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魏无羡独角戏】【忘羡】杀我

杀我


大概是一个先自暴自弃再自抱自泣的故事,本来想磨一把纯刀然而最后还是没舍得( ' – ' )。00.~06.为刀 ,07.为忘羡糖,因为有点油腥所以走外链,小姐姐们可以根据口味各取所需。

预警:本文结构比较松散,意识流较盛,这只珂没有驾照。



00.

乱葬岗上魂魄残缺的鬼类数不胜数,许多都难以成型,只靠那四溢的怨气才没有消散于天地间。

它们蹒跚走动间,连仙门中人都只能感觉到一阵阵轻飘飘的阴风。

这许多鬼魂聚集在一起呼啸而至,卷起的阴气带动了天上的邪云。天上黑压压的像是聚集了一大片乌鸦。这“鸦群”中不知为何出了乱子。大团的浓云上下翻滚,声声闷雷炸响在埋骨之地的上方,似天罚将至。

鬼魂们争先向同一个人扑去。

一双双的凡胎肉眼对这些穷途末路的鬼魂并不在意,便无法看见那些七情六欲堆积出的面孔。

纵是仙门百家,再高深的修为,再高洁的品性,也只能看到站在他们对面的那个黑衣青年,在短短几瞬间血肉消弥,连带留下的根根白骨也被啃噬殆尽。

唯有一支黝黑的笛子,裹着一层艳红的颜色,掉上岗间腐土。

笛子滚了几下,到了队伍前方一人紫色锦缎的靴子旁。

那人想把笛子踹开,又迟迟未动。他死死的盯着笛身,神情可怖至极。像是想把乱葬岗翻个底朝天,把那进了万鬼肚子的人拼出来,再鞭鞑一千遍一万遍。

他良久才听见队伍里有人喝彩道:“夷陵老祖死了!报应啊!!”

这一声似巨石砸入一泓静泉,引来无数应和。乱葬岗上登时是一片欢呼叫好的浪潮。


01.

魏无羡好像被投进一汪冰冷刺骨、无边无底的黑水。他尝试着往上浮,却发现在这一片漆黑中,再好的水性也无能为力,只能身不由己的越沉越深,越沉越深。

耳畔的一切喧嚣都与他渐行渐远,过往无数喜怒哀乐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在这仿若无尽的下沉中,在那些扑面而来的往昔故事里,魏无羡眼角余光注意到一个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子。

那个小而瘦弱的身影,正用尽全力的跑着,气喘吁吁的想要甩开身后那几条高大凶猛的野狗。

他最后当然没有成功,和之前很多次一样被扑倒在地上。待那些恶狗得意洋洋的摇着尾巴离开,孩子身上除了尘土,还多了很多伤痕,血和泥巴凝结到一起。孩子挣扎着爬起来,跛着脚,边走,脸上泪水不住的往下淌,但到最后他也只是小声的啜泣,因为之前他大哭时曾有一次被人嫌弃吵闹,拎着扫帚打了一顿。

魏无羡想起来了,那孩子怀里有半个干巴巴的馒头,是不久前从地上捡到的,不舍得吃,却因此被欺负他惯了的野狗们盯上了。过了几天后会有一场大雨,孩子无处躲,被狗抓咬的伤口泡了水开始发炎,他蜷在一个破庙里,在薄薄的稻草上发着烧,差点死掉。

眼见着那孩子越走越远,魏无羡想要追上去。

他比那孩子逃离恶狗的追赶时多花了好几倍的力气,但那个背影还是慢吞吞的远去了。

魏无羡停下了,不知是什么,又将他拖进了那片死寂的黑暗里。


02.

魏无羡其实想告诉那个孩子,大约半年后,你蹲在街角啃别人丢下的瓜皮时,会有一个叔叔来找你,你就有家了。

你会遇到一个别扭性子的师弟,一个会做最好喝的莲藕排骨汤的师姐。你会知道世上有修仙这一条瑰丽神奇的路,你会有一柄唤作“随便”的仙剑,你会在最恣意的年少时光结交三五好友……

你会连累整个莲花坞,你会主动转身走上一条独木桥,拿起一支名叫“陈情”的笛子。你害死你师姐和师姐夫,害得他们刚满月的孩子从此失了父母。那是你取过字的小孩子。

你将被昔日的同窗们唾骂,有个叫蓝湛的,总是想要把你关起来……而最后,你会死。

你什么美名都留不下,什么恶名你都有。你自找的,纯粹活该。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你疯了吗?你疯了吗!你疯了!

你为什么,不在你孤苦伶仃,无人关爱,也没人可以让你去在意的时候,早点死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呢。


03.

魏无羡追上了那个孩子。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那个小小的身体面前。

他对于那个孩子来说很高,太高了,把他都罩在自己的影子里了,他不得不仰头看着他。

两副相同的容貌一低一仰,一个人在自己的瞳孔里注视着曾经与现在。

魏无羡蹲下身,像在发现自己失控时一样从容。

他把手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魏无羡不是没有掐死过人,颈骨在一瞬间断裂,一声脆响,人就一命归西了。

但面前的这幅面孔涨的紫红,他竟然觉得有些可怜。

魏无羡闭上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呢,还是那个流浪街头的阿婴。但喉咙上的压力确实越来越大,他开始喘不过气。

魏无羡手上被滴上一滴凉凉的东西。

他倏然睁眼,向被火燎到一样缩回手,撕心裂肺的咳了一阵。

他再度看向他面前的这个孩子,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喉咙骤然松开了,不住的咳嗽着。

魏无羡摸了摸自己的脸,一片狼藉泪意。


04.

小孩子又怕又累,走不动,更跑不动。发现要掐死自己的人脸上不断淌下泪水,还站在自己面前,用一种他并不能理解的眼神看着自己,忍不住蜷缩着蹲下来,便啜泣,边发抖。

魏无羡又一次蹲下来,把面前的这个自己抱进怀里。

他拥抱自己的过去,自己安慰自己,学着当年他娘哄他的时候那样轻轻拍着小孩子的后背。他知道自己入了鬼道后体温向来凉,有些担心能不能温暖怀里小小的身体。

他低声道:“对不起。”

他感到孩子的瑟缩与挣扎慢慢停止了,他感到怀里渐渐轻下去,最后他的双手环抱着自己。他轻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魏无羡又一次孤身一人,站在一片黑暗里。


05.

他看不到这片黑暗的尽头,他想起他的娘曾用粘着泥血的手最后一次摸他的脸颊,又用手把他的眼睛盖住时,也是这样一片黑:“阿婴……你要好好的……”

“对不起。”我没有能好好的,我没能成为一个好人。

魏无羡能看见那蜂拥而来的万千鬼魂,它们密集的像一堵墙,把他和仙门百家前来围剿的队伍隔开了。很快,它们要把他和阳世隔开了。

他尽力的越过这堵墙去寻找江澄,或者是蓝湛,乃至于所有熟悉的人的身影。

他尽力的不去想身上的疼痛,恶鬼的噬

咬让他想起小时候被恶狗追赶的日子。

魏无羡看见了江澄,他一身紫衣站在队伍最前边,他看见以前在云深不知处听学时比较要好的几个同窗。他尽力的忽略心里的酸涩。

直到最后一刻,魏无羡发现自己找不到蓝湛。他有些疑惑的想着:“蓝湛没来吗?”

那是他的最后一丝意识。


06.


谁人杀我?无人杀我。


07.忘羡糖

评论(25)
热度(154)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