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蓝忘机】【忘羡】念你

【魔道祖师】【蓝忘机】【忘羡】念你

是糖哦
名字乱起的,跟羡羡的那把刀凑一对
其实本来是关于含光君为什么会懂怎么天天的魔性脑洞你们信吗
祝小姐姐们吃的愉快( ̄▽ ̄)

另:注意!有小姐姐看出bug了,乱葬岗围剿时领军的是蓝老先生,所以他不可能在那一天还留在云深不知处……不要打我嚯,我保证回去再多看几遍原著T^T




00.
云深不知处是姑苏蓝氏的百年仙府,中有一阁,名曰藏书阁。阁内书籍颇丰,孤本众多,也是蓝氏深厚底蕴的一处体现。但很少有外人知道藏书阁里还有一间禁书室,非本家核心子弟不可贸进。
藏书阁内收藏的大多是正典,但另有一些记载偏门杂谈的书籍并不好放在明面上,一是怕年轻弟子误入歧途,二是怕有心之人利用,便在藏书阁内另辟一处暗室,专门收放此类书籍。
藏书阁是定期派弟子打扫的,每年梅雨时节过后还需将书籍细细整理翻晒,但禁书室的书本该怎么办,向来是一个难题。

蓝启仁虽然对禁书室里的所谓典藏嗤之以鼻,时常念叨邪门歪道的东西不该总是留着,但终归是顾忌偏门书类中或有一些有利于世的东西,还是偶尔去看看有没有发霉受潮的书籍。
待蓝忘机长到十五六岁的时候,蓝启仁忙于族中事务和教导别家来的少年习课,尤其是一个魏无羡,令他颇为头疼。而他又对蓝忘机十分的放心,禁书室的事情便交给蓝忘机来办了。

蓝忘机确实是对的起蓝启仁对他的信任,一板一眼的执行着这个任务,每月查看一次,若有损坏的书籍,便亲自抄誉,绝不对书上内容有丝毫的兴趣,就仿佛只是例行的抄写,普普通通的习字静心一般。

01.

但某一天,蓝忘机顺着那五十多阶的暗梯一步步下去禁书室的时候,心并不怎么静。
他脑海里总是甩不去魏无羡那夸张放肆的大笑,乃至他飞扬的神情眉眼,跃出窗外时发梢闪过的一点耀眼的光,都记得一清二楚。
在取下放置在格上的笔墨时,蓝忘机懊恼的捏紧了手中的砚台,又是想起了昨日的场景,既是羞愤,又无端觉得尴尬。他左右寻望了一番,竟不知自己该干什么,只想着要做点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才好,又是恍惚了一阵,才想起上次挑出了两本墨迹模糊的古籍,便将笔墨放下,上去寻了空白的纸张,坐在书案前抄了三四页,心上才有些许的轻松,但又抄几页,那种想回到昨日直接与魏无羡在藏书阁打过的心情便又反复上来。
蓝忘机长到如今,喜怒皆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从未有比这更挫败难抑的时刻,他闭了闭眼,终是忍不住,一字一顿,咬牙道出魏无羡的名。
如此虽称不上是发泄,却令蓝忘机心里不管有名无名都令他烦躁的那股火消了下去,他便又抄誉起来。

抄至第二本的时候,蓝忘机终于觉察出内容上的一些不对。
这两本书是同一排书格上的,在抄前一本时,蓝忘机满心思绪,对其文字是写而不知其意,如今思绪平复了些,便骤然发觉其上写的竟是关于双修的细则,甚至,蓝忘机翻至的一页上,还有两个男子赤身裸体滚做一团的画样!
蓝忘机像触到了火,当即将手中的书本砸出去,奋力喘息了一会儿,也抄不下去了,将那两本书拾起来随意塞入角落里的一处书格,将笔墨都放回原位,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直到魏无羡走了两个月后,蓝忘机才再次踏入禁书室。

02.
仙门百家围剿乱葬岗的那天,静室三个月里从未敞开过的门突然被敲响。
蓝忘机被恭恭敬敬的告知,蓝老先生唤他面谈,请速至。
在此之前,蓝启仁似乎是对他的这个得意门生失望透顶,并不想见到蓝忘机似的,只偶尔让每隔几日前去看望弟弟的蓝曦臣捎带几句简短的话语。那些话语蓝曦臣几乎是用叹息的口吻复述的,但仍遮不去其中的冷硬。
蓝忘机静静听完,对传话的门生微一颔首,表示自己已经清楚。待那门生离去之后,他只在床榻上静坐片刻,便起身穿衣束冠,去了蓝启仁处。

