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此间第三(此为旧版)

【魔道祖师】【忘羡】譬如朝露


#高能预警!#

#脑洞##假如穷奇道截杀成功#

#来啊互相伤害啊系列##HE#



前文:将离第一

           故里第二

          故里第二2


此间第三


莲花坞大门口,江澄背着手对即将离开的蓝忘机道:“……不管怎样,还是多谢了,含光君。”他这话说的真心实意,连平日里口吻中常带的讥讽都没有,只透出浓浓的疲惫。

魏无羡在一旁光明正大的看他二人说话。因为难得见江澄向人道谢,颇觉感慨,啧啧几声:“江澄这家伙……”

他到底是很勉强的笑了。

蓝忘机道:“三日后……江宗主准备如何?”

江澄愣了愣,骤然冷笑道:“魏无羡留下的烂摊子——”

蓝忘机没再说什么,垂下眼帘,背着七弦俱断的忘机琴,告辞离开了。

江澄留在原地,见蓝忘机走远了,这才嗤笑一声:“我他妈都给他收拾过多少破事了……死了也不让人消停。”

他转身,入了莲花坞。

在蓝忘机要离开莲花坞的时候,魏无羡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犹豫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他离开时特意看了一眼,莲花坞的大门两侧,确然是空空荡荡的。


但魏无羡现在觉得头疼了。

他以为蓝忘机会径直回姑苏,还担心他一旦御剑,自己这个半生不熟的鬼该追不上他了,未料蓝忘机竟在莲花坞附近徘徊了许久。漫无目的,神色恍惚。

魏无羡对莲花坞附近的景色是烂熟于心,不免觉得无聊了些,又因故景于前,恍若入梦,勾起了心底那丝不甘,十分烦躁。他想再去逗逗蓝湛,但仔细思索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却觉得自己不该再去欺负他了。

魏无羡踌躇了许久,最终吊在了那抹雪白的背影后,不远不近。

他也觉得这与他平日作风大相径庭,暗暗对自己道:“……蓝湛好歹也算是帮了江澄一把,就不去招惹他了。”他将这句话左右对自己重复了好几遍,这才安下心来。

蓝忘机主张仙门百家共同商议他留下来那些玩意儿的处置方案,的确是十分公平公正,但只要是各怀心思的人都到了,尤其还有个嫉恶如仇的赤锋尊,金家就很难将阴虎符留下了。

阴虎符,是一定不能留在这世上的,必须销毁。

魏无羡敢肯定,江澄不论是出于私怨还是道义,也就是想把阴虎符毁去。

不得不说,蓝忘机无形中帮了自己和江澄一个大忙。

魏无羡心想:“哎,这么一想,还真是觉得对他挺抱歉的,以前我总是惹他生气来着,虽然看他情绪变化挺有意思的哈哈——”他笑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魏无羡突然想到,玄武洞中,蓝忘机曾说,他讨厌他。

其实也对,蓝忘机这么端方雅正的人,看的惯他才怪。以前那些好意的提醒,包括今天的事,都只是他按照本性会做的罢了。

那才是作为仙门名士的,蓝家二公子蓝忘机会做的事。

是他太自作多情。

但一想到那曲问灵,魏无羡就忍不住去看蓝忘机——那人一身白衣,寂寥安静的模样,站在这个窜满枯荷,绿意寥寥的渡口,不知在想什么。

魏无羡飘飘悠悠的踱到蓝忘机身旁,轻轻吁出一口气,斜眼看着他面庞的轮廓。

既然蓝湛会主动提出问灵,兴许也不是那么讨厌他吧。

这么一想,魏无羡又雀跃起来了,直接往地上一坐,微微抬头就可以看到蓝忘机飘荡的抹额。一丛枯芦乱荷摇曳的影子透过魏无羡落在地上,就跟他本身的影子似的。蓝忘机脚下的影子随日头渐西变得轻薄修长了许多,偷偷的转移着位置,最后与那丛影子,悄然无声的覆盖在一起。

蓝忘机真的在那个无人问津的渡口站了很久才离开,他到莲花坞时尚是午后,此时却已夕阳斜照。有渔火过早的点起,落上水面只如晚霞的一抹。魏无羡难得能耐下性子不去乱跑,随蓝忘机在这块僻静的小地方呆着,但当披了白衣的石像终于移动了身形,他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也不费力气去纠结蓝忘机站那久,腿竟然没抽筋的问题了,一骨碌就跳了起来,厚着脸皮跟蓝忘机与肩并着肩,飘飘悠悠的就离开了。


蓝忘机进了云梦街边一家酒肆,随意选了处座位。魏无羡见他挑的是一张空桌,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他对面,本来还打算把腿翘到桌子上,但看见对面那人端端正正的坐姿。顿了一下,就乖乖学着蓝忘机的样子,把背挺直了。

魏无羡坐在蓝忘机对面,整个鬼都是仪态端正,装模作样的。没人看的见他,他自己也能找乐子,学蓝忘机仪态端庄的坐了一会儿,噗嗤一声就被自个儿的蠢样逗笑了。那笑里混着几丝苦涩,几丝怀念,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魏无羡魂游天外,连蓝忘机早已经点完了菜都不知道。待菜肴都上了桌,他才发现眼前一片红红火火。菜香隔着一片虚无,魏无羡闻不到,但他一点都不怀疑这几盘小菜的味道。

原因无他,这家店魏无羡很熟,他以前常和江澄,莲花坞里其他师弟们来。

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第一次来是大家刚除了一窝水鬼,回去的时候已经半夜了,两个年纪较小的还没到莲花坞就哼哼唧唧说肚子饿,其他人见了也跟着说要吃夜宵。

