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 (下) 梦生梦·镜花水月(终章)

【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 (下) 

梦生梦·镜花水月(终章)

#脑洞突破天际##给你点糖##HE#

#作者是拒绝BE的#


前文:【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 (上)  梦中梦·平安喜乐

          【魔道祖师】【忘羡】不老梦(中)梦外梦·伤疾哀离


始末,梦貘




蓝忘机豁然睁眼。

魏无羡被他一把抓住手臂,疼的“嘶”了一声,本来还睡眼迷蒙也变的清醒万分。

等蓝忘机从之前梦境里把沉浸其中的神思抽出,就看到魏无羡泪眼汪汪,万分委屈的看着自己。

这不是夷陵老祖那张明俊又苍白的脸。这张脸俊秀又有些陌生,一双眼睛里却可以看到熟悉的光彩。

蓝忘机慢慢呼出一口气,把魏无羡的袖子卷上去,小心翼翼的触碰着被自己捏出的瘀痕,他看了一阵,就起身准备下塌拿伤药来。

魏无羡赶忙拉住他的袖子:“唉别别别,蓝湛,我没事。”

蓝忘机看着那一片瘀红,不予置评。

魏无羡很认真的道:“真的,我真没事,含光君,你不觉得你在床上的时候更粗暴一点吗?你要做什么我们也先把这个发结先解开。扯到很疼的。”

蓝忘机勉强聚拢了心神,这才发现,他和魏无羡有一小缕头发绑在一起,牵连着垂在魏无羡的肩部。

不得不说,历史真是惊人的相似,以至于他呼吸猛的一滞。

魏无羡已经拉过那个发结,准备解开了,他似是预料到了蓝忘机的反应,拍拍他的肩:“好啦,蓝湛,没事了。”

他也没说是怎么个没事法,是谁没事,蓝忘机面色一沉:“为何冒险。”

魏无羡嘻嘻笑道:“准你冒险不准我冒险啊,蓝湛,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呀。”

蓝忘机劈手夺回那个发结,魏无羡毫无准备,被他扯进怀里,拿抹额绑了手。他脸靠着蓝忘机的胸膛,鼻尖闻到他亵衣上清冷的檀香味,很是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就听头顶上蓝忘机平静道:“解开吧。”

魏无羡心感不妙,结结巴巴道:“这这,这个,含光君,你把抹额解一解呗,不然我怎么动手啊?。”

蓝忘机抱住他,魏无羡的下巴搁在他肩上,心中忐忑愈发强烈,觉得此情此景真是令他胆寒的熟悉。

蓝忘机淡声道:“咬吧。”

魏无羡心里的不安被证实,不禁瞪大了眼睛:“含光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恩将仇报!多年夫妻,翻脸不认!”

他喊完,就看见蓝忘机用一种很难过的眼神看着自己,一颗心都抽了抽,心道:“要完。这辈子都栽在他身上了。”

魏无羡的气节立刻化为泡影,他哼哼唧唧道:“好的好的,含光君,这可是你说的。”

他只能把那发结的末端用牙叼住,硬生生给磨下来。

蓝忘机把那个发结拿了过去,放在手心里看了很久。

魏无羡凑过去亲亲他:“蓝二哥哥,好蓝湛,你要这个做什么?”

蓝忘机从怀里取出那个小钱袋,把那缕头发装进去,轻声道:“与君结发。”

魏无羡闻言,心里有些小小的酸涩,面上眼睛发亮:“蓝湛!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啊。”

蓝忘机看着他,握起他的手,亲他额头:“嗯。”


蓝曦臣早在守着静室的蓝思追和蓝景仪听见里头动静后就被叫来了,眼见着弟弟和道侣腻腻歪歪了半天,仿佛任何时候都有可能突然发出令人尴尬的声音,终于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屋内安静了一会儿,登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一旁的蓝思追和蓝景仪忍不住把头埋的更低了。

好在含光君开门的时候,依然是冰雪面目,衣物端正的。

蓝忘机向蓝曦臣道:“兄长。”

魏无羡也从他身后探出头来,跟着蓝忘机喊了声兄长。

他好像终于回忆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蓝宗主!那家伙在哪里?!还没有放走吧?我要找它算账!”

