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忘羡Day72】引灯渡魂 BY勒饰曰珂

【百日忘羡Day72】引灯渡魂  BY勒饰曰珂

Only忘羡の日常186626792
=====入群须知======
★重点:Only忘羡、Only忘羡、Only忘羡 不掺合其他任何CP
★本群现在正在进行的活动:#百日忘羡# (欢迎各位文手/画手太太一起参加)
★本群11月将进行的活动:忘羡毁童年系列
=======正文========


一个,不知道什么味道的点心

填脑洞系列

郑重感谢倾霜的试阅QWQ

最后,祝小天使们吃的愉快QWQ


魏无羡小心翼翼的抖出妥善收在乾坤袖里的河灯,又把那十几盏红纸扎的灯都放在脚畔。

他面前是一条河,河上已载着不少的河灯,都顺着水流静静漂浮。这些灯颜色样式各有差异,灯芯上都有一豆灯火,把扎灯的彩纸照透了,橙黄的光便落在水面上,在染着漆黑夜幕的河面映出点点堆簇的星光来。

抬头望望夜空,却只有寥寥的星点。

魏无羡的身后跑过几个嬉笑追逐的孩童,他偏头瞧去,不远处人影交错,大多是拖家带口出门的,想来比平日更为熙攘些。

却是中元的节景。

他只看了几眼,便转过头放起了河灯,刚点了一盏放进湖水中,便在灯火相映的河面上看见了身后人模糊的倒影,一身雪白的衣衫落在澄澈映着黑夜的水面,竟也不突兀。

 

魏无羡倒不怎么惊奇,扯着蓝忘机的袖子,把他拉到身边来,一边又点了一盏河灯送上水面,一边嘻嘻笑道:“含光君,你可真厉害,那么快就找着我了。”

蓝忘机没有与他嬉皮笑脸的心情,道:“为何?”

他面上语速平缓,波澜不惊的样子,底下却藏着汹涌的波涛。

魏无羡装傻充愣,颇为无辜的道:“什么?”

蓝忘机反手捏住他的手腕,语气肃厉的又问了一遍:“为何?!”

魏无羡被他捏的有些疼,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位是真的气坏了,都不管周围人多,赶忙讨好的去亲他脸颊:“我的好二哥哥啊,我可不是故意撇下你的。”

蓝忘机却躲开了些,不让他亲,不满的分外明显。

魏无羡哭笑不得:“我说蓝湛,你这样子可真像是喝醉了,好幼稚呀。”但蓝忘机依然偏着脸,他只好无奈道:“我是说真的,不是故意挑你去教晚课的时候走的,”

蓝忘机动了动脑袋,目光落了一点在他身上。

魏无羡又道:“……真的,我好晚才想起来今天是中元,临时才决定要买几盏河灯放的。”

蓝忘机终于注视着他了,道:“那为何不告而别。”

“我没有啊含光君,”魏无羡十分委屈,“我有给你留字条啊!”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道:“……抱歉,我没看到。”

他推开静室的门没看见魏无羡,当下就慌了手脚,立刻出门去寻,哪还能注意到什么字条。

魏无羡察觉出了蓝忘机的欲言又止,依稀猜到个中因由,就撑着下巴调笑他:“蓝二哥哥,你还以为我要离开你呀?那怎么可能啊。”他冲蓝忘机挤挤眼睛,伸手挑起他的下巴,“那么个大美人在我面前,我干什么要走啊,来,含光君,给本老祖笑一个。”

蓝忘机抿唇不语,睁着淡色的眼睛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被他这样看了一会儿,没忍住,挠了挠他的下巴。

大概是有些痒,蓝忘机轻轻握住他的手腕。

魏无羡装腔作势的叫了起来:“啊,好痛啊!”

蓝忘机没料到他突然这么一出,整个人都僵了。

魏无羡眨眨眼睛,故意凑近蓝忘机耳边,低声委屈道:“蓝湛,你前头捏我腕子使那么大劲儿做什么,好疼呀,你帮我看看,我觉得有淤青了。”

他呼出的气湿热热的,声音故意压低,装可怜只是好玩儿,语气里便不自觉的带出笑意来,听在蓝忘机耳中,最是叫他心动不过。

蓝忘机一边耳垂红了,他深吸一口气,竟也能仿若平静的道:“胡闹。”

本就是胡闹。

蓝忘机先前气急,确实没怎么把握好力气,但他不管如何,总是舍不得魏无羡的,哪能捏出淤青来。

可魏无羡分明看到蓝忘机眼里的笑意,也听得出那句“胡闹”的柔和,心里便欢喜的不得了,笑弯了眉眼,倒还记得自己究竟想说什么,握了握蓝忘机的手,笑道:“我才舍不得离开你呢。”

蓝忘机一怔。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蓝忘机张嘴想说什么,手里却被塞了一盏河灯,又见魏无羡冲他挤眼:“蓝湛,你行行好,帮我放几盏河灯吧。”

一点没有请人帮忙的意思,倒是理直气壮的很。

 