他们一帮人一琢磨,干脆找了家不知哪个小家族名下的酒肆,闹哄哄的点了整桌的菜,还要了几坛子酒,推杯换盏,你抢我一筷,我捅你一肘,满头热汗,嘻嘻哈哈哈好不热闹。连江澄都没忍住,跟着行酒令,输了几把,被灌了好几杯后,威胁他说要把小爱和茉莉它们找回来。

酒菜的味道没仔细记,只觉得不错,各人的开怀模样却记了个通透。

现在想起来,恍若隔世。


魏无羡正晃神,他的面前,却被缓缓推过一只斟的半满的酒杯。而蓝忘机正一差不差的看着他。

魏无羡一惊,猛的站起,倒退几步,心里满是不可置信:“蓝湛能看见我?!那他怎么那么久都没有动静?!”他小心观察着蓝忘机,准备只要他一有要收了自己的意思,就夺路而逃。

但蓝忘机推出那杯酒,就垂下了眼帘,拿起筷子,却没有要动这些菜的意思,持箸片刻,便又放下了。

魏无羡紧张了半天,见此情景,又伸出手去试探了一番。蓝忘机是毫无反应的。

他这才把提了许久的心塞回了肚子里,无力的又坐下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魏无羡冲毫不知情的蓝忘机抱怨道:“我说含光君,没有你这么吓鬼的,要是我被你吓的又死了一次该怎么办?”他看着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咂咂嘴,只恨自己无能为力,又严肃的指着酒壶:“含光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竟然喝酒呀!”

魏无羡不过是想过一把教训蓝忘机的瘾,说了几句,得不到当事人的回应,就觉得很无趣了。他恹恹的趴到桌上,把酒杯环在手臂里,馋的要命,偏又不能喝,就等着蓝忘机赶紧吃完。

可一会儿他就觉得不对劲了,蓝忘机既不动筷,也不喝酒,就在那儿坐着。

魏无羡忽然想到,他和蓝忘机上回这样面对面,也是这样一桌红红火火的菜,他喝着酒,又因为听到师姐要跟金子轩成亲的消息,心情很不好,就没注意到蓝忘机是否有动筷。

姑苏人的口味,似乎是很清淡的。

魏无羡想到这里,怔怔的盯着蓝忘机,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说起来,他当时还带着温苑,小孩子刚开始对蓝忘机还挺害怕,后来竟被哄好了。回去的时候,阿苑得了那一兜的小玩意儿,一直到现在还是爱不释手。

也不知阿苑现在高不高兴,有没有听阿婆的话。


邻桌突然有人大声道:“夷陵老祖真的死啦?!”

魏无羡被惊的偏过了头,蓝忘机也猛然抬起了眼。

整个酒肆里的人都因那震雷般的一声看了过去,那出声的修士尴尬的笑了笑,向他们拱了拱手:“抱歉抱歉。”

很多人都转过头去,继续吃自己的饭去了,但有几个还注意着这边。

那修士却已压低了声音:“你说的是真的?”

他的同伴也压着嗓子:“可不是,都传的沸沸扬扬啦,你怎么还不知道?”

修士啐了一口:“别提了,我才从深山老林里钻出来,也没猎到什么。”

同伴搭了他几句,他就又问到:“魏无羡死了?谁能杀他。”

同伴道:“听说是金子勋啊,他不知被什么人下了恶咒,和魏无羡也有点仇怨,怀疑是他,就下套把他引到了穷奇道。魏无羡,是被他一箭射死的!”

魏无羡只觉得不可思议:“岂有此理,我总不可能连我是谁杀的都记不住,分明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金家修士!哪是金子勋那孬货!”

虽说这也不是什么可计较争辩的,说出来甚至很丢人,但魏无羡就是不明白,他才死了几天啊,怎么就是被金子勋杀的了,他就捅了他一剑!还刺偏了!

他喃喃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太不要脸了!

那修士又追问道:“那咒解了吗?”

他的同伴嗤笑了一声:“没解,那恶咒不是夷陵老祖下的。”

修士道:“可我看,魏无羡死的也不冤。”

他的同伴却摇头道:“这可说不清。”

那修士道:“乱葬岗上那帮温狗,总算是完了吧。”


他们又说了什么,魏无羡没再去听。

温家人,现在还不知道他死了也说不定。

乱葬岗上没有打听消息的,他们又都不能到镇上去,即便他死的消息到如今早已传的沸沸扬扬又如何,温家人听不到。他们该怎么办?他还能做什么?

到头来,到底是没能护住什么人。

魏无羡愣愣的,片刻后,他终于坐不住了。他又看了蓝忘机一眼,朝酒肆外去了。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哪怕再没希望,再不可能,但他总该再试一试,拼一拼。尽力去救下能救的人,完成还能完成的事。

在他魂飞魄散之前。


蓝忘机低下头,凝眸。

他恍然了一阵,有一刹那,他几乎以为,在推出的酒盏中,看到了魏无羡隐隐绰绰的侧脸。



沉迷新修版魔道,不可自拔。

新版的穷奇道截杀比旧版虐多了,好多情节也都不一样了,吓的我赶紧去改大纲。以后大概会混杂一些新修版的情节,就只有一些,毕竟前面不大好改......

所以理所当然的多更被我吃啦(一巴掌扇过去

这段时间让我先去把以前挖的小坑填一填,忘羡的,大概会开车。





评论(11)
热度(139)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