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 (上) 梦中梦·平安喜乐

【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 (上) 

 梦中梦·平安喜乐

#脑洞突破天际##先腻死你系列##HE#

#作者觉得就要有人给她寄刀片儿啦#


牢记一句话——且糖且珍惜






不过眨眼春秋,便到了魏无羡与蓝忘机结为道侣的第三个年头。


时至今日,魏无羡想起过去蓝忘机与他告白的那一段往事,还是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仿佛身置梦中。

当年魏无羡在提前离了金鳞台清谈会,回云梦后好一段时日都百无聊赖,有一天就独自去了一家酒楼饮酒。偶然间望向楼下的一眼,倒教他很巧的瞧见了蓝忘机。

魏无羡原猜想蓝忘机是来云梦夜猎的,观察了他一阵,却又觉得他仿若在寻什么人的模样。那一身白衣胜雪,走在楼下的人流中,分外的醒目。

魏无羡一时间玩心大起,唤了几个女鬼寻来各色花朵去掷他,不想真将他引上了楼。

魏无羡本还是很高兴的,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请他喝酒,蓝忘机却一开口就是魏无羡修习鬼道的事。

魏无羡听蓝忘机神色肃厉冷淡的说希望他与他回云深不知处,一股无名之火顿时在心里烧了起来,他气笑了,不知哪里来的想法,斟了满满一杯酒,推到蓝忘机面前。

“请吧,含光君,若你喝了这杯酒,我便听你的。”

魏无羡也只是随口一说,他不觉得蓝忘机会喝下这杯酒,尤其是在这般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喝一杯酒就听他的,真当谁是傻子呢。

但他着实没有想到,蓝忘机就是那么个傻子,他的眼神在酒盏上停驻了一刻,下一瞬就将这杯酒饮尽了。

魏无羡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皱眉将酒喝了,舌头恍若打了结,张了半天嘴都发不出一个音来。他的心口砰砰跳的厉害,一颗心脏仿佛就要冲出来似的,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他心底暗暗涌动着,就要破开筑在表面上的怒意脱出来。

蓝忘机喝了酒,平静的将酒杯放在酒案上,凝视着魏无羡,淡若琉璃的眼眸里映出了他茫然的神情:“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还在为蓝忘机的耿直错愕着,听到这一句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一个“好”字了。

蓝忘机却猛的睡了过去,半边身子倚到了面前的酒案上,乌黑的头发也流淌下来,衬着白脂玉般的脸庞,分外的昳丽。

魏无羡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他赶紧把手下鬼将屏退,心想好歹得给蓝忘机留点脸面。心里却有个想法在反复的蹦跶着:“蓝湛这般样子,最好还是只有我一个看到的好。”这想法出现,魏无羡又自欺欺人的添了一笔,“一杯倒这种丢脸的事,我还是会帮他瞒住的。”

他凑近了蓝湛,思索着该不该想办法叫醒他。想着想着,魏无羡的目光就停留在蓝忘机身上不动了。

蓝忘机身上有丝丝缕缕冷幽的檀香,魏无羡不免回忆起少年时在云深不知处学艺时,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也总是闻到这般的气息。那阵他被蓝启仁那个老古板罚抄书,蓝忘机奉命看着他,他嫌抄书无聊,就总是用各种方法试图去引得蓝忘机跟他说些话。但蓝忘机果真是蓝忘机,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十分冷淡,最后大概是嫌弃他聒噪,干脆禁言了他。

思及此处,魏无羡老大不高兴,看蓝忘机睡的十分安稳的样子,心里的烦躁感就更加强烈,伸出手来想去掐他的脸一把。

但还未等他的手触到那如玉的脸颊上,就先被一只同样如玉且纤长的手抓住了。

魏无羡对上蓝忘机那双光华熠熠的眸子,十分尴尬,心道:“哈?蓝湛总不是故意装睡,就为了看我会使什么小手段吧?他不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啊。”

