原字数2000+,现字数5000+,前戏和糖占了大部分,来吧旁友,上船吧(。



【魔道祖师】【忘羡】【车】如梦令(修)


魏无羡睁开眼,入目是蓝忘机昳丽的眉眼。

他躺在蓝忘机的腿上,被轻轻的搂着,还能闻到若有若无的清幽檀香,自觉舒舒服服,干脆先赖着不动,一双眼睛先在四下乱晃了一遭。

他二人身旁有亭亭的荷,身下是一只窄而老旧的渡船,细细的流水声淌过心田,滋润的人被夏季闷热的天气勾起的肝火都熄了。这只渡船似是处在一片荷塘的边缘,荷叶生的并不密,荷花也只有可怜的几朵,而且已经过了开的最好的日子,本该薄红娇艳的花瓣大多恹恹的泛了黄,委委屈屈的蜷缩起来,却露出蕊心里将要熟黄,却还带着些许青涩的莲蓬来。不知哪里传来接连不断的蝉鸣,在尽力笙歌着。

魏无羡观察完毕,心知身处梦境之中,腆着脸说要自家蓝二哥哥抱,却是伸了手的。

蓝忘机低头在魏无羡眉间轻轻一吻,顺势稳稳的拉他起来,好叫他别不小心踩得这只渡船晃的太厉害,把自个儿坑进水里。

魏无羡起来,整了整衣服,蓝忘机帮他把压乱的头发理顺了,又按原先的发式扎好。

蓝忘机耐心的把魏无羡的头发打理好,一抬眼,就见魏无羡挑起了嘴角,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

“蓝二哥哥亲亲嘛。”

好像被不知哪里来的糖丝小针扎了一下,蓝忘机敛起映着面前人明艳容光的眸子,薄唇在那人笑唇上轻触一下。

魏无羡得了吻,心中一阵酥酥麻麻,装作兴致冲冲的跳到渡船的一头,把船头都要踏到水中去了,脸上也溅到些水珠。蓝忘机赶紧扶了他一下,用雪白的袖子抹去他面上的水痕。

魏无羡哈哈笑了几声,低头看向水中,不出意料的在那明澈的碧水中看见了自己前世的容貌。刚巧一只颜色夺目的锦鲤从这汪水镜的深处浮上来,把镜面打碎成涟漪。

“蓝二哥哥,这回是你的梦吧。”魏无羡看够了自己英俊帅气的脸,看到近旁有一梗荷,便用力把那片荷叶折了下来,带起清脆的一声。他甩着荷叶倚到端坐着的蓝忘机身上,把手臂搭到他肩上,饶有兴味的眯起眼,在他耳边声音缠绵道:“你是梦到了哪里?”

蓝忘机未答,手抚上魏无羡的发顶,修长的手指在那头乌发间一下一下的穿梭着。

魏无羡颇觉有趣,自问自答起来:“是不是我前几天跟你说,挺后悔当年没带你一起去云梦采莲蓬玩儿,你就记住了?”

他这话也就随口一说,却见蓝忘机神色间微顿,点了点头,玉色的耳垂敷上一层薄红。

魏无羡怔了怔,身子靠蓝忘机愈发的紧,在他耳边调笑的愈发放肆,温热的气息都往他耳边送:“事后做梦有什么,蓝二哥哥年少时连饭都不肯受我的邀一起去吃一次,这会儿是知道后悔了啊。”

蓝忘机的脸上竟当真浮现出一丝懊色。

魏无羡一下子就不忍心逗他了,顺手就把手中那碧叶掷进了水中,惊的一群眼腹鼓胀的鱼苗四散逃开。他捧了蓝忘机的脸,连连的亲着:“唉我的好蓝湛哎,你别急着难过呀,反正咱俩以后到哪里都在一起,好玩的东西多了,采莲子算什么。”

蓝忘机神色间仍有郁意,抱过魏无羡,将他揽紧了,柔声道:“我只是后悔,当年,若是早一点吐露心意……”

魏无羡扑哧一声笑了:“你就算当年十五岁的时候就告诉我你喜欢我,我也不一定会相信呀,我铁定以为你脑子烧糊涂了还是被哪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夺舍了。”他戳了戳蓝忘机的脸颊,认真的想了想这事如果真发生了会怎么样,想的整个人都要笑死了,“蓝家弟子模范,向我这个整日游手好闲的家伙吐露心意,哈哈哈哈哈你叔父铁定要气的昏过去的!”

蓝忘机道:“……不至于,未曾。”

现在蓝老先生对魏无羡的容忍度当真不是提高了一点半点,已经能全然的做到视而不见了,哪怕见到他在眼前晃,也就眉头一皱,胡子一抖。

魏无羡听出蓝忘机的意思是“既然以前没有晕倒过,将来也不会”,更是笑岔了气,浑身颤抖的厉害,带的身下渡船都摇晃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还不巧被口水呛到,咳了几声,脸颊发红,明艳的眸里波光潋滟。

蓝忘机看魏无羡这副情态,骤然发作,把他重重的压到一边船头上,把魏无羡一双笑唇咬的红肿,就差能滴出胭脂来。

魏无羡被他这么一压一啃,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将心跳平息了一些,气喘吁吁的道:“我的好二哥哥,你可要憋死我了,嘴巴痛。”他这么说着,却把刚被蹂躏过一番的唇往蓝忘机的薄唇上凑,还不怕死的伸出了艳红的舌尖,轻轻舔过蓝忘机的唇角。

蓝忘机从善如流,捧住魏无羡的脸,舌流连过他的齿列,闯进湿甜的口腔里,缠上魏无羡作妖的舌头,吮到他舌根发麻,口涎都来不及吞咽。

魏无羡予取予求,眯着眼,手臂大力的勾住蓝忘机的脖子,心满意足的回应着。


生命的大和谐


声明一下我最近没有偷懒哦,我只是又弄出好几个坑来给自己填了(。


评论(16)
热度(184)
  1. 云舒云隽勒饰曰珂 转载了此文字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