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故里第二(此为旧版)

【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高能预警!#

#脑洞##假如穷奇道截杀成功#

#来啊互相伤害啊系列##HE#

前文:将离第一



故里第二


魏无羡甫一睁眼,就看见数步外蓝忘机昳丽的面孔,一时间便愣在了原地。

他们二人离的极近,蓝忘机却仿若完全没有瞧见他面前还有个人,他佩剑背琴,步履沉稳,笔直而行。不待魏无羡避开,蓝忘机便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轻提下摆,跨过微高的门槛,踏进了他身后的大门。

魏无羡抿了抿唇,转身,只看见他一个雪白的背影。

半晌,他捏了捏眉心,也跟着蓝忘机进了莲花坞。

云梦江氏,莲花坞,魏无羡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回来这里。

最后一次见到这里的荷塘还是金鳞台清谈会之后,也就待了一天不到,之后他便带着温宁一脉的老小去了乱葬岗。约战之后唯恐教仙门百家抓住把柄,前作之功亏于一篑,别说“偷偷回来”,就连像做贼似的看两眼都再没有过。

这次也不能算是回来,他现在不过一缕魂魄罢了,哪有什么家可归。

魏无羡本不觉得自己能进莲花坞的大门,大家仙府之中定然会贴祛邪的黄符,可他倒是成功的进了门,还缠在蓝忘机身边死命的捉弄他,比之生前还要过分。

魏无羡想,反正他现在连蓝忘机的衣角都碰不到,假装捏他的脸也没什么的。

很快就有江家的客卿来引路,魏无羡记得这客卿待人接物十分周到,修为也高,很受江澄器重。他飘到那个客卿面前,试探性的在他眼前晃晃手,那客卿毫无异状。

魏无羡满意了,又挂回到蓝忘机肩上,手指虚划过他背上古琴的琴弦。

看这情景,是没有人能发现他了。

更别说连大名鼎鼎的含光君都未能感知到他这抹魂魄,魏无羡尽可大大方方的到处乱逛惹事,虽然以他微薄的阴气,连个怨鬼都称不上,又是初为鬼魂,甚不熟练,连凝出实体都办不到,乱逛可以,惹事却是难于上青天。

魏无羡把现状想了个大概——他是修了鬼道,元神与寻常人不同,魂魄这才没滞留在身体里到这时。要不然,他这个夷陵老祖死后,也就是变成一具无意识的走尸的份,嗯,连凶尸都不是,是最容易打杀的低阶走尸,要真是那样,说出去该笑死人。

魏无羡揪住蓝忘机的抹额,看一路的江家门生向他行礼,恭敬称他一声“含光君”,其中有几个是他曾经面熟的,心中颇为感慨:“这帮门生要是看见我,不知道要怎么骂呢。”他又一惊,“等等,蓝湛到江家来干什么?”

他随着蓝忘机飘飘悠悠的进了江家的议事堂。

刚一进门,瞥见议事堂中坐着那帮人物,魏无羡就赶忙松了手,一下窜到房梁上。

下方江澄脸色阴沉,看见蓝忘机进来,也未有半点表示,冷声道:“为何不是泽芜君前来。”

蓝忘机倒是先微微颔首:“江宗主。”

江澄深吸一口气,脸色更加不好,到底还是拾起了他作为宗主的礼仪,道了声含光君。

蓝忘机道:“云深不知处刚建成,事务颇多,”他顿了顿,“兄长便让我替他前来。”

江澄在意的也不是这个,摆了摆手,那名待人接物都极其周到的客卿将蓝忘机引到了空座上。

金光瑶向蓝忘机暗自点过头,聂家的长老也道:“含光君。”

见四大家族的代表都落座了,那客卿就退了出去,同时带走了其他守卫。

魏无羡看这架势,盘坐在梁上,暗自琢磨:“这么大阵仗,是要谈什么大事情啊。”

竟是金光瑶最先开口:“江宗主,您提出的要求,未免有些过份。”

魏无羡立马竖起了耳朵。

江澄冷笑:“我再说一遍,归还魏无羡的陈情,阴虎符等一应遗物。”

金光瑶为难道:“江宗主,夷陵老祖的尸体,应您的要求,我们金家早已经归还了,至于他遗留下来的东西,也要全部归江家所有,这可就……”

江澄道:“魏无羡本就是从我江家叛逃。”

魏无羡脊背一凉,若他没听错的话,江澄说这话的时候,真的是咬牙切齿。

“江澄这家伙,可真是记仇。”魏无羡看着江澄,勉强扯开了嘴角,“不过也是,他气疯了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没有尽到诺言。

可惜,云梦双杰的承诺,终究只是个承诺了。

魏无羡抹了把脸,继续听下面人谈话。

“江宗主,你既然说夷陵老祖已经叛逃了,他也不是你江家的人了。”金光瑶微笑道,“金家归还尸体,已经仁至义尽。”

江澄攒紧了指上紫电。

聂家的长老也道:“夷陵老祖所留之物与我正道不容,不可轻率。”

魏无羡沉默的听着,闭上了眼睛。

蓝忘机从始至终不发一言,直到谈话将要结束,才道:“此事重大,当与仙门百家一起商议。”

聂家长老复议道:“含光君说的有理,如此,便公平了。”

金光瑶无奈,对江澄道:“江宗主,便这样吧,三日后,不夜天,召集仙门百家,各家主一起商量。”

江澄眼神冰冷,最终还是点了头。

会谈结束,江澄仍坐在首座上,面上没有一丝表情。魏无羡翻下梁,落到地上,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拍他的肩膀,毫无疑问的,他的手落不到江澄身上。

蓝忘机没有跟着其他两个人一起离开,上前迟疑道:“魏婴……”

江澄面色一冷:“怎么。”

魏无羡也听到自己的名字,抬眼看向蓝忘机,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蓝忘机俊雅的面容,似是有些苍白。

蓝忘机道:“可否,让我看看他的尸体。”

江澄看他一阵,才道:“蓝忘机,你想做什么。”

蓝忘机道:“听闻,魏婴的尸体上,并没有魂魄。”

江澄道:“是又如何。”

蓝忘机道:“或可问灵一试。”

江澄久未出声,终是略显疲惫的站起身来,道:“你随我来。”

魏无羡愣了一会儿,跟在蓝忘机身后出了议事厅。

江澄和蓝忘机走过了曲曲折折的走廊,隔过莲花坞那些老旧的房舍,有一座极高大宏伟的建筑。

魏无羡心里一阵慌乱,赶在他们之前跑到了江家祠堂。

他站在江氏祠堂前许久,看着雕镂在木门上庄重的九瓣莲,就是不敢再迈一步。

他的目光越过大门,落在祠堂左面一副棺椁上。

江澄和蓝忘机已经进了祠堂,正在说着什么。

魏无羡没有去听,他站在祠堂外,脑袋嗡嗡作响,猛然间才发觉,他是在害怕。

夷陵老祖也是怕死的,尤其是,他还有如此多的事没有完成。太多的东西需要处理,而他死的太突然,没有任何准备。

刚才被江澄他们一说,魏无羡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阴虎符有多么棘手。阴虎符的威力他比谁都要更了解,连他都不能控制住多少,落到歹人手中,定然会生灵涂炭。更别说魏无羡生前收了许多鬼将,有靠元神束缚的,亦有用血肉去操纵的。他一死,那些邪祟便没了制约。光靠一个温宁,是敌不过它们的。

最重要的是,他所熟悉的人们,如江澄,如温家人,他们该怎么办?

魏无羡不信,仙门百家会轻易的放过所谓的温氏余孽。


评论(10)
热度(161)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