不管如何,他装作期期艾艾的样子,等着蓝忘机发难。

蓝忘机却十分平静的道:“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心里有了个猜测。

果然,含光君不是什么无聊的人,不论魏无羡怎么与他说话,他只反复道那一句“与我回云深不知处。”,还死死拽着魏无羡的腕子。

开头魏无羡还觉得有意思,毕竟先睡后醉着实是一件奇事,也乐得与醉着的蓝忘机周旋。但不久他就觉得心底的烦躁感又蔓延上来了。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死死拽住自己手腕,心道:“蓝湛就真的就那么讨厌我,都醉成这样了,还一直提这件事做什么?这是一定要我去他们蓝家受罚?”

他霎时间就不想与蓝忘机纠缠了,把蓝忘机紧紧握着他手腕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站起身来,退开一步,看着他,笑了:“含光君,你为什么一定要我跟你回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还坐在地上,盯了自己的手一会儿,视线转到了魏无羡身上,久久的都不说话。

魏无羡失了耐心,打定主意要走。至于蓝忘机,堂堂含光君,就算醉了也不会出什么事,至于他丢不丢脸,魏无羡不想管了。

而“喝了那杯酒就跟他回云深不知处”这种话,魏无羡根本没放在心上,更没有把那句话当作一个承诺,他拂了拂衣服下摆,笑道:“含光君,既然您不愿回答,恕魏某先行一步。”顿了顿,又压低声音了道:“我知你好意,只是,此事无解。”

“还是谢谢你了,蓝湛,有缘再见吧。”

魏无羡撂下这些话,慢悠悠的迈开步子就要走,却听见身后蓝忘机好像一下子就站起来了,下一刻就被人从背后握住了肩膀。

他猛的回头,以为蓝忘机终于开始发酒疯了,冲他大声道:“蓝湛!你有完没完!”却发现抓着他的人眼底一片清明。

蓝忘机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强硬的要魏无羡看着他,琉璃似的眼睛里尽是魏无羡看不懂的情绪。

“魏婴,”魏无羡发现,蓝忘机的眼睛里有他一个清晰的身影,“我心悦你。”

魏无羡还坠在蓝忘机的眼睛里,听到这话,几乎没反应过来,呆愣愣的道:“……什么?"

“魏婴,我想你随我回云深不知处,”蓝忘机捏着魏无羡肩膀的手越收越紧,却又怕弄疼他似的,微微松开一点,声音还是往常一般稳重,偏偏带了一丝无言的颤抖,“……与我结为道侣。”

魏无羡这回是听的清清楚楚,他神情复杂,犹豫着开口道:“……蓝湛,你是醉着还是清醒着。”

“……”蓝忘机说出那些话已经用尽了勇气,嘴唇张合一番,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好吧,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魏无羡勉强笑了笑,“你是认真的?”

“……是。”蓝忘机终于能说话了,定了定心神,急急的就要接上一句,“……若你不愿……”

魏无羡道:“蓝湛,你亲我一下吧。”

蓝忘机剩下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了,他猛的抱住魏无羡,如愿以偿的吻住了魏无羡的嘴唇。


在他们拥抱的时候,魏无羡在蓝忘机颈边微微扯了扯嘴角。


半月后,蓝忘机与魏无羡在姑苏结为道侣。


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的日子十分清闲,可以整天整天的干无聊事。把云深草地上滚了满地的雪团逗弄的四散飞跑,故意在蓝老先生面前疾行,与蓝忘机唧唧我我等,都是常态。魏无羡这般作态,时常将蓝启仁气的半死,偏又对他无可奈何,只有气的一把胡子颤颤飘起的份。

谁让蓝忘机将魏无羡这个道侣看得极重,纵容的不像是他曾经那个严谨于人,更严律于己的好侄儿,别说是重罚,哪怕是罚魏无羡去抄书,蓝忘机多半也会偷偷的帮他抄。

好在魏无羡虽然放肆,却从不曾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时常与蓝忘机同去夜猎,对蓝家门生多有照拂,几个蓝家小辈经他教导过几次,领悟颇多。日子久了,蓝老先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权当没看见他这个人。

