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7:00】【花怜七夕24H】乡间小令

组织在这里@鹊_花怜七夕  (′▽`〃) 

原著向,花怜乡村爱情故事(不是 

故事里的日子不是七夕。牛郎织女一期一会,而我希望花了八百年才奔向彼此的他们,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在一起度过。

祝花城主和殿下七夕快乐!也祝亲爱的火龙果们七夕快乐!


【7:00】【花怜七夕24H】乡间小令


  平神官终于看见仙乐太子时,其人正站在田埂旁,拿着一只竹筒在喝水。

  要不是给他指路的凡人很肯定地说“谢道长”就在这边菩荠村帮忙做农活,仙乐太子人长得又出挑,和一路上遇见那些粗糙的农家汉子大不相...

【天官赐福】【花城】【花怜】玉料(修改版)

花城主筹建千灯观时的一段往事。

已改。


一潭死水,是浓稠到令人窒息的夜。

却有两个蒙面人,身着黑衣,借这片厚重的阴影将自己隐藏在一条小路旁的灌木丛后。

本来诸事平静,夜也更深,两人都有些倦意。只是传闻中那趟押了满车白玉的镖必将经过此处。对钱财的欲望让他们的心时刻焦灼着,一刻不见那满车的白玉,便一刻不愿松懈。

“哎呀我的娘哎!!”其中一人突生异状,本就蹲的腿麻,一挪动,狼狈地摔在了地上,手中的大刀也甩到一边。

他的同伴本来正屏气凝神,盯着灌木前的小路,闻声惊出一身冷汗,一把捂住他的嘴,压低了声音怒道:“你鬼吼鬼叫个什么!”

“有,有东西在上头……”颤颤巍巍地说着,他僵硬地指...

【天官赐福】【长评】不再孤单


谢怜在人间这八百年,应该真的是十分孤独了。纵然人间熙熙攘攘,他却是“好多年没人听我说话了”。想来,他那些年月遇见的人虽多,却难有长谈的机会,更无深交的缘分,都是一擦肩。看谢怜从头至尾都未回忆过八百年间有过什么好友,甚至连相处的比较长久的同伴都没有,大概可以窥见他独自一人的光阴。几乎要流淌成一条望不见尽头的河。
八百年,都够多少王朝辉煌又灰败。连替代了仙乐的永安也衰落了,再被替代。
谢怜的性格很好,而且也不是理念有偏差就交不成朋友的人。所以对他带给我的这种莫名的孤独感,一开始真的不明白。长时间怀疑自己理解有偏差,现在还有模糊的不确定感。但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感想都说出来好了。
对被保有不死之身的谢怜来说,...

【天官赐福】【花怜】结尾

就,新番外的那个结尾,本来是想续写一个很短的小故事的,就和墨香差不多的那种。但是我发觉,我不会写!绝望!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英俊年少的太子殿下在深山里修行,有一天夜里,他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这位客人穿着一身白衣,脸上则戴着一副面具,这副面具一半是笑脸,一半是哭脸,显得有些诡异。太子殿下感到有些奇怪,但没有害怕,而是欣然接待了他。
'你的国家在哪里?'客人问道。
太子打开窗,让客人往外看,并且告诉他,穿过茂密的树林,越过座座山峦,有大片明亮的灯火,和许许多多幸福安康的百姓。
'这就是我的国家。它很富强,必能延绵千年!'太子骄傲道。
'我想看看你的那些剑。'客人要求道。
太子殿下有几百把名贵的宝剑,他很...

【天官赐福】【花怜】【糖】秋千

在谢怜不知道的时候,千灯观的庭院里竟被栽上了几棵红花树。等他察觉到,正当花时,花树的枝叶间疏疏密密地缀着红色,再过几日,想必妆容更盛。
风吹过,有花瓣飘落,纷纷扬扬的一场红雨。莫名缠绵。但配上宏伟辉煌的宫观,倒也很相宜。
他尚且惊讶着,花城却侧身,拈下落在他发上的一片花瓣,双手背起,仿佛漫不经心地道:“看哥哥在太苍山种了这么些花树,应该是喜欢,就叫人移过来了。”
谢怜看他。血雨探花面上倒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不过么——略略低头,虽然从这个角度看不见,但大概可以猜到,他一只修长的手是在背后死命地搓揉那片被取下的花瓣。
神情是淡淡的,一只眼睛,却微微发着期冀的光。
心意相通那么久,谢怜要还不懂他的意思,那真...

