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修) 将离第一

【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高能预警!#
#脑洞##假如穷奇道截杀成功#
#来啊互相伤害啊系列##HE#

#修改版#详细请戳

关于#如果穷奇道劫杀成功#脑洞的《譬如朝露》


将离第一


在灵宝阁买完东西,又憋不住向温宁炫耀了一番,魏无羡决定按打算好的去穷奇道看个究竟。想了想,他把收回袖中的小木盒又拿了出来,递给温宁:“你还是先超个近道回去吧,我担心离久了要出事。”温宁有些讶异,但还是顺从的接过了装有银铃的木盒:“公子,要是情况比较麻烦……”

魏无羡颇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就算那几个监工真变成了什么恶灵,我难道还会怕它?放心,肯定没事,有事也必定能很快解决,我就是挺好奇的。”说完,他又忍不住叮嘱温宁:“你小心点这盒子,回去当心伏魔洞的封印,我肯定在阿凌的满月礼前赶回去。还有,替我跟你姐姐多说点好话,我可不想一回去就被她骂。”

温宁急忙道:“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魏无羡无奈道:“记住了啊,把盒子保管好。”

温宁点点头,对手上的木盒更加小心翼翼了,又道:“公子,你小心一点。”

魏无羡不以为然,他笑着向温宁挥挥手,示意他尽早回去。


正午时分,魏无羡行至穷奇道。

初时,魏无羡并未发觉什么异常,穷奇道里极其平静安静,一点闹凶的迹象都没有,他甚至思量那个穷奇道死去监工作祟的说法就是个谣言了,心里有些微的不满,却又隐隐不安着。

他总觉得什么地方有问题,步伐也慢下来。

然而走到山谷中心之时,魏无羡突然想明白了那一点违和是什么。

这里太安静了。他甚至连平日里充斥在耳边的非人嘈杂都捕捉不到到一丝一毫。

魏无羡心中的不安达到了极点,但他刚掉头快走了几步,一支羽箭便从他鬓边擦过,斜斜扎入地面。

魏无羡转身,迎面对上率了三百来人来向他问罪的金子勋。


金子勋不依不饶的要求魏无羡解除恶咒,但魏无羡对金子勋中“千疮百孔”一事,在此前是丝毫不知,他明明白白的告诉金子勋这一事实,直言道:“不是我做的,我不认。”

金子勋却显然觉得他在抵赖,死活认定就是他下的恶咒,见让魏无羡主动解除恶咒是不可能的了,便决定直接动手,毕竟只要魏无羡死了,恶咒也能解。

魏无羡本想吹奏陈情应敌,尖锐的笛声响彻山谷,静候片刻,却没能招来任何邪祟。

金子勋露出了得意的笑,简直可以说的上是目露凶光的道:“魏无羡!这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葬身之地!穷奇道附近我早就叫人清干净了,你半个残魂都招不到!”

魏无羡定了定心神,心知金子勋并没有说谎,有些后悔怎么没把温宁留下,他慢慢把陈情放下,平静道:“是吗?”

金子勋只道他是垂死挣扎,冷笑着抬起了手:“放——”

他带来的人一一举起了弓,百来支羽箭对准了魏无羡。


“啊!!!!——”

金子勋本想说放箭,但才说了半个字,便觉身上一沉。然后一双冰凉的手攀上他的肩,又摸上他的喉咙,那一刹,一种彻骨的寒意顺着金子勋的脊梁骨爬上后脑勺,令他失声尖叫了起来。

金子勋尖叫完,感到抱住他的那双冷手正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喉咙,动作好似是对情人的爱抚,却令他头皮发麻。金子勋强忍住恐惧,斜眼瞥到一点红色,双腿不由得抖的更加厉害,不敢再转头。

一张铁青的面孔,却突然探到他面前。

用泛白的眼珠死死的盯住金子勋,面色铁青的女鬼一边伸出血红的舌头,舔舔自己雪白的牙齿,一边慢慢的,慢慢的扯出了一个森然的笑容。

金子勋带来的那三百人大部分已经把箭搭上了弓弦,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一些人乱了手脚,队列中顿时一片喧嚣嘈杂。

这时他们中有人看向魏无羡:“是夷陵老祖!是他搞的鬼!”