蓝曦臣保持着笑容,在心里叹了一口又一口的气。


一月以前,姑苏某地皆连发生了失魄之事,失魄者三魂未有任何损伤,只是或多或少的缺了几魄。七魄掌七情,失魂者丢了魄,性情也不知不觉被改变了,难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要么总是大发雷霆,砸桌摔椅;要么一天到晚嚎啕大哭,或是咯咯怪笑。

更何况魂魄是极其重要的,就是破损了那么一点,也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别说是失了好几魄。

这些人的亲朋好友担忧亦罢,苦不堪言也好,终于有人求上了姑苏蓝氏。

本来这种事应该是由蓝氏门生先去查明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但正好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闲的快长毛,从蓝忘机嘴里听说了此事,觉得不像是食魂兽食魂煞之流,非常感兴趣,干脆撒娇耍赖,终于磨得逢乱必出的含光君带他去夜猎。

魏无羡在吹胡子瞪眼的蓝启仁的注视下,愉快的骑着小苹果与蓝忘机离开了云深不知处。

两人在事发地这一探查,就发现事情确实有异。

那邪祟招阴旗招不来,风邪盘指不出,倒有些像是大梵山上的情形了,可四处的庙宇道观,连最偏远的土地祠都拜访过了,却没有发现邪神一类。

魏无羡在最后前往的一座姻缘庙里求了对穗子,递给蓝忘机一个,还在拉着他在满庙殿香客的注视下拜了拜月老。

出庙门的时候,魏无羡十分沉重的叹了口气:“含光君,我从未觉得如此挫败过。”

蓝忘机想了一下魏无羡拉着自己拜月老时的灿烂笑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魏无羡忍着笑:“想我堂堂夷陵老祖,竟连个吃魂的邪祟都不知道是什么,当真是丢脸,”他尾音带着钩子,把蓝忘机整颗心都诱的提了提,“还丢我道侣的脸,你说是不是啊,含光君?”

蓝忘机很轻很轻的瞥了他一眼,微微露出个很小的微笑来。

他们往回走的时候,遇到个道士打扮的江湖郎中拦路。

魏无羡一看清那人的脸,就忍不住嘿然道:“怎么是你?”

这个江湖郎中假道士,他倒是记得的,他和蓝忘机在寻找赤锋尊的尸体碎块时,曾在清河见过,未料这郎中竟又跑到了姑苏来。

那郎中也还记得魏无羡两人,大概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吓的脸色惨白,两腿直哆嗦,看起来就要趴到地上去了。

魏无羡觉得好笑,拍了拍他的肩:“唉,别怕嘛,我和含光君又不会吃了你。”

郎中闻言不抖了,恳求道:“老祖,劳烦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不计较小人的过错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我立刻滚,立刻滚!”

魏无羡一把把他抓住,拽到路边:“唉,没让你走呢。”

郎中又抖了起来。

魏无羡故作严肃的问他:“你不是清河百晓生吗?怎么跑到姑苏来?”

郎中不知该作何解释,在这尊邪神面前,他满肚子花言巧语都不敢出口。

魏无羡道:“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是不是姑苏百晓生了?”

郎中还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是呀,老祖您怎么知道。”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那表情似乎是悔的要扇自己的嘴巴子,又怕疼,“哎哟哎哟”的叫着,手举起又放下,死命拍自己大腿,“我,我这——”

魏无羡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看了眼站在身旁的蓝忘机,勉强忍住:“说了你别怕,知不知道最近这里发生的事?”

郎中道:“啊啊,知道,很多人疯了是吧。”

魏无羡一脸惨不忍睹:“是丢了魄,乱说什么呢你。”

郎中道:“对对,是丢了魄。”

魏无羡道:“你知道些什么?”

郎中故弄玄虚:“听说这些丢魄的人吧,都是一觉醒过来,突然就疯疯癫癫了起来。比如说,最开始那个吧,是个将将龆年的小儿,他原先是十分乖巧的!功课很好,也孝敬爹娘。吃晚饭的时候还好好的,过了一夜就变了个人似的,开始一个劲的打砸摔,还,还冲他爹娘,吐唾沫!他家里人可吓坏啦!街坊邻居都说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找了好些个道长住持,都没瞧出啥问题来,这期间,镇上又出现了几个性情大变的人,这下大伙儿可慌啦,还是遇到个哑巴的云游道士,给这些人那么一看,发现他们丢了魄……这里人都求那背着两把剑的黑衣道长帮忙,那道长就留了一阵,但是也瞧不出什么端倪,就是他告诉人们可以找姑苏蓝氏解决……”

听到这里,魏无羡一挑眉,和蓝忘机对视一眼。

郎中继续说着:“……哎呀,那道长可是个大大的好人!长的可俊了,就是脸色苍白,看起来很冷的样子,不好相处,其实热心肠。听说就算是个哑巴,也让许多小姑娘都芳心暗许呢,可惜他是个清修的游道,既不会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想成家。他这些日子倒也帮着清理了不少作祟的东西,不过也不知道这里的失魄是怎么回事就对了,也解决不了,只能在这里镇着,两天前听说蓝氏派的人到了,应该就是您们吧,就先离开了……还有啊,你们听我说……”

那郎中叽里呱啦一通,等他终于感到口干舌燥,说尽兴了,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

不用魏无羡说,蓝忘机就拿出一小碇银子递过去。

送走了那兴高彩烈的江湖郎中,回到客栈的房间里,魏无羡对蓝忘机道:“蓝湛,你听出什么没有?”

