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此间第三2(此为旧版)

【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高能预警!#

#脑洞##假如穷奇道截杀成功#

#来啊互相伤害啊系列##HE#



走一走剧情

添了点新修版的情节,不忍心让羡羡为小金凌准备的银铃碎掉,前面稍微修改了一下,没改太多,做了一个铺垫,语句也稍微修改了一下,有兴趣的可以再去看看

还有,这章开始有江澄×温情(简称澄情)的cp~


前文:将离第一(微修)

故里第二

故里第二2(微修)

此间第三

 

此间第三2

 

夜色沉沉,夷陵乱葬岗上阴风阵阵,刮过枯枝杂草时,还伴着凄凄鬼哭,不似个人呆的地方。

江澄一步踏上前,冷不防踩到一截惨白的手骨,一脚踹了开去,暗骂一声,神情更加冷然。

他心情不好,敲响温家人住的小破屋子的门时自然也没有想会不会吓到人,能怎么敲的大声就怎么敲的大声。

“梆梆”的敲门声在死水似的夜间分外响亮,几乎是惊飞了大半个山头的黑鸦。

屋里的人被惊醒了,窸窸窣窣一阵响,还有幼童稚嫩的呢语,苍老的声音小声的哄了一会儿。

有人蹒跚着脚步来开门。那双开门的手哆哆嗦嗦,把几捆细木胡乱绑成的门推开一点点,露出一双因年老疲惫而有些浑浊的眼睛,犹豫的望向外头。看到外头人在昏沉夜色中眨出冷光的眼睛,老人手臂上松垮的皮肤,禁不住一阵颤抖。

江澄从记忆里刨出这么个人的影子,收了收不善的神色,尽力用温和的口吻道:“老人家,温情在哪个屋里,我有事想与她谈。”

老人还是很怕,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把门稍微又打开一些。

带着几个族叔匆匆跑过来的温情听见这句话,极其想嘲讽一句,为了不惹出事端,勉强收敛了,咳嗽几声道:“麻烦!”

江澄转过头。

“江宗主。”温情微笑着,“我们屋子离的都很近。”

“所以。”江澄并没有听懂,等了一阵好没有下文,皱着眉开了尊口。

“您敲那么大声,大家早都醒了。”温情冷笑。

江澄竟莫名感到十分尴尬,脱口道:“那你让他们回去睡!”

“……”温情很是失语,勉强将大伙儿劝回去了,又安抚了阿婆,领着江澄往伏魔洞的方向去了。

 

江澄勉强把尴尬丢开,重又拾起了自己作为家主的骄傲,负手问道:“这是往那乱七八糟的伏魔洞去?”

温情道:“是啊,离住的地方远点,不然阿婆他们还怎么睡的着,不得被吵醒了么。”

江澄从这句话里听出一分讥讽,刚想回温情带着十分嘲讽的话语,就听温情淡淡道:“那地方阴气重,阿宁在哪里看着。”

江澄道:“温宁?”

“是啊,魏无羡那家伙没回来,也只有阿宁镇着了。”

江澄听到这句话,神色很是复杂,正待他思索着该如何开口,伏魔洞便遥遥的出现在了他眼前,洞前端坐一人,听到脚步声就立马抬起了头,站起身来。那人长相清秀,甚而有些忧郁的俊逸,偏是脸色惨白,身上挂了一圈的符咒。正是成了凶尸的温宁。

温宁见到江澄,有些无措的道:“江宗主。”

江澄想到当初自己是欲削了这人的脑袋的,如今却要自打耳光,颇有些不自在,只胡乱点了下头。好在无需他开口,温情已经带着怒气冲温宁道:“怎么不去里面睡着,呆在外头做什么!”

温宁低着头,虽没气可喘,任是大气不敢出的,等温情一通教训倒腾完了,他才有些结巴的道:“我……我怕一不小心就弄坏什么符咒阵法……而且,我是凶尸,不用睡觉。”温宁脸上带了几分落寂。

温情不由为自己这个弟弟感到心酸,说话也温柔了许多:“那你也可以去躺着啊,杵在洞口算什么样子。”

江澄听她语气里有几分显而易见的柔软,不由挑了挑眉。

温宁闷声应了一句。

“行了,”温情看着江澄,冷静道,“江宗主要说什么,就快点吧。”

江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群温家人显然是不知道魏无羡的死讯。

他们应该很久都没有下过山了。

此前他们被魏无羡勉强的护着,在这座尸山上过简陋清苦的生活,偶尔提心吊胆,但毕竟还有平淡的幸福。魏无羡死了,他们就被撇在一边,或更可能要被斩草除根了。

江澄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去想这些温家人的将来。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他确实是打定了注意,要帮魏无羡收拾他留下来的烂摊子了。

疯了就疯了吧。

“明知不可而为之”,并不是只有魏无羡一个人才懂。

江澄道:“你还是把其他人叫起来吧。”

温情是搞不懂面前这位江宗主的想法了,深吸一口气,压着火气,无奈道:“江宗主,您几次三番扰民,莫名其妙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又接一句:“您要是不说清,我可不会听你的。或者您把魏无羡找来,我们听他的。”