魏无羡是借着将陈情插回腰间的动作拉开的锁灵囊,此刻他从容不迫的点头道:“对,这回是我搞的鬼。如果不想我驱使女鬼把金子勋嚼的连骨头都不剩,”他挑了挑眉,,“你们就快滚——”

修士们面面相觑,依旧迟疑着。

金子勋又是愤恨,又是害怕,他没想到魏无羡竟然还能招到鬼物,最终,对死亡的恐惧压倒了一切,他不甘心的大声吼道:“听他的!后退!都后退!”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厉声喝道:“住手!魏无羡!”

金子轩穿着一身白色为底的金星雪浪袍,急急跃下山谷,岁华横过,缠住金子勋的女鬼凄厉的惨叫一声,窜回了魏无羡腰间的锁灵囊。

魏无羡看清来人,面沉如水:“金子轩!”

金子勋见女鬼被制服,这才松了一口气,当即对魏无羡破口大骂道:“果然是贼子,尽只会些歪门邪道!合该被千刀万剐,死无全尸!……”他刚才被女鬼吓到了,这时说话的底气还有些不足,但话语却十分恶毒。金子轩有些听不下去了,道:“子勋!”

魏无羡站在一旁,不知为何,骤然冷笑了一声。

金子勋正是一点就炸的时候,自然以为是对他的讥嘲,拔出灵剑,便欲向魏无羡攻去。金子轩拔剑阻拦,两剑相击,铿锵一声。

金子轩喝道:“子勋!冷静一点!此事还有回旋余地!”

金子勋已是又急又怒,道:“哪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我都这个样子了!”他掀开衣服,露出那片坑洞的胸膛来,饶是金子轩先前就知道了,也不由得觉得恶心,皱紧了眉头,赶紧叫金子勋把衣服放下来。

金子勋道:“子轩,你也不是没看见,魏无羡下恶咒在前,纵鬼物欲置我于死地在后!哪有什么回旋余地!我今日誓要杀他报仇!”

魏无羡听了这话,依旧冷笑道:“这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金子轩见他二人仍旧剑拔弩张,半点劝都不听,不由怒道:“你们都冷静冷静!子轩,恶咒未必是他下的!现在都跟我去金鳞台,老实对质一番,把事情说清楚!”

魏无羡:“金子勋身上的恶咒,不是我下的。”

金子轩:“去金鳞台对质,只要确实不是你做的,自然无事。”

魏无羡挑眉道:“我拒绝。”

金子勋骂道:“你他妈不识好歹!子轩,他分明心里有鬼!哪还有需要澄清的地方!”

金子轩怒道:“你也别说了!”

魏无羡嗤笑道:“有这百来号人在,谁知道我能不能活到上金鳞台理论的时候。”

金子轩一时间竟觉得听不懂他这话的意思,定了定神,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魏无羡冷厉道:“金子轩,你邀请我时,当真不知道他们要截杀我的计划?!”

金子轩愣了愣,反应过来魏无羡的质疑,当即勃然大怒:“你!——魏无羡!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魏无羡道:“当然知道。”

他把那句话又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金公子不是听不懂官话吧?”

金子轩更觉得他当真不可理喻,他本来就对魏无羡这个人没什么好感,看在江厌离的份上才有心帮帮他,此刻怒不可遏,吼道:“魏无羡!你怎么就不能稍微服一下软!你知不知道!这些天阿离她——”

他听到一声弓响。


斜里突然射出一支羽箭,越过金子轩,直射向魏无羡,箭尖、连带小半的箭身,都没入了他的胸口。

两人脸上都有一瞬间的空白。

一旁的金子勋也有片刻的愕然,但下一刻,他的内心便生出一种狂喜。他胸口剧烈起伏着,骤生的快意,令他脸上忍不住现出一个略显扭曲的笑容。

金子轩几乎是惊呆了,他根本是无意识的说出了后半句话:“……还等着你去参加阿凌的满月宴……”

他不知道自己说这话时连自言自语都够不上,声音太小了,魏无羡根本听不到的。


魏无羡在中箭的那一刹那突然又听到了熟悉的、非人的嘈杂,那些声音在他耳边好像惊涛骇浪一般,愈演愈烈,愈发激昂,几乎要将他拍翻在地。

魏无羡心想:“吵死了。”

