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此间第三3(此为旧版)

【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高能预警!#

#脑洞##假如穷奇道截杀成功#

#来啊互相伤害啊系列##HE#


久违的更新

过渡章,下章忘羡绝对见面了

开学后都是周更或隔周更,咸鱼一样的手速哭晕在厕所里QAQ

给乐意看下去的小天使们比哈特QWQ




前文:将离第一

           故里第二

           故里第二2

           此间第三

          此间第三2




 

此间第三3

 

魏无羡和江澄其实是前后脚到的乱葬岗。

江澄在敲破温家人住的茅屋的门时,魏无羡正顺着后山杂草丛生的崎岖小道往山上走。路旁的树木枝干嶙峋,细小的树枝却生的又多又密,几乎将月光全数挡在了路径之外,枝桠缝隙间,漏下几缕月华。

视线里一片昏昏沉沉,魏无羡也只能依稀辨出脚下窄小的道路。

这里本来没有路的,然而自从魏无羡“叛出江家”到乱葬岗上“自立门户”后,乱葬岗的前山就总是闹哄哄的,各类人物都来晃悠,哪怕有凶尸阻挡也乐此不疲。熬了一段时间,魏无羡实在是不想看到“无上邪尊夷陵老祖”一类的字样了,干脆在后山另辟了一处小道,清净了许多。

虽说他现在是虚虚一抹游魂,大可横冲直撞,可魏无羡还是老老实实的走路,像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一样,哼着不知何时听过的一段曲调,要回乱葬岗的山顶上去。

四围寂静,唯风簌簌。温家人应该都睡着了。没有灯火等着他。

魏无羡一挥袖子,把周遭阴气凝聚在一起,掌控着那阵阴风削下几簇杂枝。那几根枝子断口整齐,如利刃切割。魏无羡一振袖子,盯着地上那几段枝条,神色复杂。

哪怕破屋里透出光亮来,也不大可能是等他的。一定是阿苑做噩梦了睡不着,婆婆才点的灯。

乱葬岗上灯油稀贵,油灯平常都是不点的,魏无羡下山归期不定,早晚不定,从不苛求温家人要为他留一盏灯,哪怕是豆大一点星子。其实如果他要求的话,是有很大的可能会得到一盏灯火的。不过,按温情的性子,更有会在路边点一堆火,并对他表示仁至义尽就是了。

因为修鬼道的缘故,魏无羡早在夜里独行惯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乱葬岗上不论白天黑夜,伴着他的只有厉鬼腐尸。他失了金丹,无衣无食,靠着对温家满腔的愤怒和仇恨,才从尸山里拼出一条活路来,逆着正道而行才又有了生机。夜里明灯于他而言,有没有都是无所谓了。

但是哪怕有那么一点光亮,也是一个企盼。

好歹能让他在独木桥上走的时候,心里得到一些安慰。

曾经也是在这条路上,别过了蓝湛,魏无羡把温苑夹在手臂下,顺着漆黑的山道走到山顶的时候,却发觉一点都不黑。

但现在,也是离开了蓝湛,他独自一人走上去,那几个曾透出暖光的红灯笼还挂在一旁的树林子边,风雨磋磨下,红纸褪色,灯笼里空荡荡,夜里的凉风灌满了它们,“呼呼”的吹出响声来,叫人觉得冷凄凄的。

 

魏无羡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就觉得上头有些吵闹,担心出了什么事,疾步上前去,却在看到江澄的那刻愣住了。

他停在原地,突然对这次夜里回来乱葬岗的决定感到后悔,犹豫着是否该继续按照原来想的去做,还是择日再行其事。

但他却是绝对不能转身就走的。

魏无羡不清楚江澄来乱葬岗是做什么,但按照他以往对温家人的态度来看,尤其是对温宁的态度来看,来者不善的可能性要比善意的拜访更多些。但看白天江澄的态度,着实不是想要发难的意思,倒是因为他的死要跟金家死磕的架势。一想到江家祠堂里江澄的那副模样,魏无羡的心里就十分隔应,有东西哽在嗓子眼里,半句话都倒不出来的那种膈应。