蓝忘机皱了皱眉头:“多为市井谣言。”

魏无羡道:“我看倒还有些东西。那假道士说了吧,丢魄的人,都是一晚上醒过来就性情大变了是吧。所以夺魄的妖邪,必然是在夜间出没。邪神一类可以排除了,它们不受日夜限制。真是白白浪费那么多时间去走访,前面问过的那些人怎么都没提到呢?但作案如此频繁,应该不是怨鬼。这下可好了,妖魔鬼怪,好歹可以排除一个。嗯,魔也可以排除,要是人为,不大可能不留下痕迹,更不可能没被我看出来。”

蓝忘机点头,道:“失魄者,先始多为少年幼儿,男女皆有,近日才出现成人。”

魏无羡恍然大悟:“含光君,你可真是厉害,没错,是了,小孩子的魂魄相比大人而言更不稳些,心神也更加脆弱。这么一说,应该是妖怪中的某一种,夜间出没,有机会触碰到人们的心神。不对,范围可以再缩小些,失魄者的家人有反映过吧,有的前半夜才看过,睡的很香,但醒来依旧出了事。所以这种妖怪还专门针对睡梦中的人,而且它最近越发强大了!”

蓝忘机和魏无羡对视一眼,几乎是同时想到一个可能。

蓝忘机道:“是梦貘。”

魏无羡道:“而且还是妖化了的,不然可只吃梦。”


梦貘这种上古神兽,两人知道的倒还是挺多的

实在是当初魏无羡为了搞清楚那个香炉,在蓝家的藏书阁里左翻右翻,意外在一本异兽志上,找到了关于炉身异兽的记载:“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南方山谷中,‘寝其皮辟瘟,图其形辟邪’。”(实为唐代文豪白居易在《貘屏赞》中的记载)

那异兽志上,关于妖化梦貘,也有所记载。

梦貘本以梦为食,且多食噩梦,但若其矇昧渐开,或为妖气所染,便会贪心不足,连同人们与梦境牵连在一起的,掌管情绪的魄一同吞食。

这些刚好与这里的情形相符合。


知道了罪魁祸首是什么,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简单许多。


魏无羡与蓝忘机当天傍晚便在此地唯一一处山谷前设下了阵法。守到半夜,云雾渐开,月色朦胧洒下,那只红眼梦貘刚自山谷中慢慢走出,就被逮了个正着。

蓝忘机的本意是先想办法让它交出吃掉的魄,再带回蓝家,进行度化,待它妖气散去,便可以放走了。却不曾想那梦貘被困在阵里两日都很安生,却在蓝家赶来支援的门生要把它放进笼子里的时候,突然发难了。

它口中吐出一大股黑雾,直朝魏无羡的背影喷去。

前来支援的那几个蓝家门生赶忙提醒。

魏无羡反应过来的时候,黑雾已经近在咫尺。

他从袖子里夹出几张符纸,就要往黑雾炸去,却猛然看见黑雾中零零碎碎的魄。

魏无羡瞳孔一缩,捏着的符纸的手顿了一顿。

已经来不及了。

一旁的蓝忘机,在千钧一发之际,把魏无羡扑到了地上。

魏无羡被蓝忘机圈在怀里护着,一点黑雾都没有沾到。

黑雾散去,他急忙推了推蓝忘机,却发现他紧闭着双眼。

魏无羡心凉了半截,确定蓝忘机呼吸规律,脉搏平稳,元神也没有损伤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又想到吐这混账东西的家伙是梦貘——蓝忘机应该是睡着了。

但他不知道那团黑雾究竟是什么,几十抹魄还在这片天地间乱飞,只好先把蓝忘机交给蓝家门生照顾,先拿出锁灵囊将这些魄一个个抓起来。

魏无羡哭笑不得的发现,这些魄半点损伤都没有,可能是这只梦貘把它们吞下去了,却没法消化。这些魄回到自己的元神上去,那些丢魄的人很快就会好了,歇息十天半个月,就可以恢复如常。


但是直到两天后回到云深不知处,蓝忘机还是睡着。


蓝忘机被安置在静室里,魏无羡白天去翻古籍,一呆一整天,没人提醒就不吃饭。晚上就回静室。他也不睡觉,就站在塌边看着蓝忘机,他在睡梦中不住的皱着眉头,不知梦到了什么。