他没有去看自己的胸口,摸索着探到了那只射入他心口的羽箭,尝试着慢慢把它拔出来。他触到胸前的衣服濡湿了一大片,还闻到铁锈一般的血气,但奇异的在拔箭时没有感到任何痛楚。

金子轩看着魏无羡仿佛保持着一种怔愣的神情,略微的皱着眉头,吃力的把箭从胸口拔出来,举起到面前——看不清似的,又往眼前凑了凑。

箭上还带着血丝,魏无羡胸前的伤口还在流血,大片的红色在他穿的那身白衣上慢慢的晕开,没有半点停止的意思,好像这人的血流不完——魏无羡面无表情的看了那只箭一阵,然后突然用力。箭被握断成两截,又被扔到地上。

魏无羡不清楚自己手上有没有扎到木刺,但是在这亭午时分,青天白日,他觉得浑身发冷。寒意不知从何而来,像蛇一样盘上他的四肢,爬进了他的骨头里。


金子轩惊魂未定,双脚好像扎根在原地,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但身体却一动不动。他猜想着那箭可能没有射中要害,可能射偏了,只是看起来比较糟糕,血流的比较多而已,那就好,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嗓子好像被什么死死的掐住,发不出一个音。

然后他看见,魏无羡的嘴角溢出一点血。

魏无羡用袖子把要淌下来的血抹掉,一抹,白色的袖子上就搓开一片艳红,可更多的血还堵在嗓子眼里,怎么擦也擦不完。最后,他用手捂住嘴,不住的呛咳着,血从指缝里漏出来,悄然无声的滴到地上。

那一箭相当准。射中的是魏无羡的心脉。

金子轩与魏无羡的目光不期而遇,他的手指抽搐似的动了动——魏无羡的双眼,像是两潭幽然的死水,教人看着头皮发麻。


金子轩实在不愿再与他对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猛的扭过头,竟看见人群前面的一个修士居然还维持着放箭的姿势,脸上表情似是迷茫,但更多的是惊喜。

金子轩喘起粗气,他突然猛的扑过去,提起那人的领子怒吼道:“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放箭!谁命令你这么做的!!”

那人被金子轩的反应吓到了,但竟也不服输,大声道:“金公子,配合金子勋公子,杀了夷陵老祖,这是宗主的命令啊!”

金子轩怒瞪着那个修士,原本的怒意,却渐渐被莫名的惶然所覆盖,又转为一种深深的悲哀。


那边的魏无羡已经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

金子勋见状,得意忘形,哈哈大笑起来,上前几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魏无羡,道:“魏无羡,你看看你,恶有恶报!活该如此!”

而魏无羡只冷冷的看着他。

金子勋被魏无羡的这种反应激怒了,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如此还不解气,一脚踩在魏无羡的手上,甚而用鞋跟在他手指上用力碾了碾。

魏无羡忍着疼痛,他脑海里全是鬼物的嘈杂叫嚷,意识昏沉间,心中有滔天的恨火:“你以为你在作贱谁?!”

可他真的没力气说话了。

他只有勉力睁开眼,死死的盯住金子勋。

金子勋更怒,又在他身上踹了一脚。


此时金子轩转过头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他急急的冲过去,用了最大的力气,把金子勋拖开,当即去探魏无羡的鼻息。

微弱的几乎感受不到。

金子轩这么个矜傲的世家公子,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衣摆都脏了。

他看着魏无羡瞳孔涣散的眼睛,平生第一次生出一种无力与歉疚,他用手捂住脸,嗫嚅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阿离真的很盼着你去参加满月宴的,我本来想……”想让她高高兴兴的。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是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世事无常,人命竟是贱如草芥,又如朝露,倏忽即逝。


魏无羡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耳边那些非人的嘈杂好像在他周围织出一个厚实的茧子,茧里又冷又黑,四周纷杂的叫骂尖喊几乎要将他淹没,吵的他元神震荡。

他在黑暗中依稀听到金子轩的话,不知从哪里又找到一点力气,终于开始为自己感到一点委屈。

他没法去参加金凌的满月宴了。

他就要死了。


金子轩终于鼓气勇气挪开手,去看向满身尘土鲜血的魏无羡——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魏无羡的脸颊上,刚巧滑下一滴泪水,掉到地上,很快就不见了。

他的眼睛木然的睁着,好像还在看着什么地方。但眼神已经干枯了。


后文:故里第二

评论
热度(157)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