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尽饮

【魔道祖师】【忘羡】尽饮


一个小点心,我也不清楚是什么味道QWQ
内有醉酒羡,希望没有和同一种梗撞内容
填脑坑系列




夜色如漆,月华缱绻,星点寥落。
云深不知处亥时的晚钟已经敲过。白日里一派禅意的山门入了宵禁,更添静谧。蓝氏的宗亲门生除了巡夜的那些都已睡下,偌大仙府,只听得眠鸟轻喃,杂虫偶鸣。

一方面是应蓝启仁要求今日事今日毕,另一方面是今日江澄拜访,魏无羡虽不说,却隐约可以从神情间看出他想与江澄私下交谈一番, 蓝忘机便自午后始在藏书阁整理了大半日的古籍。虽然江澄只匆匆停留了半日,晚膳前就走了,已经没有什么避讳,但十几本未过的枯黄孤本放在那里,蓝忘机也只得在静室与魏无羡草草用过膳,便又去抄复。
古籍的抄复并不是件简单的事,蓝忘机到底是一直忙到夜深人静才做完。
他有条不紊的整理好了笔墨纸砚,吹熄了案前灯盏,出了藏书阁。

当蓝忘机徐徐踏着朦胧月色回静室的时候,尚有心思应答巡夜弟子的问候。

他遥遥望见静室里并无灯火,疑心魏无羡已经睡了,但站到静室院前,却看到心心念念的身影就倚坐在门边,脸上还带着笑。
他一时间心神摇曳,连走近都等不及,柔声唤了一句魏婴。
魏无羡很快应了他软绵绵的一声蓝湛。
蓝忘机不禁一怔,行至魏无羡面前,才借着月华看清他脸颊烧霞,眼角泛着水光,手中还捏着一只杯子,是静室里的茶杯。

两人离的极近了,蓝忘机不用细闻,都能嗅到魏无羡身上醇厚的酒香。
他把魏无羡脸颊上的碎发别到他耳后,心中明白,魏无羡是喝醉了。

魏无羡仰着头,眯眼仔细瞧了蓝忘机一阵,喃喃了几句类似于蓝二哥哥可真好看的话,声音不高,语气里倒满是自豪。接着他想站起来,但身子才起了一半腿就发软,一下子扑到蓝忘机身上,就死死抱住他的腿不放了。
“……”蓝忘机没法蹲下身,只能微弯下腰去,抚着魏无羡在他衣摆上磨蹭的脸颊,好声劝他起来。

魏无羡听话的松了手,让蓝忘机半抱半扶的帮他站好。可他也把杯子也松开了。小巧的白玉茶杯摔到地上,骨碌碌的滚了开去,蓝忘机手疾眼快的把它截住,没让它滚远。可拿起来一看,杯身上果然有了条裂缝。

魏无羡愣愣的,懵然的看着这只被他硬拿来喝酒用,又遭无妄之灾毁了容的杯子。

蓝忘机看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安慰道:“无妨。”
“不是!”魏无羡煞有介事的摇摇头,“杯子摔坏了,我还怎么喝酒呀?”
蓝忘机漠然,想到少年时这人曾站在墙头,直接拎着酒坛就灌,道:“别喝了。”
“为什么呀!”魏无羡撇过脸去,拒绝看蓝忘机,“二哥哥都不疼羡羡了!”
蓝忘机道:“别喝了。你喝太多了。”都醉成这副糊涂样子了。
魏无羡反驳道:“才没有!我连一坛都还没喝完!”
蓝忘机不置可否,想着刚才触到他脸颊时感觉太烫了些,正想哄他去冷泉洗去一身酒意,就听魏无羡道:“真的。我才舍不得喝完呢。
他抱住蓝忘机的腰背,把脸埋到他颈侧颈侧,闷声闷气的道:“师姐的,三十多年了,女儿红。”
蓝忘机还没反应过来,魏无羡又自言自语似的道:“江澄带过来的。”
“当年没喝到。”到这最后一句,嗓音已经微哑。

蓝忘机把魏无羡的脸捧起来,看到他眼角已经红了,面庞上有细细的水痕,还有泪水顺着水痕淌下来。
被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怂了怂泛红的鼻尖,立马把脸藏到衣袖后头,大声道:“你不准看!”
“……”蓝忘机把他的脸又按回到自己怀里。
魏无羡大喘了几口气,猛然间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静室旁树上休憩的白头翁被惊醒了,跌跌撞撞的扑打了几下翅膀,惊慌的瞪着小黑眼睛,不懂为何有人扰它清梦,气愤的叫了几声,飞去别处过夜了。

蓝忘机任魏无羡的眼泪弄湿他胸前的衣衫,轻抚着他的后背,无声的安慰着。

酒是陈酿,人也是乐意醉的。
只是当年该醉的时候醉不得,到如今,再好的酒也少了那种意味。

魏无羡哭了许久,直到蓝忘机背着他去冷泉时,还把眼睛蒙在蓝忘机的背后,时不时发出几声抽噎。
等泡到冷泉里,来不及打冷战,他一下子把头埋进水里,一会儿探出头来,狠狠的抹了一把脸。
他睫毛上还沾着水,落到眼睛里很不舒服,眼泪又要被刺激出来,就又把自己藏到水里。
蓝忘机也入了冷泉,把魏无羡从水底拽出来,顺便帮他理好湿乱的头发。

魏无羡终于笑了笑,他掬起一捧水,从蓝忘机头上浇下去,自己也凑到蓝忘机身边,满意的道:“你这边真的暖和点唉。”
蓝忘机擦去落到眉边的一点水,揽着他的腰,让他离自己更近一点。
魏无羡伸手把蓝忘机的脑袋按下来,和他吻了一阵。

过会儿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绕到蓝忘机身后去,拂开他披散的发,小心翼翼的去触那些伤疤,好像怕弄疼蓝忘机似的,动作格外轻柔。

蓝忘机垂睫轻敛,感觉到魏无羡在他背后轻亲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几乎不能让人感觉不到,却仿佛含着无限眷恋。
魏无羡低声道:“疼不疼啊。”
蓝忘机尚还斟酌着语句,魏无羡就用脸颊在他背上蹭了蹭,声音又有些沙哑了:“……对不起。”

蓝忘机转过身去,冷泉水面上的月影破碎了,但很快又成了圆圆的一个。
蓝忘机握紧了魏无羡的手:“不必道歉。”
魏无羡闭着眼睛让他亲,又听他道:“你我之间,无需道歉。”

心之所向,心甘情愿。












评论(25)
热度(311)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