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亲昵(尽饮后续)

【魔道祖师】【忘羡】亲昵(尽饮后续)

纯正的小甜点,填脑坑系列
醉酒羡的后续,这回是发烧羡(・Д・)ノ
前文:【魔道祖师】【忘羡】尽饮 (内有醉酒羡)

看到小姐姐们都说很甜我就放心啦(・ω・)ノ




大概是酒劲还没过,魏无羡在蓝忘机给他洗头发的时候,一直用手臂紧紧攀着蓝忘机的腰背,任蓝忘机怎么哄都不肯松手,嘴里还含糊的念叨着什么。蓝忘机对着魏无羡向来强硬不起来,此刻心里又有万般柔情,即使动作间不那么方便,也任由魏无羡死死的抱着。
本来简简单单的一件事,硬是折腾了半天。
魏无羡在蓝忘机帮他擦拭的时候也不安分,找到机会就登徒子一样在蓝忘机脸上“偷香”。
每个吻都轻如羽翼,被亲过的肌肤有一瞬间的痒意——蓝忘机垂下眼帘,在魏无羡又笑嘻嘻的凑过来的时候,把他锁在怀里,唇齿交缠了许久。
光着身子耽搁了那么久,被蓝忘机背回去的时候,教夜风一吹又着了凉,魏无羡第二天便得了风寒,发起烧来。

蓝忘机刚醒,就觉得怀里搂着的人,体温似乎有些不对。
他心里顿时揪紧了,与魏无羡额头相触,只觉滚烫;再碰碰他脸颊,感觉比昨晚他醉酒时还要热些,不禁恼恨自己疏忽大意。
魏无羡生着病,本就睡的浅,被蓝忘机的这番动作一闹,便迷迷蒙蒙的醒过来了。宿醉加上发热,使他感觉脑袋昏沉的厉害,但微微睁眼后,意识尚未回笼,已习惯性的唤了声“蓝湛”。
蓝忘机应了一声,轻手轻脚的起身穿衣,间隙帮魏无羡把被子掖的严严实实。
谁料魏无羡一把握住他的手臂:“别走!”
蓝忘机愣怔了片刻,低下头在魏无羡唇边一吻:“别闹,你生病了。”
魏无羡这会儿子也清醒了不少,亦觉得自己这举动有些傻,赶紧松了手,乖乖盖好被子,安静了一会儿,道:“唔,我渴了。”大概因为生病,他嗓音有些哑。
蓝忘机有些无奈的看了看他:“昨夜的茶不能喝了,你忍一忍。”
想了想,他又道:“你先睡着,我出去一下。你还要喝药。”
魏无羡一听要喝药,立刻愁眉苦脸起来,本能的想拒绝,但蓝忘机轻扫他一眼:“睡吧。”还贴心的掖掖被角,转身出了门,半点卖可怜的机会都没给魏无羡。
魏无羡瞪大了眼睛,舌尖这时就已经泛上了苦味——蓝家的饭菜都能苦的天怒人怨,这汤药绝对能去掉他半条小命了。可蓝忘机人已经走了,再怎么着也回天无力,因而只能生无可恋的仰面躺在床上。

躺着躺着,倦意竟真的慢慢袭上来——莫玄羽的身体底子毕竟不如当年的他,再加上灵力低微,这会儿发烧,自然没有魏无羡当年生生挨了一记烙印、呆在地底洞里许多天、还和蓝忘机挑翻了大王八才烧晕过去的魄力。
才吹会儿夜风就着凉了。魏无羡早就半脑袋都是瞌睡虫,他琢磨了一阵这前世今生的差距,倍感无力——最后却是想着玄武洞里的旧事,蓝忘机当时在篝火映衬下好看的眉眼,很安心的睡去的。

魏无羡朦胧的梦见自己被蓝忘机背着,身下属于蓝忘机的腰背甚是宽阔,而他稳稳的被蓝忘机托着。
一路上好静,黑漆漆的夜,望不到尽头。魏无羡喊了声蓝忘机,好像这样能给自己壮壮胆。而蓝忘机很认真的应了,他声音低沉有力,听的魏无羡心口一阵酥麻。
很快到了静室,他们两人一起把魏无羡不舍得喝的,那剩下的大半坛女儿红放进了蓝忘机以前藏天子笑的那个小窖,跟新捎回来的那几坛天子笑藏到一起。

魏无羡被蓝忘机轻轻的推醒,不得不在蓝忘机的监督下,苦着脸,捏着鼻子把一整碗黑褐色的汤药灌了下去。
汤药确实苦涩的不行,但蓝忘机喂过来的蜜饯也确实甜的很。
魏无羡吃完蜜饯,舔舔嘴唇:“不行啊蓝湛,我还是觉得苦。”
蓝忘机静静的看了他一阵,低下头,与他交换了一个深吻。
吻毕,他轻声道:“甜的。”
魏无羡哈哈大笑。

喝完药,亲完小嘴,笑完,魏无羡被蓝忘机提醒自己还病着,又有些郁闷的把整个身体裹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张因为发热有些泛红的脸,看起来竟有几分乖巧,又有几分可怜。
蓝忘机又帮他掖了掖被角,用手背贴着他的脸颊一会儿,突然道:“抱歉。”
魏无羡半晌才从他歉疚的眼神里反应过来,蓝湛是自责没能照顾好自己。反应过来了,就一点面子不给的扑哧笑出了声:“好啊蓝湛。昨晚谁说的我们之间无需道歉的?才睡了一觉就忘了,你可真健忘啊,含光君——”
他饶有兴致的拉长了尾音,谁料气息将尽,抑制不住的咳嗽了几声。
蓝忘机本来因为魏无羡的调侃而动作微僵,这会儿慌乱的想要帮魏无羡顺顺气。魏无羡难得看到蓝湛这样手忙脚乱的,又想笑了,后果就是多咳了几声。

好容易不咳了,魏无羡对蓝忘机再三道:“我没事,真没大事,嗯,我想想,你今天不是要去教课?”
蓝忘机淡声道:“我已经与叔父请过假。今日我无事,陪你。”
魏无羡脸上笑意渐深,他嘻嘻而笑,搂过蓝忘机,在他唇边亲了一口道:“那就劳烦含光君照料了——”
蓝忘机亦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评论(10)
热度(212)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