江澄很久没说话。

温情一直觉得江澄这个人脾气是挺坏,情绪却也是清澈见底,非常好看透。

但她甚至看不出他现在是怎样一种表情。

温宁很小心的开口道:“……魏公子,是不是出事了。”

“……是。”江澄很慢很慢的说着。

“魏无羡不会再回来了。”

“魏无羡死了。”

 

温苑睡的很香,被阿婆颤颤巍巍的抱出屋门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阿苑看见大人们都很匆忙的模样,应该是在收拾东西,他低下头揪了好一阵衣角,才发觉原本抓在手里的东西不见了。温苑挣扎着从阿婆怀里扭出来,磕磕绊绊的要跑回屋去,却被一个很陌生的大哥哥拎了起来,交到了阿情姐姐的手上。

温苑很着急,拉了拉温情的袖子:“阿情姐姐!”

温情把温苑托了托,拍了拍他的背,柔声道:“怎么啦,阿苑不困吗?再睡一会儿吧。”

“不要!”温苑用力摇了摇脑袋,“我的蝴蝶!”

江澄很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小孩子,不耐烦道:“什么蝴蝶,这里哪可能有蝴蝶。”

温苑有些害怕这个既陌生,又不友善的哥哥,缩了缩脑袋。

温情狠狠剜了江澄一眼,安抚了一下阿苑,把他又交给阿婆:“姐姐去帮阿苑找蝴蝶。”说着拽着江澄就走。

江澄从温情手里抢回了自己的袖子,皱眉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精力去帮小孩子抓蝴蝶?!”

“是草织蝴蝶!”温情不耐烦与江澄争吵,强硬的把他拖进了破房子,“何况您觉得我们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很快的。”她催江澄翻出一张明火符来,借着这火光在房间里翻找了一番,找出好几个小玩具,最后在粗陋的稻草枕头底下,找到了那两只蝴蝶。

江澄很是不解:“不就是几个破玩具,”他嫌恶的看了眼那两个草织蝴蝶,“这两个还涂的那么难看。”

“……”温情想把那两只草织蝴蝶和小木剑之类收好,却发现没地方放,颇是为难,“但是阿苑喜欢。”

江澄正想说小屁孩喜欢的也就是这种无聊的小玩意儿了,就听温情又道:“……颜色也是阿苑涂的,三天前就涂好了……他很想给魏无羡看看的。”

江澄说不出话来,半晌主动拿过那些东西,翻了个空的乾坤袋出来,把除了草织蝴蝶之外的都收好了。之后,江澄捏着余下两个小玩具,一声不吭的把它们塞进温苑的怀里,乾坤袋也递给温苑的婆婆。

老太太受宠若惊,呐呐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温情哼了一声:“阿婆您收着,江宗主财大气粗,不差那么几个乾坤袋。”

江澄觉得温情喊这个老太太的“您”比喊自己的要诚恳的多了,亦是哼了一声,转身叫温家人快点搞定,最好马上就离开这鬼地方。

阿苑拿到了自己的草织蝴蝶,非常高兴,对那个陌生的大哥哥也有了几分好感,可想起好像自己有一回去抱他的腿,被他恶言恶语的对羡哥哥说“拿开”,又有些小害怕。磨磨蹭蹭才上前,抱住了江澄的腿。他仰着一张白嫩的小脸,眼睛亮晶晶的。

江澄一低头,差点没忍住要把这个小孩子拎着后领子再丢回温情那里,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托着温苑的腋窝把他捧起来,塞进了温情怀里。

温情看他对温苑比之前好了很多,心情也好了点,冲他笑了笑。

江澄跟见了鬼似的,猛的扭过头去:“笑什么笑,怪瘆人的!”

温情脸上的微笑顿时化为冷笑,抱着温苑去帮四叔他们了。

徒留江澄暗道:”这么个臭脾气的女人,笑起来倒好看,脾气那么坏,白瞎

 了一张甜美面孔。“


这时,江澄远远看见了从伏魔洞的方向走过来的温宁,情绪顿时又复杂起来。

温宁刚才不知去干什么了,捧了个挺精致的小木盒回来,他犹豫了一阵,郑重的递给江澄。

江澄没接,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温宁道:“……江宗主,麻烦您,打开看看罢。”

江澄揭开盖子一瞧,登时呆住了。

木盒里陈着一只打造技艺登峰造极的九瓣莲银铃,在月色昏暗的夜间也闪烁出了银亮璀璨的光芒,这枚银铃还系着个精美的白玉流苏的坠子,二者相得益彰,很是好看。

不仅如此,江澄也见过不少仙器了,似这枚银铃所蕴含着如此强劲的力量的,一只手都可以数过来。

“这是……”江澄看到了盒身上刻着的生辰八字,心猛的沉了下去。

温宁道:“……这是魏公子为金如兰小公子准备的满月礼,他在伏魔洞日夜颠倒的弄了大半个月才做好……”他似乎又想叹气了,却没气可叹,十分低落,“只可惜…..”

 

“……没法亲手送出去啦。”

魏无羡一直注视着那枚银铃,直到江澄愣愣的把木盒的盖子盖回去,银铃和白玉流苏的光华被掩在小小的木盒里,才低低的咕哝了一声。




 


评论(16)
热度(166)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