魏无羡看见蓝忘机的唇角有一瞬间是弯着的。可能是一眨眼的功夫,但那抹清光映雪的笑却落在了他的心上。

他听见蓝忘机柔声的应答,突然感觉心情好了许多。要不是周围人太多,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和蓝忘机亲到一起。

 

蓝忘机尽职尽责的帮魏无羡放河灯,把红莲样的灯点上,送上水面,再轻轻一吹,河灯便摇曳着芯火渐渐向河中央漂去了,汇到那灯流里,几乎要找不到。

眼里映着的是一片暖光,蓝忘机忆起与此相近的一场夜色,不禁征愣了,魏无羡唤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不由一惊,连忙收敛了神态。

魏无羡其实也是有些心虚的,他盯着蓝忘机的侧脸看了许久,被那羊脂暖玉样的轮廓引往少年时玄武洞里的旧事,神游天外了好一会儿,倒没注意到蓝忘机的失神,咳嗽了几声,道:“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放完河灯,早些回去吧。”

蓝忘机注视着魏无羡,眼里一片柔和,又轻轻应了声。

 

两人把那十几盏河灯放尽了,魏无羡站起来,仔细看了一阵,确信放下的那些河灯都顺水慢慢漂着,便吁出一口气,对蓝忘机笑道:“好啦,蓝湛,我们回家吧。”

蓝忘机看着他,点点头。

 

说来也是有趣,之前说要赶回去的是魏无羡,现在慢悠悠逛着的也是魏无羡。

蓝忘机知道他想散散心,便也没有提起御剑这回事,与魏无羡一起,沿着河岸慢慢走着。

河两岸都有不少人,摊贩也不少,有几段路人群密密匝匝,蓝忘机担心和魏无羡挤散了,就握着他的手。

魏无羡偶尔看看河面,瞧见有别致些的河灯,就指给蓝忘机看。

 

前面的人群里传来个孩童的声音,是个小姑娘,笑声银铃似的,咯咯的落了满地。

魏无羡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下一刻,那小孩子就撞到他身上了。

这冒冒失失的孩童,是个梳着两个苞苞头的小姑娘,应该是撞疼了,捂着额头,大眼睛里蒙上一层水汽,倒是忍住没哭,用力的瞪着魏无羡,自以为很凶的样子。

魏无羡一瞧见她的长相,就挑了挑眉,蹲到和小孩子一样的高度,忍着笑道:“怎么又是你,你哥哥和父母呢?”

小姑娘“哼”了一声,嘟着嘴转过脸去,过了一会儿,才不大高兴的嘟囔道:“在后头,”又有些得意一般,抬了抬小下巴,“我叫哥哥来追我,他都追不上哦。”

魏无羡道:“恩恩,好厉害。可你又乱跑,不怕再走丢?”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道:“那,你就再带我去找他们好了。”

魏无羡哭笑不得:“你又不是每一次走丢都能撞上我。”

他们一大一小正说着话,一个十五六的少年从人群里挤出来,看到妹妹松了一口气,瞧见魏无羡,又很是不好意思:“阿雁是不是又麻烦公子了。”

魏无羡摆摆手:“没有没有,也是有缘。”

小姑娘轻哼了一声,被他哥哥不轻不重的拍了下脑袋:“还不快给这位公子道个谢。”

她捂着脑袋不情不愿的说了声“谢谢”,止不住好奇的瞥向蓝忘机。

少年也注意到了这位一直站在魏无羡身边的白衣公子,向魏无羡问道:“公子,这位是你的友人吗?”

魏无羡哈哈一笑,含糊其辞的道:“唔,是吧。”

少年本来也是随口一问,父母还在后头等,他不好滞留太久,于是带着妹妹向魏无羡两人道了个别,便拉着小姑娘的手去寻父母了。

 

见两个小朋友走了,魏无羡寻思了一下,拉着蓝忘机在河畔找了个僻静点的地方。

魏无羡向蓝忘机笑笑:“之前遇到那个小姑娘迷了路,在哭,我就带她去找了爹娘。”

蓝忘机便想到,带个小姑娘去寻父母,魏无羡应该也是花了不少时间的。

他找他一点也不快。

 

魏无羡倒是兴冲冲的跟蓝忘机说起了这件事:“……那小姑娘哭了半天,我实在哄不动她,就叫她看看那些河灯,好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没想到她还真就渐渐不哭了,问我为什么放河灯。我问她她父母没给她讲过吗?她说,‘可我之前都忘了问。’挺好玩儿是吧。”

说到这里,他狡黠一笑:“含光君,你知道为什么要放河灯吗?”

蓝忘机无奈于他的明知故问,可还是顺着他的意思答了:“平常百姓用此种方法悼念逝者,但确有牵引亡魂之用。”

魏无羡琢磨着他这个答案:“哎呀,蓝湛,你怎么总是一板一眼的,太不好玩儿了。”

“你知道我怎么答的吗?”

