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修 故里第二3


【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高能预警!#
#脑洞##假如穷奇道截杀成功#
#来啊互相伤害啊系列##HE#

#修改版#详细请戳

关于#如果穷奇道劫杀成功#脑洞的《譬如朝露》


前文:将离第一 

          故里第二  故里第二2


 故里第二3


这大概是魏无羡除了逃命和去追江澄那次之外跑的最快的一次。 
他一路狂奔,思绪一片空白,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来到江氏祠堂前的。到了也未停下,直接冲了进去,扑跪在江眠枫和虞夫人的牌位前。 
江氏祖祖辈辈的牌位都在这里,对着它们,魏无羡只觉得像有成千双的眼睛威严的看着他,目光如芒在背,几乎让他觉得自己被烈焰焚身。 
而他身边不远处,就是自己的棺材。 魏无羡对这有着微妙的感应和恐惧。他也害怕死亡。

他开始后悔自己鼓起勇气去议事厅听墙角,更后悔跟着蓝忘机两人进了莲花坞的大门。 
如果不是又见莲花坞的故景,他就不会感到难过;如果他没有听到江澄的话,他就不会感到痛苦。依旧是故时景故时人,却真的回不到过去了。


魏无羡跪在江眠枫夫妇的牌位前跪了很久,才重重的磕了几个头,却不敢抬头看。 
“对不起,江叔叔,虞夫人。”他低声道,“很久没回来看你们。” 
“我没能做到你们嘱托我的事。”我没能一直护着江澄。
“江澄因为我把剩下那些温家人接到云梦了。我从来没想过他会那么做,他这样很容易被人泼脏水。报恩是我该去做的,不该是他。”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无人回应。只有那万千牌位,沉默的注视着这位后辈。

魏无羡当然清楚知道,江叔叔与虞夫人都入土为安了,他们当然不会在这里。但他宁愿他们在这儿,打他骂他都好,能稍稍缓解他满心的愧疚与不安。 但他同时也知道,其实他们在和不在又都没有区别,因为这不是小时候了,一个剑招久练不得精髓,让江叔叔指导一下就能想通。

总有一些事,只能独自一人面对。

江家的祠堂愿意接纳他,却不会有任何人来迎接他。 

一阵寂静。 
魏无羡盯着膝下青石板许久,终是抬手,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

就在这时,他竟然听见细碎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太轻太小,甚至不像是女子的。魏无羡警觉的抬头望去,不由瞪大了眼睛。他看见一个小孩子,分外瑟缩的溜进了祠堂——是温苑。 


魏无羡还未等商讨结束便落荒而逃,并没能看到后来的事。

 
此时的江澄是真的愣住了,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上下扫视了蓝忘机一番,突然嗤笑出声:“蓝二,魏无羡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句话略显没头没尾,却也是江澄从会谈开始到结束最想冲出口的。

魏无羡都他妈已经死了,你们干什么还揪着他不放? 
 
蓝忘机没有听懂他的言外之意,只脸色因为江澄这句话更加不好了。 
魏婴当然死了,不然呢? 
如果说蓝忘机在夜猎途中听得此事时只觉得这次不过又是一段恶毒的流言,回到云深后听兄长所言心中尚存一线希望,跟随至江氏见到江澄的反应,那便连那最后一星半点的希冀都被掐灭了。 
但他总是想做些什么,再给自己挽回来一点盼头,或是让自己彻底死心。 
魏婴的魂魄既然不在尸身上,按他手段,那便有七八成可能尚流离于人世。在偌大的尘世间,他一抹孤魂会去哪里呢?可以去哪里呢?人死之后,最大的愿望不过肉身安葬,魂归故里。蓝忘机知道,魏无羡的故里,必然是云梦江氏。 
其实这次会谈本来只需蓝曦臣一人前来,但蓝忘机却请求与他一同前往江家,一是为了确认魏无羡的生死,二是为了哪怕确认了他死讯,还可以试着找一找他的魂魄。 
虽说六道轮回之说在玄门中早是被嗤之以鼻的,要是人的魂魄可以轮回,那为什么那么多善终者的魂魄仍与肉身一同沉睡?这世上如此多的鬼物又是如何而来?蓝忘机亦深知这点,但他却想,若将魂魄静养,百年后或可重归于世也未可知。 
蓝忘机也想过,魏婴那般性子,肯在哪里好好呆着?说什么静养,找不找得到,找到后他领不领情还是个未知数。可他还是愿意尽自己最大所能一试。 
说白了,他想再见魏无羡一面。 

