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修 故里第二2

【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高能预警!#
#脑洞##假如穷奇道截杀成功#
#来啊互相伤害啊系列##HE#

#修改版#详细请戳

关于#如果穷奇道劫杀成功#脑洞的《譬如朝露》


前文:将离第一 

          故里第二


故里第二2

是夜,乱葬岗上空依然笼罩着经年不变的邪云,山下还可见到的月朗星稀,到这里只剩下一片不详的昏黑。
“哇哇——哇哇——哇……”
江澄被枯树上一只乌鸦沙哑的叫声吵得心烦,一道剑气直冲着它而去,那只乌鸦瞬间就从树上一头栽下,砸在地上。江澄这才注意到它带着隐隐血光的眼睛,他用三毒拨弄了一下它歪斜的脑袋,看着这只鸟嘴里的齿喙,还有从伤口处流淌出来的,污浊的极红近黑的血,嫌恶的“啧”了一声,暗道这乱葬岗上果然到处都是这种脏东西。
从怀里掏出帕子细细擦过三毒上沾上的污血,江澄随手将帕子丢开,望着黑洞洞的夜里远处那唯一一点火光,眉头紧拧到一起。

鸟骨,兽骨——甚至人骨。夷陵乱葬岗埋骨之地的名号当真是实打实的用尸骨堆出来的。江澄几乎每走一步都能踩到半埋在泥土中的骨头,这让他不由得又思索了一下魏无羡到底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忍下去的。
其实走前山就不会有那么多乌七八糟的,毕竟被魏无羡和慕名而来的各方人士折腾的差不多了。但魏无羡死后,肯定有别家派出眼线在乱葬岗一带探听消息。要知道,那乱葬岗上可不仅有那群老弱病残的温氏余孽,魏无羡是谁?大名鼎鼎的夷陵老祖,魔道祖师!哪怕那些平日里自喻名门正派的人士再是鄙弃夷陵老祖的品德,唾弃他的恶行,却不能不对出自他手的那些符篆、法器,乃至手稿心动。在利益面前,又有多少人能做得正真的正人君子呢?好处终归是好处,拿到手就是你的,而名声,只要做的隐秘一些,再配上正义凛然的理由,那名声就不会有损,要是操作得当,还可更上一层楼。
金子勋两天前堂而皇之带了那么多人去穷奇道截杀魏无羡,天大的动静,金家还没有半分掩饰,也就是金子轩被故意蒙在鼓里,魏无羡过于骄傲才没能觉察。其他家族的人既然早就知道,自然默不作声的等着看后续的情况好伺机而动。就等着金家吃个大亏,或者夷陵老祖受那么些伤,好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是没人想到竟叫他成功了,金家又大肆宣扬,这怎么不让人心焦?正在玄门百家推选仙督的节骨眼上,金家多了杀死夷陵老祖这一功绩,那必然多了许多胜算。
既然这处的好处捞不着,失了魏无羡的乱葬岗,总能去碰一碰的吧?便早早做打算,派了耳目来探那岗上的情况。
江澄是云梦江氏的宗主,又与魏无羡有曾经的同门之谊,要是他出现在夷陵的事被人知晓,必然会惹来许多麻烦。江澄不过是想做件并不难办的小小善事,犯不着用整个江氏的名声去犯险,因而他这回换下了云梦江氏的家袍,只一身常服,孤身前来。
绕远路到后山也是因为那处人迹罕至,杂草栾树丛生,有点脑子都知道不好走,又是乱葬岗,难保没有什么邪祟,便更没有人来。江澄也是陪待嫁的阿姐去找魏无羡那次,两人边喝汤边不冷不热的说话时才得知他被烦的在后山辟了条小道。
其实那时离现在也不过一年多,江澄心想。
世事难料,可见一斑。