哽在他喉咙里的那东西,哽的他对江澄半点警惕都生不出来,只有呆呆的在原地站着。

温家人手里举的火把并不能算是亮,只潦草的照亮了阿婆屋前那一小块地方,而且显然是从柴堆里临时抽出来应急的,有些歪歪扭扭的。他们神色紧张,眼里有幽微的恐惧,藏的不深,也不好。有人握着火把的手心已经冒汗了。

江澄用难得还算和善的语气跟温情说了几句话,其他人很快都散了,只他和温情向另一边走去。

那是伏魔洞的方向。

魏无羡跟了过去。

 

江澄和温情姐弟站在洞口谈话的时候,魏无羡已经不用去听了。他内心了然,心头清明,江澄是给他收拾“烂摊子”来了。

他没有去听他们具体讲了什么,敛了一身的气息,与洞前的江澄三人擦肩而过,一身黑衣没进了幽深的洞口。

江澄只觉得一阵很浅的风刮过,他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跟温情又重复了一遍:“我只带了几个心腹来,在前山脚下等着,你们立马收拾东西,趁夜里赶紧走,明早以前要到云梦地界。”

温情下意识的看一眼伏魔洞:“……那这些要怎么办?”

江澄亦瞥了一眼洞口,他还记得上次来时洞里的惨状,嘴角肌肉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阵:“随他去!”

温情还想再说什么,江澄不耐烦道:“现在各家都盯着,乱葬岗就是一滩浑水,我只来这么一次,你快点决定,不然我就要走了。”

温情沉默一阵,看向温宁:“阿宁呢?”

江澄道:“他也一样!”

温情道:“……那,走吧。”

温宁有些不知所措:“江,江宗主,魏公子他还留了样东西,挺重要的,我得拿一下……”

他生前就是胆怯又有点结巴,成了凶尸后倒好了很多,如今一紧张起来,又有点结结巴巴的了。

江澄没多想,甩了甩袖子。

温情让温宁快一点。

他们走了。

 

伏魔洞里比魏无羡离开时已经整齐了很多,应该是温宁或者温情收拾了一下。曾经铺了满满几个石床的零零碎碎,现在也不能说是好到哪里去,但垃圾已经被理掉了,灰尘也被粗略的擦了擦,好歹空出了床沿。

魏无羡摸摸下巴,心道下回要是还有什么人来做客,至少有坐的地方了。上回蓝湛来的时候都没有坐下。

洞口隐隐传来的话语声告诉他,江澄要温家人到莲花坞去。

乱葬岗上除了孤魂野鬼和他留下的那些鬼将,几乎不会有别的了。

魏无羡自嘲的笑笑:“哪还有人会来这鬼地方啊。”

他到血池边去,几日不见,这潭水愈发浑浊了,闻起来比上次魏无羡站在潭水边的时候血腥味也更浓,底下沉着的是他也不知道有多少的邪物。

潭面之上,映不出魏无羡的影子。

魏无羡察看了布在血池边的阵法,发现已经微微有松动的迹象,洞里的阴气也是原来的几倍不止。

还是人的时候就觉得阴气极重,而今徒留一抹魂魄对此就更加敏锐了。

魏无羡心中叹息。原先他弄了一大帮鬼将,在他生前都被压制的很好,偶有骚动也不成妨碍,如今他一死,对鬼将的控制就远远不比以前。

偏生他如今也沦为了和手下某些鬼将一样的境地,甚至除了可以调动一下周遭阴气之外没什么可做成的,连凝出形态都有些困难。比怨气比不过,比能力比不过,堂堂夷陵老祖死后,竟连手下鬼将都不如,简直是天大的笑柄。

魏无羡不禁反思:“……难不成我挖人坟太多,打扰了太多阴魂,乱了阴阳,这才遭天谴?”可他自认除了在射日之争里把温氏祖坟一刨到底,又在战场上让温家修士自相残杀,也没做过什么太天怒人怨的事。他收的鬼将大多是乱葬岗上的怨鬼凶尸,还有夜猎时遇到的邪祟。

但他公正的思考一阵,又觉得,那些事他自己事后想想都觉得过分了,其他修士认为他是邪门歪道也无话可说。

那么,苍天要罚任它罚,自己受着就是了。

唉声叹气一会儿,魏无羡想起自己年少时说过的“浪得一日是一日”的言论,恨不得能立马回到那时揪住自个儿的衣领死命晃:“该还的不管拖多久都是要还的!”