蓝忘机的伤势并未怎么好,匆匆赶至,背上那厚厚一层的血痂竟有些许崩裂的趋势。但他依然坚持着端坐在蓝启仁面前,脊背硬净如玉。
蓝启仁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他这个从来令他欣慰骄傲的侄子——蓝忘机依然是光华灼灼,如璧似玺。
但蓝启仁一想到他不久前才干过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腔怒火便隐隐燃烧,又是恨恨,又是愤然。
这许多感情交织在一块儿,让他有些后悔把蓝忘机叫来。但转念想到今天外头在发生什么事,他到底又对面前这个自己看大、教大的孩子,存了一份可怜。

他哥哥在那个女人去世后是怎样一种无言的苦痛想念,蓝启仁至今不懂。
他只盼着这种不和礼教的感情,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
毕竟无望。

蓝忘机一直微低着头,错过了他叔父难得流露出来的,与平日的严肃教条不同的情感——哪怕只有几刻。
在长久的沉默后,蓝启仁终究还是略显疲累的开口道:“禁书室在重建后便没有人去打扫过,忘机,今日你便去看看吧。”
蓝忘机抬头,张嘴想问什么,但蓝启仁好似一句话都不愿多说,挥手示意他不必多言。
他便没再试着去问了。

03.
禁书室是石室,隐蔽的又很好,在当年云深不知处遭到火烧时,并未有多大损伤,里面的书籍也是一本没少,仍是当年的那些。
蓝忘机垂下眼帘,用指腹揩去书格上一抹灰尘。
虽不知叔父在此时突然唤他清扫禁书室的意图,但蓝忘机毕竟还是蓝忘机,撑着伤口的疼痛,也还是耐心的把这个仿佛毫无意义的事务完成。
在一处角落的书格上,蓝忘机却发现了当年自己心慌意乱下随手放置的那两本书,起初好像是他刻意遗忘,后来真的淡忘了,竟一直放在这里没动弹。
回首往事,当年那种惊慌无措的心情仿佛又袭上心头,可最后留下的,似乎也只有年少时的回忆了。从来如此,物是人非。
蓝忘机的手微微发抖,他轻轻将那两册书本取下,想了想,却还是把它们留在了这个角落里,和其他一些异谱志放在一块儿。
权当留个念想。

蓝忘机想的是,倘若能再见到魏无羡一面,哪怕他再对他说滚,也是没有关系的。尽管心意不会被回应,确实酸涩难言,但魏无羡是他已经放在心上的人,要放下,无异于教他把心剜掉一块,因此只要能知道那人尚还安康,能偶尔听到他的行踪,便已足够。

谁料蓝忘机当晚离了禁书室听到的第一个消息,便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夷陵老祖身死魂消。

04.
蓝忘机再次进入禁书室,已经是十三年后的事。
那次入禁书室,是为了寻找金光瑶给聂明玦弹奏的《洗华》中,那段弹“错”了的曲子的出处。
魏无羡看谱子上密密麻麻的小字看的眼花,便将剩下的几本搁一搁再看。蓝忘机见他捏眉心,默不作声的将那几本拿过来,本打算继续翻看,却发觉其中有两本赫然是当年自己放置在此的书。蓝忘机不动声色的将那两本书放在一边,又低下头翻看起来,他面上神色不变,其实心如擂鼓。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细致的把谱子再看下去的,可能是因为魏无羡就坐在一旁,只是换了副模样罢了。只想到这个,蓝忘机便有一种安妥感,心也静下来。

在蓝忘机将那两页对不上的谱子指给魏无羡看时,其实不仅是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手指心猿意马,蓝忘机在看着魏无羡的时候,也有几分心不在焉。
纸灯昏昏然的光线下,魏无羡微低着头露出的小半截纤白的后颈,魏无羡睫毛上缀着的光,魏无羡微翘的嘴角……
都是蓝忘机最爱的模样。

05.
后来一切尘埃落定,经年的爱恨虽未分明,但各人终归有了自己的路,自己的归处。
蓝忘机的心意也未落空,他放在心上的人,也将他放在了心上。
哪里是无望的爱恋,哪里是无用的付出,少年时结下的缘分,缠绕到雪落发梢也不会断的。



评论(8)
热度(188)
© 勒饰曰珂 / Powered by LOFTER