哪怕一面都好啊。
 
几句话下来,蓝忘机言语淡淡,却是毫无退缩之意。江澄见蓝忘机还是固执的不愿放弃,憋了半天的火气终于又一次爆发,他破口骂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啊蓝二!你和魏无羡什么破交情我还不知道!装什么好心!” 
这回换蓝忘机愣住了。 
江澄并未就此打住:“问灵?哈?帮我找魏无羡的魂魄?鬼才相信你这理由!我说了,魏无羡已经死了!你们蓝家就是再看不惯他生前的行事作风,再怎么愿意与他势不两立,也不至于要让他神魂俱灭吧!”他顿了顿,“还是说,君子端方的蓝氏,也终于忍不住要咬一口香饽饽了?!” 
“江宗主!”蓝曦臣本来站在门外,毕竟是弟弟要求与江澄独谈,此刻终于听不下去了,转进门来,开口打断,“我蓝家,从未有如此想法。”见江澄一副怒气未消的模样,他又道,“关于魏公子的死,金家对外的说辞是他们本来打算好言相劝,魏公子却好像有先行下手的趋势,争执之下,一位修士便放了箭。” 
江澄冷笑起来:“这我都知道。蓝宗主,您是没听见您那位义弟所言吗?” 
出乎他意料的,蓝曦臣闭了闭眼,并未反驳,只是叹息道:“阿瑶他,也是迫不得已……罢了,只是江宗主定然对此事存疑。” 
江澄刚想嘲讽几句蓝宗主重情义,对义兄弟也是那般维护,却听蓝曦臣低叹道:“我亦是。”让他很是惊诧。

蓝曦臣很快敛起情绪,道,“若是魏公子先动手,那么金家便是占了理的,再怎么争也争不出个结果。但若能证明魏公子是无辜的,金氏便是再理直气壮,气焰也要消下去两分。现在阴虎符的下落也是个问题。要能问问魏公子本人,就最好不过。” 
江澄沉默了一阵,道:“阴虎符有八九成可能在金家手中。” 
蓝曦臣见他如此肯定,暗自心惊,道:“怎么说?”
江澄继续道:“我早就问过温宁,他说魏无羡自从将阴虎符一分为二,便一直随身携带,”他讥嘲一笑,“他自己弄出那玩意儿,却毁不掉,还没地方放。” 
可随魏无羡尸身返还的,就只有他那柄鬼笛陈情。 
蓝曦臣道:“可是江宗主,这般大事,你为什么不早说?” 
江澄淡淡道:“忘了。”哪是忘了,是气昏了头。 
蓝曦臣更加用力的叹了一口气:“江宗主!” 
蓝忘机也微微皱眉。
“说了也没什么用,不是吗?”江澄意兴阑珊,“他金家既然敢私藏阴虎符,便会抵死不认,我从鬼将军那里掏出来的话,哪有什么可性度。” 
蓝曦臣默然。 
江澄却已经想明白,他要给魏无羡讨回公道,或者逼金家交出阴虎符,便必须手握证据。于是他看向蓝忘机道:“魏无羡的尸体还停在我江家的祠堂。” 
“我同意你去问灵。” 


蓝忘机一愣,郑重道:“我必尽力。”这话是对他自己说的。 

 
在去江氏祠堂的路上,蓝忘机总是不由得想起魏无羡的笑脸,越是向前一步,越是觉得心慌。他无法想象魏无羡的死状,不能想象若是那张明俊的脸上失去灿烂的笑,变得青白死寂会是怎么样。哪怕是最后一面不欢而散的时候,对着魏无羡冷厉的表情,也好过将要面对的这一切, 
蓝忘机见过许多死亡,但他依然害怕着见到魏无羡的死亡。他曾问过许多亡魂,这一回,确是要求问魏无羡的魂魄了。 
 
江澄亲自在前面带路,临到祠堂前,突然怒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蓝忘机循着他的目光望去,竟是个小孩子——是他所见过的温苑。 
 
 
 
 
给亲爱的小姐姐们:这章写的好烂QAQ晚上写头昏脑胀的,有点急,可能有错别字,可是好困了,明天还得早起,来不及细看了……之后有时间会稍微修改下,有什么好的意见拜托一定要提出来!真的,拜托了!链接什么的又得等明天了…… ——超困脑子不好使了的珂 

ps:修改完成QWQ稍微,好一点了,吧……
 
 
 
 
 
 
 

评论(46)
热度(151)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