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中) 梦外梦·伤疾哀离

【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中)

 梦外梦·伤疾哀离

#脑洞突破天际##戳你一刀##HE#

#作者觉得就要有人给她寄刀片儿啦#


前文:【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 (上)   梦中梦·平安喜乐


开辆刀车,重点是而不是



洞外已是夜间,月色昏沉,星点落寂寥寥,洞内更是漆黑一片。空气里还有土腥气,像是刚落过雨。

避尘靠在岩墙上,轻薄的剑刃似有若无的缭绕着冰蓝的灵光,剑鞘倚在一边;忘机琴陈在一旁,陈情也不在魏无羡腰间了,红穗从古琴黑亮的琴身上流淌下来。

魏无羡与蓝忘机醒来在这个昏黑闷湿的山洞里,一旁还有火堆留下的冰冷余烬,被洞外蜿蜒进来的细小雨流泡过,成了濡湿稀烂的一堆。

他们相对而坐,睁开眼第一瞬看见的,都是对方近在咫尺的面孔。

那面孔上,还有些许血污。时间过的太久,那血迹已经发黑了。


洞顶上,积蓄了许久的水滴悄然坠落。


魏无羡感觉浑身僵硬,说不清已经一动不动了多久,他尝试着动了动手指,才发觉自己的手被蓝忘机紧紧的攒着。

蓝忘机真的握太紧了,魏无羡甚而感到双手隐隐发疼。

两手相接之处,几不可查的灵力缓缓淌入魏无羡的经脉之中,在他空荡荡的丹田里激起微小的涟漪。

蓝忘机自将魏无羡藏入这个山洞里,就一直为他输送着灵力,一刻未有间断,到如今也已是强弓之末,却忘了把魏无羡的手放开。

魏无羡低头看了看,许久之后,他把蓝忘机扣住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了开来。

蓝忘机既没有阻止他,也没有反抗。他的脸色随着魏无羡的动作一点一点的越发苍白,眉眼间尽是无法言喻的绝望。


魏无羡挣开了蓝忘机的手,他嗓子干渴的厉害,声音沙哑道:“……没必要的,蓝湛。”

他低声着,一字一顿道:“你没必要这样做的。”

“……魏婴?”蓝忘机怔怔的。

魏无羡挪动了一下双腿,抱住了蓝忘机。

蓝忘机几乎是下意识的回抱他,他把魏无羡环抱的很紧很紧,反应过来后,却又犹豫起来,微微松开了一些。

魏无羡抱着他问道:“蓝湛,现在是……离开不夜天后多久了?”

蓝忘机无声的张了张嘴,片刻后道:“……不知。”

魏无羡很慢的说:“两天。”

岁月静好的三年,不过是两日的大梦。一场过后,万事皆空。


蓝忘机脸色更加惨白了。

魏无羡头抵着蓝忘机的额,亦抵着那根还算干净的抹额,亲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这个吻轻柔的像是柳絮一样,充满了柔情蜜意,与他们在梦中所经历的那些吻没有什么不同。

蓝忘机睁大了眼睛。

魏无羡见他这般神情,竟不合时宜的觉得好笑:“怎么,你不喜欢?”

说完,他更用力的亲了上去。两唇相贴,温热的气息交缠,好像彼此冻的发抖的心也能被捂暖一样。

蓝忘机想要扣住魏无羡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魏无羡却撤离了他的嘴唇,仰头避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一动作,魏无羡当即觉得某处发根被什么牵扯了一下,斜睨一眼,便发现他有一缕头发与蓝忘机的纠结在了一块儿。那个发结落在他肩上一处伤口上,被血染透了。

他心头微颤,面上却还是那副若即若离的情态,嘴唇离蓝忘机的只有极其小的一点距离,吐出的气息缠绵在蓝忘机唇上,又像钩子似的狠狠划过他的心脏,激出一串淋漓的血珠。

魏无羡诱哄似的问他:“好二哥哥,喜不喜欢我亲你?”

蓝忘机死死的盯着他。

魏无羡道:“不说?那好,我就当做你跟我说心悦我都是假的。”

他玩味似的,又接上一句,“反正只是梦而已,是真是假谁知道呢。”

蓝忘机急急辩驳:“不是的!……”

魏无羡垂下眼帘,嘴唇在他面颊上蝶顾细蕊似的蹭了一下:“不是什么?”

蓝忘机气息颤抖:“……我是真的心悦你。”

魏无羡在他颈边微笑起来,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在唇齿间斟酌过一遍,落在蓝忘机耳中时,似乎还带着许多的笑意:“嗯。我也是啊,蓝湛。”

见蓝忘机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他唇边的笑意仿佛越发浓郁了:“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生命的大和谐




下文:【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 (下) 梦生梦·镜花水月(终章)

评论(6)
热度(112)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