蓝启仁在起床后往往都要劝告自己,若是看见魏婴,绝对要平心静气,千万别放下礼教去揍他。

蓝启仁的心里所想和日行一念,魏无羡是不知道也不感兴趣的。这天早上,他依旧是被蓝忘机纵容着到辰时才去轻轻叫醒了。

刚醒的魏无羡还想在塌上多赖一会儿,四仰八叉的躺着,睡眼惺忪的去捞蓝忘机,十分娴熟的要了好几个早安吻。蓝忘机任由他吃豆腐,等他亲完,就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

在被含光君伺候过早餐后,魏无羡例行拉着他去喂兔子。

其实最开始知道蓝忘机还养着自己送他的那两只兔子,甚至自己又抓了两只的时候,魏无羡简直要笑疯了,眼泪都笑出来了。他很严肃的对蓝忘机道:“蓝二哥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口是心非,偷偷喜欢我那么久!”,却被蓝忘机平静的一个“嗯”给打败,勾着嘴角眼含泪花的去亲他了。

后来他们又抓了几只兔子,三年岁月,云深的一块草地都被兔子们霸占了。

魏无羡踱进兔子堆里。

兔子们早被魏无羡吓的习惯了,也可能是觉悟了,不再白费功夫的乱跑一气,看见他来也只是一阵骚动,就生无可恋的继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在魏无羡喂胡萝卜的时候,也会争抢着拥上去。

魏无羡就看着这一团团雪白白,毛茸茸的兔子在身边挤来挤去。他举着胡萝卜,一直笑着。蓝忘机看着他。

魏无羡忽然道:“蓝湛。”

蓝忘机一如往常的应他:“嗯。”

魏无羡道:“真的像是梦一样。”

蓝忘机道:“……嗯。”

两人都不说话了。


那天晚上,他们依然在云雨过后相拥。

魏无羡喘着气,把脸贴在蓝忘机微湿的心口:“蓝二哥哥真是勇猛过人,都这么些年了,还是金,枪,不,倒啊。”

蓝忘机假装没有听见他的孟浪话,抚着魏无羡光滑的脊背,又把他往怀里搂紧了些:“……没有很多年。”

魏无羡“嗯”了一声,眨眨眼睛道:“是啊,蓝二哥哥的沉甸甸还可以天天好久,羡羡的腰就不行啦。”

蓝忘机堵住魏无羡的嘴。简单来说就是以吻封缄。

一吻过后,魏无羡笑了起来,他轻声道:“蓝湛。”

蓝忘机亲了他一下脸颊。

魏无羡道:“好像可以一起再过很久很久。”

蓝忘机平淡道:“可以的。”

魏无羡有一段时间没说话,良久后,他道:“真的,就像梦一样。”

蓝忘机又亲了他一下。

魏无羡扑哧一声就笑了,他用撒娇样的语气拉长了声音道:“蓝湛——”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道:“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他深吸一口气,“没法离开你。”

“……”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

魏无羡用手蒙住蓝忘机的眼睛,不让他看自己。他把唇贴在自己的手上,好像已经亲到了蓝忘机的眼睑似的,微笑了起来。

蓝忘机猛的去扯魏无羡的手,魏无羡被他拉开了手,还是笑着的。

这回他真的吻上了蓝忘机的眼睛。

蓝忘机眼皮上是魏无羡颤抖的气息,潮湿温热,他听见魏无羡在用同样颤抖声音道:“好蓝湛……别让我醒过来。”

蓝忘机绝望的闭紧了眼。

魏无羡眨下的一滴眼泪,彻底敲碎了这个梦境。


下文:【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中) 梦外梦·伤疾哀离

   【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 (下) 梦生梦·镜花水月(终章)



评论(16)
热度(161)
  1. 独沐相思勒饰曰珂 转载了此文字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