大花和(伪)17岁的太子怜。没头没脑,就是一点汽车尾气。答应我,看到什么都要保持冷静。 不许殴打司机!

如何讨好红衣鬼王

如何讨好红衣鬼王 

修改版

过了一星期回家一看,一开始写得果然还是太粗糙,以至于有人误会了。很焦躁,不能不改啊。这回脉络应该清晰多了。添了一点花怜。


“那红衣的鬼王,本事有多大,脾气就有多大。”说书人把惊堂木就那方桌上一拍,桌上粗瓷杯便一跳。

看下面的听众都打起精神,连那妇人怀中的小儿都将眼睛瞪得溜圆,角落里正吃着饭的两位客人也似乎也被吸引。他这才满意了,缓缓道:“诸位大抵都知道,那位阁下坐拥鬼市,富可敌国,甚至连天庭众神官都不定比他富有。”

“是这样的。是这样。”哪怕先前不知道,也附和着点头。

“因此,只是奉上重金,就想赢得鬼王相助,不如做梦。”

“那该怎么办呢?...

“那白衣人一语不发,在战场上漫步。凄风猎猎,脚下每一步都踏着战死者的尸骨。”
谁也不知那些惨白的骨头,被血肉覆盖着的时候长成什么样子,死去时又是何等姿态。到处是腐烂了一半的羽箭,断了残破了钝了的兵器,这些,是夺了他们性命的东西。
白衣人走在这片尸横累累之上,却是无动于衷,只有脸上的面具代替他既哭且笑。
老道士不禁又后退几步,这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得不对劲。
原来这白衣人,脚下竟是轻飘飘的,也不知是哪门子的邪门功夫,在一片狼籍之上,依然如履平——地???!
白衣人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可能是哪把不长眼的废刃吧,他摔倒了。
老道士:……
在后台等着出场的黑衣花:……殿下??!你没事吧殿下?...

【天官赐福】【花怜】

对第236章后续的脑洞。有刀预警。梗是微博@花雨犹怜的,我对不起她,没能刀到最后。

当那一抹红影飘摇而下时,谢怜如释重负后刚展开的笑容尚未来得及收起。只是一瞬,就唯余长剑穿身的影子还烙在他眼瞳。
白无相仍拿着那把不知从哪儿来的剑,施施然站在通天桥的尽头。谢怜的目光顺着剑身艰难地移到剑尖。鬼应该是没有血的。可不知是否是谢怜的错觉,那寒芒上淬着一点刺眼的血腥。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歪歪扭扭地转向通天桥的边沿,颤巍巍趴在桥沿向下望去。他俯身太过,桥身太窄,要不是风信反应及时,拎住他后领把他拉住,可能就这么栽下去了。
岩浆里怨气冲天的魂灵,此刻正欢呼雀跃,掀起了滔天炎浪,险险只燎焦谢怜的一缕发丝。
那些银蝶却似隐...

抢红包

大年三十的晚上,天官电视台正在放春晚,花城和谢怜同披着一条被子挤在一起,花城的手臂紧搂着谢怜的腰。
电视里正在放着一段相声,而谢怜正在狂戳手机屏幕,用他的话来说,“运气差到地心的人也是有梦想的!”
花城也没在看电视,一直盯着谢怜看,看他努力了半天,手指都快戳到抽筋,却连个奖券都没捞到,终于忍不住道:“哥哥,我来吧。别累着自己。”
谢怜看看还剩几百份的奖品,丧气地把手机给了他,花城漫不经心地点点,又漫不经心道:“哥哥,一份金箔。”
谢怜道:“……三郎。这个,是这一轮的最高奖。”

微博搬运,一个没赶上整点的激情码段。祝道友们,过年好!!

1 | 4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