他也想起他曾对江澄说过:“你都给我收尸那么多回了,也不差那么一次。”

 

阿苑还有些迷糊,见大人们都往山下走,他自己也被温情牵着往下带,不由拉了拉温情的袖子,懵然道:“大家是要去哪里?”

温情道:“……去莲花坞。”

温苑问道:“莲花坞是什么地方?”

温情道:“莲花坞在云梦,是江氏的仙府。”

小孩子没去过什么地方,也不懂江氏是个怎样的家族,还是不清楚。

温苑想了想道:“那里很好吗?”

温情看了一眼脸色沉凝的江澄,道:“应该是很好的。一定比这里要好的多……嗯,现在应该有许多漂亮的莲花。”

温苑很少能见到好看的花,听到这话很激动,可他又问道:“阿情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温情摸了摸他的头,勉强笑道:“阿苑到了那里,肯定会不想回来的。”

温苑肉嘟嘟的小手摆弄了几下草织蝴蝶的长须,嗫嚅道:“我要回来的。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嘛。”

温情顿了顿,她不太想哄骗阿苑,又不想让小孩子知道真相。最终她犹豫道:“……不知道,可能不回来了。”

温苑急道:“那羡哥哥回来了该怎么办!”

他这一声又响又脆,荡在乱葬岗上,轰雷一样。

江澄的脸更加阴沉了,他攒紧了袖子里的那个小木盒子,力道大的似乎要把盒子捏碎。

见温情沉默不语,温苑又问了一遍:“那羡哥哥呢?!”他几乎要哭出来了,小脸皱到一块儿,圆溜溜的眼睛里含着泪花。

没有人回答他。

温家人沉默的走着路,阿婆被四叔搀扶着走,忽然拿袖子沾了沾混浊的眼角。

温情握着温苑的手臂,站在原地。

冷不防的,江澄道:“魏婴也在莲花坞里。”

温情猛的看他。

江澄继续说着:“……你到了那里就能看见他了,现在,快点走!”

温情赶紧帮温苑抹抹眼睛,又把他交到了温宁的手里,赶上江澄,犹疑道:“……江宗主……”

江澄平静道:“我没骗他,魏婴是在莲花坞。”

温情静静的听着。

江澄道:“他尸体在我们江家的祠堂,等销毁了阴虎符,他那些玩意儿也搞定,自然要下葬。”

他眯起眼,冷声道:“你们到了莲花坞,都得给他上柱香!”

温情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郑重的点头。

江澄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要到山脚了,他才又低声恨道:“他欠我个承诺。”

温情拿不准他到底是跟自己说的话,还是自言自语,轻轻的应了一声。

江澄欲言又止,但还没等他又说什么,等在山下的客卿就迎上了他。

 

魏无羡目送着温家人和江澄的背影远去,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才捏了捏眉间,无声的吐出了一口气。他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了,终于能好好想想自己的出路。

他方才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好容易把伏魔洞的封印加固了起来,但封印能松动一次,就能再松动无数次,以他现在的模样,对此真的是有心无力。好在江澄把温家人带走了,不用再担心什么时候邪祟会突然暴动,要担心的就是阴虎符和那些对此虎视眈眈世家了。

魏无羡迷茫的在原地转了几圈,到底是面向了姑苏所在的方向。

可怜了他做到一半的风邪盘,魏无羡遗憾的的拍了拍袖子,离开了乱葬岗。


评论(16)
热度(154)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