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第236章 记仙乐三傻的闺蜜情

风信和慕情对花城的感观那么快就从“想拱皇家白菜的猪”到“殿下的心上人”这个转变吧,我觉得还是值得说道说道的。
且容我胡言乱语一番。
个人认为有重合的部分也有不一样的心态。
首先相同点。现在的这个情况很危急。上天庭的帝君是超可怕的邪恶大反派哎!而血雨探花的实力是不可小觑的,是可以把神官们吊打的。他帮助谢怜救下上天庭的众神官,又帮着打白无相,已经拉了不少认同感。
除了认同感,别忘了风信和慕情还是被记仇的花城主用特大号字体记在小本本上的,虽然约战的时候双双逃过一劫,但后面中元节遇见远远地打过几场,对铺天盖地的蝶阵心有余悸。也就是说对花城一开始就很忌惮。这点从与君山谢怜说自己遇到死灵蝶后两人的反应同样可以看出。也难怪万神窟里发现花城就是当年那个小可怜都挺震惊的。前后反差太大了。忌惮成这样还能第一时间拉着谢怜跑怕他遭了花城的毒手,真的挺好的。
不过谢怜那时的关注点就不在这个反差上,注意力光集中在花城的宝贝日记和花城喜欢他还喜欢了很久这个点上了。
皇家白菜自己要给小花猪拱,他不讲道理的!
然后是不同点。
先慕情,这位之前刚鼓起勇气说了点心里话,很不容易,给他热烈的掌声。
从这章他的表现看,玄真将军今天依然非常理智。
和风信尽力安抚谢怜不同,他就是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当下最坏的可能性——花城掉进岩浆里了。成了火锅里的一味菜。
我相信就和他自己说的一样,他不是故意吓谢怜,更不是刻意说些不好听的。他选择了自己认为对的方案,即把最糟糕的情况先摆在谢怜面前,不必让他心存侥幸,这样哪怕真的就是最坏的那个结果,也好歹有个心理准备。后来也是他第一时间指出漫天银粉是死灵蝶的碎片,花城和什么人来了一场恶战。
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因为他问了那句:“殿下,你真的很喜欢他啊?”后,谢怜的反应赤裸裸地展现出了他对花城的爱意。他是就“啊”了几声,但他的神态简直在说:“是的。我非常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
慕情于是给他打预防针了。他心里想的大概是:“这人到时候别太难过啊。”
他对花城是忌惮的,花城对他来说是个不友好的存在,但是谢怜很明显地喜欢花城,花城则对谢怜一往情深——这不就成了嘛!之前他极力劝阻谢怜不要听信花狐狸的话,可能有点怕两个人好上了花城更要拿他开刀。但现在确定谢怜没有记恨他,也绝不会允许花城胡来,有他管着血雨探花自己反而没危险。那还理那么多干什么!最要紧的不是别让谢怜摔个狗吃屎吗?
慕情,是真的想和谢怜做朋友了。
再说风信,他的选择是小心翼翼不去戳谢怜痛处。
想想他经历了什么吧。慕情被老父亲拎走了,他就呆那儿听花城和谢怜聊“不要拿剑戳自己,一点不好笑”的话题,整个人都迷茫了;谢怜去救慕情了,他猝不及防听到花城说了句“谢怜听到了不知道会怎样”的情话。他对花城和谢怜之间的情感感悟得比慕情要深得多。对花城的认同感也更多。所以他还说了“他可是血雨探花!”这种话。既是安慰谢怜,也是他接受了花城作为谢怜心上人的一种体现。
还有最重要的,他在万神窟里曾说过:“你……你放过太子殿下吧,他已经很惨了!……”这固然是为了让花城别对谢怜下手,未尝也不是他的真心话“太子殿下已经很惨了”。也就是说,他会认为,太子殿下好不容易爱上个什么人,要是花城魂飞魄散了,那谢怜会怎么样啊?这会儿都已经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了。
总结一下。花城能那么快被这两个人接受,既有老父亲作乱的背景为支撑,也是因为风信和慕情是愿意看到谢怜好的。
这两个人啊。

评论(21)
热度(204)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