魏无羡看一阵,帮他掖好被子,再亲几口,抚一抚他眉间皱痕,埋在他颈边蹭一会儿,就又捧着盏灯去藏书阁了。

离开静室时,他对守在静室前的两个门生像往常一样笑着。今次刚好是轮到蓝思追和蓝景仪,他跟他们随口说了几句,就走了。

蓝思追远远看着他的背影,黑夜里,只有魏无羡手中的那盏小灯溢出微光。

他身旁,蓝景仪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老祖可真是,他几天没睡啦?可别含光君没醒,他自己先倒了。”

就算蓝曦臣出关后和蓝启仁一块儿劝阻他,魏无羡也只是再抽出一本书,一行行一字字的看过去,漫不经心道:“你们别担心啊,我不会把你们家的藏书阁弄乱的,还是说蓝老先生和蓝宗主想说夜禁?那你们也放心,我就点一盏小灯,不会打扰谁的。”

他一目十行的看完一本,将那本书放回去,又挑了一本书出来。

“总会有办法的。”

要是藏书阁的书里都没有解法,也没有关系,不是还有下面一层吗?

禁书室没有也没有关系,他自己想办法。


蓝曦臣很头疼,不仅因为弟弟一睡不醒,还因为夷陵老祖着实任性。最近叔父的头发可能又熬白了些,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忧的。每日看见的那些去兰室的门生,似乎都十分战战兢兢的。

然后几堂课上完,屋檐下就刷刷一排倒立抄家规的少年。

蓝曦臣去后山看过那只梦貘,它呆在为它划的那块地盘里,趴在阵法中央,肚子贴着草地一起一伏,听见有人来了,就张开黝黑的眼睛好奇的看去。这只梦貘怪小的,要不是那些事确确实实是它做的,蓝曦臣根本无法相信它有那么凶残。

虽然弟弟是因面前这只小东西而陷入昏睡,但看着它水灵灵的眼睛,蓝曦臣却真的怨恨不起来。

说来也是奇怪,那日梦貘吐出黑雾后,身上的妖气就没那么重了,几个蓝家长老给它念了几天经,梦貘被妖气侵染的红眼睛,就彻底清明了。再观察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放走了。

蓝曦臣和它对视了一阵,梦貘小心翼翼的走近阵法边缘,在蓝曦臣面前坐下。

蓝曦臣没忍住,用力弹了一下异兽的额头:“你干的好事。能不能让忘机醒过来啊?”

梦貘晃了晃鼻子,大概是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眨眨眼睛,咕噜出一阵摇篮曲般柔和的声音。

蓝曦臣无力的叹了一声。


那天下午蓝曦臣去静室看蓝忘机的时候,被守着的门生阻止了。

门生道:“……宗主,魏……前辈,说要睡一会儿。”

蓝曦臣拍拍两个少年的肩:“辛苦啦。”

他以为魏无羡是终于明白不能那么下去了,替还在昏睡着的弟弟松了口气。

那天蓝曦臣去藏书阁的时候,在书案上看到一本泛黄的古籍,书页朝下摊开在案上。

蓝曦臣把它拿起来,发现有一张小纸片压在书底下,那上头的字一点都不符合蓝家人的审美。蓝曦臣皱眉看完,急急忙忙打开那本书,翻到原本摊开的那页。

上面记载的,是关于梦貘吐梦的记载,以及被它吐出的梦接触到的人的情况。

梦貘食梦而生,亦可将吃下的噩梦吐出,使人沉浸在梦魇中。

这种人会在睡梦中被自己最执着的东西所困,除非自己清楚身处梦境,并非现世,而且愿意醒来,才能苏醒。

但这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若是能够不沉浸在所执之中,那便不是执念了。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有另外一个人,想办法进入到被梦魇所困的人梦境之中,帮他醒过来。这种方法很危险,入梦的人也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异常,一不小心就会和那人一样,一睡不醒。但这绝对是下策中的上策。

魏无羡在纸片上所写,一是让瞧见纸条的人看书,二则是——“他醒不过来的。”

诚然,蓝家二公子,仙门名士含光君心性过人,但他也是醒不过来的。

蓝曦臣根本不用动什么脑子,就能猜到弟弟的执念是什么。

无非就是夷陵老祖——魏婴,魏无羡。

所以他醒不过来。


蓝思追看了看天色,觉得好像要到给魏无羡送饭的时候了,提着食盒去了趟藏书阁,却没见到人。他想了想,去了静室,竟迎面撞上了蓝曦臣。

蓝思追透过门缝看到,魏无羡好像是躺在含光君身旁,头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

含光君应该是终于梦到了一个好梦,一直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

蓝曦臣带着蓝思追离开了。

蓝思追还有点呆愣愣的,蓝曦臣拍拍他的头:“思追,别去打扰他们了。”


魏无羡一睡就是整整三天三夜。

他醒过来之后,蓝忘机也醒了。


评论(19)
热度(219)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