蓝忘机用淡色的眼睛看他。

魏无羡道:“我告诉她——”

“算了我再考考你。”魏无羡说了一半,却话锋一转,教蓝忘机颇为失语。

魏无羡丝毫没有觉得不妥,用循循善诱的语气道:“蓝湛呀?”

蓝忘机:“……嗯。”

魏无羡:“你小时候,都听的什么睡前故事?”

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也不知魏无羡是怎么问出来的。

兴许是蓝忘机的表情太过纠结,魏无羡“哈哈”的笑了出来,又收敛起笑意,垫起脚拍了拍蓝忘机的头:“嘿我说笑的,你小时候肯定没人给你讲故事。来,让哥哥心疼心疼你。”

蓝忘机似乎忍无可忍了,摁着魏无羡的肩膀让他站好,道:“……叔父讲过。”

魏无羡震惊道:“……什么?蓝老先生?!”

蓝忘机淡声道:“嗯。”

那是在蓝忘机很小的时候。蓝启仁讲的多是蓝家先辈的故事,顺带再三强调前辈斩妖除魔时所领悟的道理,运用的技法云云。

“可以啊……”魏无羡不可置信的喃喃了一阵,仿佛将记忆中的老古板重新认识了一遍,一拍脑袋,“我爹娘还在的时候,几乎每晚都有故事听的。”

蓝忘机知道他终于讲到正题了,便凝神细听。

魏无羡挠挠头:“其实吧,我给那个小姑娘讲的,就是以前我娘给我讲的一件事,也说不上是故事。”

他坐下来想了想,道:“前头就和你说的差不多,后面,我娘还说了些别的。”

“河灯放上水面,若是顺流而去,那么说明,这盏灯所为的那个魂魄是安宁的,兴许已经在往生的路上;如果河灯停滞不前,那么,逝者的魂魄,许是在这人间迷茫了——”

 

“蓝湛。蓝湛?”魏无羡一转头,就看见蓝忘机呆愣着,而且叫了好几声才反应过来,不由担心起来。

蓝忘机轻声道:“我知道。”

魏无羡道:“嗯?”

“这个我也知道。”蓝忘机注视着他。

魏无羡大失所望:“啧啧,原想着你不知道,我还可以炫耀一下呢。嗯,我小时候把这个当了真,每逢中元啊,上元啊,放河灯的时候,如果河灯打转,就会很着急,然后我娘就捂着嘴在旁边偷笑。长大了才知道也不是都作数的。”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道:“不早了。”

魏无羡瞧了瞧,确实不早了,人群都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就说:“那,我们赶紧回去吧?”

蓝忘机道:“走吧。”

魏无羡飞快的看了看四周,一口亲在蓝忘机嘴唇上:“行,回家。”

一吻毕,蓝忘机觉得魏无羡高兴的不寻常,用眼神询问他。

魏无羡实在是没法压住上翘的嘴角:“没什么,就是开心。”

他独自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放河灯,开始是想给那些故去的人各人买一盏,可他细数一下,竟发现没有百来盏是不可能的,便只好象征性的买了十几盏。

他放下第一盏河灯时,心里茫茫然不知所措,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百家为敌,人人唾弃喊打的时候,可当蓝忘机的倒影出现在水面上,心头便平静下来了——他不是一个人了。

魏无羡揉揉眼睛,好像在擦掉笑出来的眼泪,抬起头来笑嘻嘻道:“嗯,蓝湛,你知道吗?我带着那个小孩子找到她哥哥后,和他聊了一会儿。那个小朋友听我说是从云深不知处过来的,以为我是你们家的人,我说不是,他就问我那我为什么住在云深不知处。”

“我说,”他贴近了蓝忘机,认真的注视着他,声音骤然低下去,耳语一般。蓝忘机被他笑意盈盈的看着,听到他好似轻佻,又极其郑重的道,“我说,那儿有我的心上人。”

 

那天晚上,蓝忘机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路过一条布满流光的河,知道那上头是盏盏河灯

。他穿过人群,最后却停在一处死一般安静的地方。

他把手中红莲般的河灯点亮,小心翼翼的放进面前那片黑暗里。他满心期盼,几乎是战战兢兢。

可那盏灯一直在打转,搅得这片黑暗越发混沌无光,灯里那豆灯火也摇摇曳曳,几乎要熄灭。

蓝忘机记得,它最后也确实熄灭了。

可魏无羡突然就出现了,他对着那盏河灯轻轻一吹,它便慢悠悠的朝不远处的灯流漂去。

蓝忘机愣在原地。

魏无羡抬起眼来,勾起一边的嘴角,依旧是年少时月朗风清,攀上云深墙头,辗转落于蓝忘机心头的那个笑。

 

蓝忘机从梦中醒来时,魏无羡还在他怀里睡的安稳,他用指腹在他脸上微微磨蹭一阵,担心闹醒他,又情难自禁,几番犹豫,还是在魏无羡额头上轻轻一吻,轻喃道:“心上人。”

 

 


评论(15)
热度(217)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