离那处微弱的亮光越近,江澄越是能听清那座歪扭小屋中传出的老妇人的低语和孩童隐约的啜泣声,间或有女子僵硬且并不熟练的安慰。眉头不由皱的越发紧,他是想到之前那一次到这破地方来,被那个脏兮兮的小屁孩抓住下摆的事情了。
江澄在屋门前停住,看了看其他几座屋子里都没亮灯,大概都睡着,于是只能在这扇木门上把握着力道敲了敲——他面前这扇门着实是破烂,恐怕再稍微多用点力气都能倒了。
门内那道苍老的声音陡然消失,只剩小孩的低泣。
良久,里头那个安慰孩子都不会安慰的女人才开口:“魏无羡?”
江澄一时竟不知该不该开口。
那女人似乎也不用他回应,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你那么晚还来做什么?吓人?在外头呆了那么多天,还是赶紧回伏魔洞睡你的觉去。明早你最好赶紧补一补血池上的阵法,阿宁说他回来后不久发现阵法松懈了很多。”
江澄想:“魏无羡那破阵法以血为媒,现在他死了,阵法当然松懈了。”又想,“说话的女人声音有些熟悉,是叫——温情吧?”
温情见他还站在门外,又似乎是孩童不再哭闹,却硬要下床,她语气更加强硬了些,道:“阿苑,睡你的觉去,明早再找他玩不行吗?”说着走过来开门。
可门只打开一个缝隙,她的动作便僵住了:“……江宗主?”
江澄没答话,他从门缝里就可以看见屋内的简陋,除了张床便没什么了——假若那个树桩能算椅子的话,那便是椅子吧。而面前这个女子荆钗布裙,全然不是当年温氏举办的清谈会上所见的锦衣华服,面露惊愕;里头一老一小一对婆孙,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婆婆还在哄逗着温苑。
何止是他们呢,这五十多个温家人,哪个知道山下的事?
只在这个瞬间,江澄改变了那件小小善事的具体实施方法,但首先——他硬邦邦的道:“魏无羡死了。”
既然魏无羡要护着这群温家人,甚至判出江家,那么他因为这个死了也活该。只是这些人必须知道他因何而死,也必须要到他尸体前给他磕头烧香!只因为这个,他们也得活着。

江澄不再想了,在旁人眼里,便是他思索了片刻,坦然道:“温氏余孽,现在均是我云梦江氏的家仆,并非门生,各位可不要误会——”
“我江氏与温氏有灭门之仇!若是不让温氏余孽为我江家鞍前马后,在我江氏子孙面前卑躬屈膝,不可解我心头之恨!”
那一瞬江澄爆发出来的恨意十足十的真,他这理由确实光明正大,金光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貌似委婉的道:“江宗主,夷陵老祖坐下那鬼将军……”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江澄打断:“我要那邪物何用?!”
聂家的长老微微挺起身来:“这么说,鬼将军不在江家了?”
“不在,”江澄冷声道,“他还在乱葬岗,任君处置,只是要和阴虎符一并有个清晰明了的交待才好。”
蓝曦臣道:“应当如此。”

于是这事便并不是很圆满的告一段落了。
正当江澄以为终于可以清净片刻,一直没多大动静的蓝忘机却在与其兄长交流几句后走上前来了。
“怎么?含光君对温氏余孽的处理有所不满?”江澄挑起眉,他因为当年魏无羡搭救蓝忘机却害惨了江家的事一直没能放下,现在魏无羡死了,他对魏无羡暗暗的怨恨已经淡去不少,对蓝忘机的不满倒是一直如此,语气也不太好。
蓝忘机道:“……魏无羡……”不知是不是江澄错觉,蓝忘机的声音有些干涩。
江澄最近一直因为魏无羡的事烦心,他又十分清楚魏无羡与蓝忘机的不对付,一时间觉得蓝忘机可能是来幸灾乐祸的,于是更为不耐烦了:“啊。他死了,你们不就是为这事来?”
蓝忘机有片刻的沉默,他的脸色一贯是莹白的,现在却是苍白的:“……不是的,”他仿佛下定了决心,道,“我愿问灵一试,寻得魏婴的魂魄。”




给小姐姐们的话:让大家久等啦,很抱歉,这学期上学后就一直处在写作业和咸鱼两种状态中。我也是憋坏了QAQ不过好处是写起来仿佛更顺手了一些哎!但是时间隔的长了些,和上文连接的不是很紧密……
短小的一章,不成敬意。因为时间晚了,iPad又不好用,链接什么只能明天再说了。匆匆忙忙的也没怎么检查,如果看到错别字一定要告诉我哦。

 爱你们的珂




评论(9)
热度(124)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